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留在我身邊


    第391章 留在我身邊

    雲傾落的心靈傳音傳來︰自己在隔壁小心些,這惡鬼王不善,我對付玩艷姬就去尋你,你若是不敵這惡鬼王,直接進入空間就好,別擔心我,我不會有事的。

    沐清菱︰你小心些,放心吧,我會照顧好我自己的。

    啪!

    突然那緊閉的門也打開了,只看見一雙修長的玉腿。

    沐清菱呼吸一滯,袖子里的手緊緊一握,她咬牙轉身朝著另外一個房間而去。

    雲傾落則是大步的進入了那個雅間,很快便傳來了雲傾落的笑聲。

    “艷姬姑娘果然明艷四方啊,我還從未見過如此貌美的女子。”

    沐清菱拳頭握得更緊了,明明知道雲傾落只是在逢場戲,但是她的心里依然很不高興。

    邁著沉重的步伐,終于進入了另一個房間里,而雲傾落的聲音卻是依然能夠听到。

    也不知道是雲傾落故意提高了音量,還是她真的用心在听。

    啪!啪!

    突然兩扇門突然一起關閉,雲傾落的聲音才停止于此。

    听到這關門聲,沐清菱才回神,快速的看向了身後,就見那惡鬼王也跟著進來了。

    “姑娘請坐吧,等下表演就開始了,這個位置剛好能清楚的看到下面的表演。”

    惡鬼王此刻倒是並為變幻,語氣也尚算正常。

    “掌櫃的也要在里看嗎?”

    沐清菱問道。

    “姑娘獨自一人,這下面什麼人都有,既然公子不在,我便與姑娘伴吧。”

    惡鬼王倒是十分不客氣的坐了下來。

    沐清菱不動聲色也坐了下來,此刻她不再去想雲傾落此刻的處境,因為她已經看到了樓下那一群僵尸。

    一個個的真的完全變成了僵尸,身邊這惡鬼王開窗,是要她看表演,還是要她看這群僵尸呢?

    這麼多人變得如此的明顯,她不可能裝看門不見啊,這惡鬼王到底是什麼目的呢?

    “姑娘你可瞧出了什麼來?”

    果然下一刻惡鬼王就似笑非笑的問道。

    “這些人的神色好像很不對啊。”沐清菱裝一無所知,只是說出一些疑惑。

    “嗯,不對,姑娘好眼力啊,他們的確是都不對,因為他們生病了。”

    惡鬼王贊同的點頭,又似在解釋。

    “生病?這麼多人全都生病了嗎?”

    沐清菱故震驚的看著惡鬼王,神色之上也顯得有些惶恐不安。

    “嗯,因為他們是心病,然後日益嚴重,又會傳染,所以就都病了,這是一種無藥可救的病。”惡鬼王說道。

    “無藥可救!還會傳染!”

    沐清菱已經假意震驚的站起身來,僵尸當然會傳染,當然是無藥可救。

    “姑娘別害怕,只要你一直都留在我身邊,我保證你不會有事。”

    惡鬼王見沐清菱如此的舉動,眉眼間滲透出一抹笑意,隨即繼續說道。

    “你,這會傳染,難道掌櫃不怕被傳染嗎?”

    沐清菱反問道。

    “我不會被傳染,因為我沒有心病。”

    惡鬼王的回答出乎了沐清菱的意料。

    心病?

    難道這惡鬼王出于報復,這才對懸棺鎮的人下手的?

    “什麼心病?我其實本來就有心病。”

    沐清菱故無力的坐了下來,一臉的沮喪,就像是自己也快要染病一般。

    “哦,我竟是不知道姑娘這樣的清淡如蓮的人也會有心病,願聞其詳,或許我能幫助姑娘,姑娘也瞧見了,那麼多人的都生病了,還是無藥可救的病,若是運氣不好,便也會如此……”

    惡鬼王話中帶有恐嚇的味道,他似乎對于沐清菱所說的心病很感興趣。

    “我很愛我的夫君, 我是一個小心眼的人,我根本不想與旁人女子分享自己的丈夫,我更是不喜歡自己的丈夫與別的女人在一起……這就是我的心病。”

    沐清菱假意的拿起手帕擦拭著眼角,空間里的神王鼎已經笑得差點喘不過氣來。

    神王鼎︰主人你這演技真的是太厲害了,我差一點就信了,你看那惡鬼王的模樣,反正他是信了。

    沐清菱︰咳咳……我要的不就是他信嗎?

    “姑娘的這個想法倒是十分的獨特,不過姑娘並沒有錯,我倒是覺得姑娘這個想法很好,女人從一開始便是從一而終,男人則是三妻四妾,的確是很不公平。”

    惡鬼王的話倒是讓沐清菱很意外。

    “多謝掌櫃的願意听我說這些廢話,只可惜,這世上唯有掌櫃一個人覺得我的想法很好。”

    沐清菱很是遺憾的說道,又緊張的看向了樓下的一眾僵尸。

    “他們一個個好像是木頭一樣,這到底是怎麼了?”

    沐清菱嘗試著詢問惡鬼王。

    “很多人都是自私的,很多人都是心狠手辣的,很多人都是罪有應得的,他們如此都是起源于人類的本性,貪婪毒辣!”

    惡鬼王說道此處忽然就變得嚴肅起來。

    “貪婪毒辣!”

    那麼被傳送于此的鳳九天和楚天臨呢?

    “他們有今天都是罪有應得,姑娘不必為他們緊張,姑娘放心吧,只要你不離開我的身邊,你不會有事的。”

    惡鬼王的嚴肅對待,倒是讓沐清菱更加警惕起來,甚至更是不明白這惡鬼王到底是什麼用意,為何又一次的說讓她留在身邊的話。

    “呵呵……”

    突然艷姬的笑聲傳來,讓沐清菱心中一顫,艷姬與雲傾在說笑,還是艷姬已經勝過了雲傾。

    “公子眼光獨特,倒是讓妾身自愧不如啊,下面表演其實就是為了公子和那位姑娘而準備的,但願你們能喜歡,若是公子喜歡,那麼我們便是同道中人,妾身願意一直伺候公子,不論名分。”

    艷姬的話再度傳來,沐清菱先是放心不少,但是卻又在瞬間更加緊張起來。

    不是艷姬說願意一次伺候她的雲傾,而是接下來的表演。

    接下來的表演會是什麼呢?

    什麼表演能讓底下的僵尸有反應呢?

    艷姬還說這一場表演其實就是為了雲傾和她準備的。

    緊張的握了握椅子的扶手,輕輕的轉頭看向了身邊的惡鬼王。

    只瞬間就見沐清菱瞪大了眼楮,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