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不戰而勝



    第330章 不戰而勝

    沐清菱深吸了一口氣,既然不勉強她說,自然是最好不過了。

    “你倒是很直接啊。”

    鳳九天黑眸一轉,突然看向了門口,原來是沐婉如進來了。

    沐婉如這一次是看都沒有看一眼沐清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沐清菱也沒有去看沐婉如,等到老師進來之後,便開始上課。

    接下來的幾天,沐清菱倒是過的比較輕松,這些老師講得她都已經會了,只有蒼鸞講得有些與眾不同。

    幾日之後,高級班的學生正在練功場上進行功法的修煉,便見一個玄色衣袍的俊逸男子,領著一個蒙著面紗的女子而來。

    男子看上去約莫四十幾歲的樣子,俊逸的臉上沒有半絲的笑意,陰沉著一張臉,倒是像所有人都欠了他的錢。

    不過這個男子眉眼間滲透著一種熟悉的感覺,他的步子輕快,與其說是走過來,倒不如說是飄過來,不過他的腳還是貼地的。

    腳步輕快的,讓沐清菱有些頭皮發麻,他真的是人嗎?

    不知道是距離的遠,還是怎麼的,反正沐清菱沒有能從來人身上感覺到半絲的妖氣或者魔氣。

    跟在男子身後的女子,倒是顯得十分的詭異。

    不斷的加快腳步,雖然蒙著面紗,但是依然能從她的神色上看出她的焦急。

    越是靠近,沐清菱就越是覺得這個女子很熟悉。

    “南宮瑾!”

    突然那個男子一聲低吼,眾人朝著他的目光望去,便見老師南宮瑾正在樓上與院長說著什麼。

    听到那人的叫聲,像是有些凌亂的尋聲望去,俊逸的臉上露出了不滿的神色。

    沐清菱這才發現,原來來人竟是與南宮瑾的眉眼有幾分相似。

    難道,這個人就是城主南宮寒!

    那麼跟在南宮瑾身後,她覺得有些熟悉的少女就是翁安華了!

    “原來是城主來了,不知道城主大駕光臨,有何貴干啊?”

    南宮瑾的臉上掛著嘲諷的輕笑,目光緊落在了那個蒙面少女的身上。

    沐清菱這下可以肯定了,來人真的是南宮寒,不用說都知道那個少女就是翁安華。

    “自然是送安華來學院,你為何不帶她一起來?”

    南宮寒滿口的質問和責備,眼中也滿是怒意。

    “姨夫,別,別說瑾哥哥,瑾哥哥沒有錯……”

    翁安華小聲的說道,說是小聲,卻是能讓沐清菱等人都听到。

    “帶她?我為何要帶她呢?她並未考核通過。”

    南宮瑾說道。

    “放肆!你為了一個來路不明的女人,這樣傷安華的心,你不覺得太過分了嗎?”

    南宮寒一聲大吼。

    “什麼叫來路不明的女人?什麼叫傷了她的的心?”

    南宮瑾頓時就怒了。

    沐清菱覺得南宮寒說得那個來路不明的女人硬更是她。

    “今日不想與你說這些。”南宮寒說著看向了南宮瑾身旁的院長歐陽賢。

    “院長,不知道可否再給安華一個機會?讓她試一試,如果真的不能通過考核,那麼就說明她與雲天學院無緣。”

    歐陽賢有些為難的摸著自己的胡子,“城主要如何給她考核?”

    “新生該有怎麼樣的考核,就給她怎麼樣的考核,今日蒼鸞應該不會再動手了。”

    南宮寒明顯對于蒼鸞弄碎了翁安華的骨頭表示很不滿。

    “若不是她太囂張了,又如何會如此呢?”

    南宮瑾直接說道。

    “閉嘴,滾到一邊去。”

    南宮寒大聲斥責南宮瑾。

    沐清菱有些同情的看著自己這個可憐巴巴的義兄,這南宮寒如此易怒,如何能做雲天城的城主呢?

    “既然是城主親自將人送來,那麼我便給翁安華一個機會,城主,我先說明,只給一次機會,若是翁安華不能好好的把握好這個機會,那麼就說明了,她此生注定不能進入學院。”

    歐陽賢也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南宮瑾,都這麼大的人了,還是學院的老師,竟是因為翁安華被南宮寒如此的斥責。

    這南宮寒是如何的偏愛甕安,完全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姨佷女,親兒子,親女兒!

    到底誰更重要?

    “院長請講?”

    南宮寒聞言語氣也變了變,神色稍微的輕松了一些,不過依舊是板著一張臉。

    “就讓她與一個新生比試一下吧,比試天賦就算了,就比水火兩元素吧。”

    歐陽賢雲淡風輕的說道。

    沐清菱卻是有種不好的預感,她怎麼就覺得這院長是想要讓她與翁安華比試呢?

    還沒有來得及慶幸上次去城主府沒有見到南宮寒,今日這樣的情況詳見,只怕是要被南宮寒給記恨上了。

    “好。”南宮寒像是並未多想的直接答應了。

    “那就好,翁安華你先上台吧,沐清菱你也上去。”

    果然下一秒鐘,歐陽賢就讓沐清菱跟著翁安華上台。

    “沐清菱!”

    翁安華抬起的腳快速的落下,眸中滿是驚訝。

    “你怕她?”

    南宮寒壓低了聲音。

    “姨夫,這院長是故意不想要我,才這樣安排的,沐清菱而開始全系天賦啊,我怎麼可能比的不過她啊。”

    翁安華委屈得很,眼淚就要滾出眼眶。

    沐清菱淡淡的看了看樓上的歐陽賢,這位真的是她的院長師父說得那個故人?

    這樣給她拉仇恨真的好嗎?

    “城主府的人,怎麼能怕這怕那的,上去,大不了輸了就回去,你們翁氏家族的自己學院也是不差的。”

    南宮寒說道。

    “姨夫……”

    沐清菱已經輕身一掠跳上了擂台,不就是比試水火元素嘛,速戰速決。

    “上去!”

    南宮寒皺了皺眉,人家都上去了,翁安華卻遲遲不敢上,輸人不輸陣,這不是給城主府丟臉嗎?

    翁安華不想上去,但是被南宮寒這麼一吼,只能硬著頭皮上去了。

    “沐清菱,你要是敢傷害我,我姨夫會殺了你的,今日蒼鸞不在,我的姨夫可是在的。”

    “嚇唬我?哎喲我好害怕啊……”

    沐清菱故作一臉懼意,掌心已經凝結出了一團火焰,“開始吧! ”

    “你,你真的要比嗎?”

    翁安華前一秒鐘還真的以為沐清菱被嚇到了,但是看到沐清菱掌心的火焰,心中一顫,她的火焰明顯沒有沐清菱的力量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