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他的未婚妻


    第276章 他的未婚妻

    門外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洛銘有些不舍的去開門了。

    沐清菱拿著一枝香開始繼續點燃煙花,看著這璀璨的煙花,卻是讓她覺得不如那日雲公子帶她去看的螢火蟲。

    多日不見雲公子,心中的思念,並未因為時間的流逝而變淺,反而好像是越變越濃了。

    “雲公子……”

    秋月在一旁,突然喊道。

    沐清菱卻是苦澀一笑,心道︰莫不是自己的表現得太過明顯了,就連秋月都知道了。

    “雲公子里面請,三小姐正在放煙花,一起嗎?”

    洛銘的聲音響起,頓時沐清菱點煙花的手一頓,有些不可思議的回頭。

    就見一抹欣長熟悉的身影映入了她的眼眶。

    真的是雲公子。

    她朝思暮想的雲公子真的出現了。

    “你……怎麼來了?”

    明明準備了許多的話想要對雲公子說,可是偏偏等她再見到雲公子的時候,卻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我等不到你來找我,即便是已經和沐家沒有了關系,也不見你出現,所以我就只能自己來找你了。”

    雲傾落的話,像是有些生氣。

    我來找你了,你不來找我,所以我只能來找你。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你不是回家過年了嗎?”

    沐清菱眼眶紅紅,盡力在控制著淚水,不讓其滾出眼眶。

    “今天才回來的,你可知道,我是在听說你和沐家斷絕關系之後,我才趕回來的,可是卻不見你在雲府,你就是這麼不想我知道你的事情,還是你根本就不想再見我?”

    雲傾落想起先前沐清菱參加郁封的宴會,又有斷絕書的事情,沐清菱都沒有去找他。

    沐清菱本來就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現在听到雲傾落的這番話,頓時更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我 ,我根本不知道你回來了。”

    她不知道雲公子回來了,既然先前雲公子就離開了,她又有什麼理由再去雲府呢?

    這一次讓雲傾落無言以對,是啊,他無聲無息的離開,並未給沐清菱留下只字片語,更沒有告訴沐清菱遇到麻煩可以去雲府。

    那沐文軒倒是好樣兒的,居然想要將沐清菱給趕出去家門,幸好沐清菱是自己寫下了斷絕書。

    “我現在回來了,跟我走吧。”

    走?

    現在?

    沐清菱的確是很想和雲公子離開,但是理智告訴她不可以。

    她不能現在跟著雲公子回去。

    “幾日後,我們便要一起出發去雲天城了。”

    “所以?”

    雲傾落已經知道,沐清菱不打算和他回雲府了,心里很是不爽。

    不過他不怪沐清菱,在過去的那段時間里,沐清菱需要他的時候,他卻都不在其身邊。

    現在又有什麼資格來質問呢?

    更何況,他也沒有給沐清菱什麼名分。

    “我就不和你回去了。”

    沐清菱話一出口,心里堵的厲害,好想問問他,這段時間他去哪里了,好想問問他,她在他的心中到底算什麼。

    “沐清菱,我們訂婚吧。”

    雲傾落沒有忘記求婚被拒,但是他還是想要舊事重提。

    既然拒絕了他的求婚,那麼就先訂婚吧。

    訂婚之後,就有了名分了。

    “訂婚……”

    沐清菱驚呆了,院子里的其他人也驚呆了。

    幾人都知道雲公子是誰,只是對其人品還不是熟悉。

    “沐清菱你還想要逃避嗎?還是,你根本就看不上我?”

    雲傾落從未想過有一天自己會像人求婚,更是不知道還有人會拒絕。

    “不,不是,我的情況很不好,如何配得上你……”

    沐清菱愁眉不展,心中很想答應,因為她知道自己喜歡雲公子。

    “配不配的上不是你說了就可以的,沐清菱你喜歡我嗎?” 雲傾落已經來到了沐清菱的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眉頭微蹙低著眼眸不敢看他的沐清菱。

    “沐清菱,我喜歡你,你從來都是知道的,我對你與旁人是完全不一樣的,沐清菱你是唯一一個走進我身邊的女子。”

    雲傾落握住了沐清菱的肩膀,“或許是從初見開始,沐清菱你以為那天玄彩衣我真的大方的可以隨意送出嗎?”

    說到天玄彩衣,沐清菱終于抬起眼眸來了。

    是啊,那日再見,雲公子就賠給了她一件添加的天玄彩衣。

    即便是要賠償,也不應該是天玄彩衣。

    雲公子喜歡她,真的是從初見開始的?

    那個化妝為黑丑少年的她?

    “沐清菱,你不回答沒有關系,只要你沒有拒絕,我就當你是答應了,你放心,我會等你,等你修為到了一定地步,我們才成親。”

    雲傾落說著,居然當眾將沐清菱給攬入了懷中。

    秋月不好意思的捂住了自己的臉,不過也從指縫里頭看著兩人。

    洛銘見狀,看了看秦霜,夫妻兩相視一笑,繼續點煙花。

    沐清菱在雲傾落的懷中沒有掙扎,只是緊閉雙眼,不由自主的抬起了雙臂緊緊地摟著雲傾落的腰。

    空氣之中是那種她所喜歡的熟悉的氣息,隱約間還有些天尊身上的味道。

    只是此刻的沐清菱根本不去想那麼多,只是緊緊地抱著雲傾落的腰。

    她終于知道,這一切是真的。

    煙花之後,沐清菱都不知道自己怎麼離開洛家的。

    等她回神,自己的手被雲傾落握著,兩人一起沿著河漫步。

    鞭炮聲和煙花依舊繼續,只是絲毫不印象兩人漫步。

    積雪有了融化的痕跡,到處都是濕漉漉的。

    “冷嗎?”

    雲傾落轉頭看著沐清菱,才幾日不見,沐清菱似乎消瘦了一些。

    “不冷。”

    沐清菱搖了搖頭,她身上裹著的是雲公子給她準備的披風,哪里會冷,這才走了沒有多少路,就覺得後背還有些發熱。

    “沐清菱,從今天開始,你便是我的未婚妻了。”

    雲傾落卻是突然笑了,朝著空中那彎新月。

    未婚妻!

    簡單的三個字,卻是帶著一股子巨大的壓力,沉甸甸的壓在了沐清菱的心坎上。

    她不是不喜,是非常的喜歡。

    只是自己還不知道雲公子到底是什麼身份,雲公子的家里會同意他們在一起嗎?

    不過自這次短暫的分別,沐清菱明白了一個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