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你要如何感謝本尊呢?



    第268章 你要如何感謝本尊呢?

    “放開她,本尊放你走!”

    雲傾落的目光淡淡的落在了沐清菱的身上。

    “放開她?雲傾落你以為本座會相信你嗎?你們這些道貌岸然的偽君子,哪一日不是想要將我們給鏟除。”

    沙華陰冷輕笑,掐著沐清菱脖子的微微一用力。

    “她只是一個凡人!”

    雲傾落看出了沙華的用力,連忙說道,雖然並未表現出什麼神色,不過也有些略顯激動。

    “凡人?雲傾落你認識她?”

    沙華自然也是感覺出來了,處變不驚的雲傾落,可從未為了什麼激動過。

    “這位姑娘你在開玩笑嗎?他可是天尊,怎麼會認識我呢?”

    沐清菱卻是忽地開口了,指尖銀針在孤月之下,散發出淡淡的冷光。

    雲傾落看見了,郁封也看見了,郁封站在靈獸車上顯得十分的焦急。

    “姑娘,我和她換吧,你抓我。”

    “喲,倒是個痴情種啊,你應該知道我是魔族,我隨時都可能殺人的,你真的願意為了這丫頭而死嗎?”

    沙華終于將目光掃向了郁封,但是因為雲傾落在空中她的目光不敢逗留。

    “我願意……”

    “噌!”

    “啪!”

    郁封的‘我願意’幾乎是與後面來年各個聲音一起響起。

    沐清菱手中銀針出手,打在了沙華的手腕上,雲傾落的一掌拍在了沙華的身上。

    一個天旋地轉,那種隱隱透著熟悉的氣息,已經撲面而來。

    沐清菱已經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那種男性又夾雜著熟悉味道的氣息,再次混入了她的呼吸,讓她又一次的有了再見雲公子的錯覺。

    紫白的衣袍映入眼眶,那順滑的墨發,在眼前飛舞。

    天尊!

    將她自沙華手中救出來的是天尊。

    天尊又一次的救了她!

    “你,你們……雲傾落你偷襲我!”

    沙華嘴角掛著血痕,怒視了沐清菱一眼。

    “這不叫偷襲,這是救人,將她自你的手中救出來。”

    雲傾落快速的檢查了一下沐清菱的身體,發現她並無一樣之後,這才開了口。

    “還有你這丫頭,本座倒是小看你了,你是有本事的。”

    沙華說著將那銀針自手上拔下來,認真的看了看,“你有沒有興趣加入魔族?跟著我。”

    “沒有!”

    沐清菱當即應道。

    “沒有?你在凡間只是一個凡人,你要是跟著我,我就會罩著你,絕對不會讓你吃虧委屈的。”

    沙華這人雖然是魔族,但是十分的義氣,第一眼就覺得沐清菱不錯,哪怕是剛才沐清菱用銀針傷了她,她也不生氣,反而想要邀請沐清菱加入魔族。

    “沙華你的話太多了,你說蟲的事情與你無關,本尊且信你一次你且去吧,本尊今日放過你。”

    雲傾落眉頭微挑,他可不想沐清菱加入魔族。

    “雲傾落你,看來你真的認識這丫頭,不過不管你們是什麼關系,我都是要讓她加入我魔族,成為我的人,還有,我就是看上了他,我就是要和他在一起,除非是他死了,不然你休想阻止。”

    沙華突然一笑,她不是對雲傾落笑,而是想起了那個人,那個她喜歡的男人。

    “沙華,不要不識好歹,趁著本尊還沒有改變主意滾!”

    雲傾落聲音越發低沉,明明如旋律一般,卻是人心生怯意。

    “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放手的!我不光是要他,我還要你懷中的丫頭。”

    沙華像是賭氣一般的說道,下一秒鐘已經不見人影了。

    沐清菱就這麼靠在雲傾落的胸前,有些貪婪的呼吸著那種略帶熟悉的味道。

    郁封已經快速的跳下了靈獸車,看向了沐清菱。

    “多謝天尊相救。”

    “郁閣主只是何意?本尊救得不是你。”

    雲傾落眉眼間滲透出厭惡。

    “在下與沐三小姐是摯友。”

    郁封微微垂眸嚴謹的說道。

    “摯友?是嗎?”

    雲傾落卻是凝眉的掃向了自己懷中的人。

    沐清菱不敢抬頭去看雲傾落,所以一直都低著眼眸,也沒有去看郁封,畢竟郁封說了是她的摯友。

    能和郁閣主成為朋友,也算是她高攀了。

    “能讓郁閣主將你看做摯友,沐清菱你還真的是有本事啊。”

    雖然是一句實話,卻是潛藏了一種讓沐清菱搞不懂的因素存在,沐清菱只覺得這句話有問題。

    “承蒙郁閣主不棄,沐清菱高攀了。”

    郁封看著眼前的兩人,雲傾落就這麼將沐清菱給摟在懷中,就像是那晚在昏暗的房間里,他將來找他的沐清菱給摟在懷中。

    到現在,他都還記得沐清菱身上那種特有的芬芳。

    只可惜,此刻將沐清菱摟在懷中的並不是他。

    剛才那樣的情況,若不是天尊突然出現,他真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高攀?”雲傾落突然笑了,“沐清菱,你說本尊這一次又一次的救你,你要如何感謝本尊呢?”

    雲傾落已經幾日不見沐清菱了,心中十分的想念,以前從未有過這樣的感覺。

    以前沐清菱歷練什麼的,都沒有這一次久。

    感謝?

    沐清菱哭笑不得的心中一嘆︰我以身相許好不好啊!

    “那沙華不是也是天尊引來的嗎?天尊的確是救了清菱,可是如果不是因為天尊,清菱也不會遇到沙華。”

    “說得好像也有道理,沐清菱記住了,本尊救你多次了,不管出于什麼原因,但是到最後,能救你,會救你,也只不過是本尊一人而已。”

    雲傾落猶記得剛才,郁封想要救沐清菱,選擇用自己交換沐清菱出來。

    這樣愚蠢的法子,實在是……

    不過,如果此次,讓郁封成功了,而沙華又平安離去,那麼郁封在沐清菱心中的地位,絕對會變得不一樣。

    幸好他及時出手了,沐清菱也不是那種坐以待斃的人。

    沐清菱當然知道剛才的情況,她也沒有想到郁封居然用這樣愚蠢的法子來救她。

    “清菱自是沒有忘記天尊的恩情,若有一日天尊用得上清菱,清菱一定上刀山下油鍋在所不惜。”

    “呵呵。”雲傾落輕笑,“沐清菱你覺得本尊需要你做那些事情?你死了對于本尊來說並無益處,沐清菱記得,你的玉牌晶蓮還在本尊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