第393章 清菱,救救我


    第393章 清菱,救救我

    “因為他們害了我們一家之後,並未立馬就離開,而是繼續尋找鶴泣石,他們便是我成為鬼王的第一步墊腳石,我吃了他們……”

    “如今報仇,一來是為了報當年滅門之仇,二來自然是為了一統雲天大陸……”

    惡鬼王居然願意將自己的目的告訴沐清菱,可見他還真的將沐清菱給放在心上了。

    “一統雲天大陸?雲天城可不是一個簡單的地方,三宗也是很強大的,你雖為一方鬼王,即便是手上有這一眾僵尸,但是也不可能得到雲天大陸。”

    沐清菱想知道在這惡鬼王的身後,還有沒有其他的幕後,也不知道先前雲傾有沒有通知靈宗的人。

    這里的僵尸要是被傳送到了一個城鎮,用不到一夜的時間,就會屠城。

    “這件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你安靜的留在我的身邊即可,你若是不喜歡做僵尸,我便找個時間去地府為你篡改了生死簿,讓你永遠不死。”

    惡鬼王突然說道,听他這口吻,簡直是已經認定了沐清菱。

    神王鼎︰主人,這家伙是看上你了啊,這是想要將你永遠留在身邊啊。

    神王鼎的口氣頗為震驚。

    沐清菱︰住口,你能不能感應到雲傾那邊怎麼樣了?

    神王鼎︰……

    那邊的情況不用想都知道很好,不管隔壁的那個艷姬是多麼的美麗誘人,天尊都不會上當的。

    沐清菱︰神王鼎你到底知不知道啊,你說話啊,我現在是心靈傳音根本傳不過去。

    沐清菱見神王鼎不回答,就更加的擔心起來,被這玄鐵捆著像是靈力都給一並捆住了。

    神王鼎︰主人,我也不能感應雲公子那邊的動靜,不過以雲公子的本事,不會有事的,主人現在應該要擔心的是自己啊。

    沐清菱輕嘆了一口氣,她也想啊,但是這玄鐵解開不啊,還是忘川血河里的玄鐵。

    “你為什麼不說話?你叫清菱是吧,這個名字很好听。”

    沒有等到沐清菱的回答,鬼王直接瞬移到了沐清菱的面前,垂眸看著沐清菱。

    沐清菱听到清菱二字自鬼王口中出來,頓時就覺得全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我只想做一個普通人,我已經有夫君了,自是高攀不上鬼王。”

    沐清菱抬眸看向了鬼王,突然想到了銀針,或許銀針能打開這玄鐵鏈。

    “何來高攀,喜歡就是喜歡,你現在不喜歡我不要緊的,我願意給你時間,讓你看到我比你的丈夫強,我比他鐘情,有了你之後,絕對不會再有其他的女子。”

    惡鬼王也變得有耐心,每次對沐清菱說話,語氣都變得特別的溫柔。

    “時間差不多了。”艷姬的聲音又一次的傳來。

    惡鬼王這才挑眉的轉身走向了窗口。

    沐清菱看向了樓下高台,就見幾個帶著鬼面具的黑衣人,將一個被塞著嘴的男人抬了上台。

    當沐清菱看清楚了來人,頓時震驚的想要站起身來,因為玄鐵鏈的束縛,這才又被迫坐了下來。

    神王鼎顯然也看到了那個被抬上來的人,道︰怎麼是他?難道他家祖上也參與了鶴泣石的爭奪?

    “唔唔唔……”

    顯然那個被抬上來的人也看到了沐清菱,當他看到沐清菱,便不斷的扭動身體,吃力的掙扎著。

    那雙眼楮里出現了從未有過的驚恐和祈求,他在祈求沐清菱救他。

    “鬼王,你為何要抓他來?”

    沐清菱忍不住的問道,因為看到樓下的那人,她想起了另外一個人。

    “清菱認識他?”

    鬼王轉頭看來,溫柔的看向了沐清菱。

    “認識。”沐清菱很直接的應道。

    “難道他的祖先也參與了鶴泣石的之爭嗎?他的祖先也是毒害鬼王家人的人之一?”

    “那道不是,只是他家也有寶貝,我們本是世家,我家有寶貝泄露了出去,他家確實沒有,後來才知道是家父在他家飲酒過多從而將鶴泣石的事情說了出去……”

    鬼王倒也不瞞著沐清菱,將事情說了出來。

    沐清菱聞言倒是松了一口氣,也就是說鶴泣石之爭,其實就是鬼王的父親自己喝多了,將消息散播了出去,而沐家其實是無辜的,只不過是鬼王父親在沐家喝的酒。

    “原來是如此,不久之前,其實我也是沐家的人,只不過現在我已經和沐家斷絕關系了。”

    “你說什麼?你是沐家的人……”

    鬼王顯得有些詫異,緊盯著沐清菱,突然又似想起什麼來,只是有些半信半疑的問道︰“你叫清菱,沐清菱!”

    “沒錯,我就是沐清菱,那個在他家一直被虐待,後來差點被趕出沐家的沐清菱,我最後是自己與沐家斷絕關系的。”

    沐清菱笑了笑,像是在說一個笑話一般,而自己和這個笑話沒有關系。

    “哈哈哈……”

    突然鬼王一陣大笑。

    一抬手,手中氣流飛出,樓下那個被抬上來的男人,正是沐文軒!

    那氣流將沐文軒口中塞得布給去掉了。

    “清菱,救救父親,清菱我錯了,我不該如此對你,清菱,你快救父親出去,這些人是魔鬼……”

    沐文軒口中異物被去掉之後,立馬向沐清菱求救。

    “沐大人,我想不久之前發生的事情,你還沒有忘記吧?”

    沐清菱淡淡一笑,那日的沐文軒為了沐婉如是那麼的對她不管不顧。

    今日落難,卻是只想她就他,也不看看她現在是不是有那個能力。

    “清菱當初都是為父的錯,不該那般的沖動,要趕走你,為父知道錯了,我們一起回家吧,你救救父親,我們一起回家。”

    沐文軒現在後悔莫及,早知道有今日,當日他就不應該為了沐婉如要趕走沐清菱。

    沐婉如本來可以有更遠大的前程的,但是此次卻是選擇進入雲天學院,這讓他很不理解。

    到了現在沐文軒還不知道沐婉如已經死了。

    “沐大人,我們既然已經簽下了斷絕書,那麼便不再有關系,今日我不會救你,也救不了,因為我也被鬼王給困在了此處。”

    沐清菱雲淡風輕的說道,就好像自己被困並不是什麼大事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