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放開她!


    第267章 放開她!

    郁封心知沐清菱身體不好,也與他一起這麼久了,自然也不好多留。

    “好,我送你回去。”

    “不必了,郁閣主,你能來陪我放花燈就已經很好了,畢竟今日是天醫閣宴會,你還是早點回去吧。”

    沐清菱卻是拒絕了,雖然很感謝郁封的花燈,但是每每與郁封接近,心里總是很不舒服。

    “太晚了,我的靈獸車就在那里,走吧,很快就到左丞相府了。”

    郁封這一次倒是堅持。

    沐清菱本想再吃拒絕,但是想了想,到底是合伙伴。

    “那就多謝郁閣主了。”

    “不是和你說了,你我之間不必言謝的嗎?”

    郁封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走吧。”

    “好。”

    沐清菱跟在了郁封之後,慢慢的踏上了石階。

    郁封的靈獸車很是不錯,不過卻是完全不能和雲傾落的比,淡淡那拉車的靈獸就是有區別的。

    “明日我便要離開了,你且小心著你家的那些姐妹。”

    靈獸車上,兩人先是一陣沉默,忽地郁封打破了寂靜。

    “各個都是你的姐妹,卻是沒有一個對你真心的好過,本來以為你的大姐姐或許會不一樣,但是今日得見……總之你自己小心,皇宮夜宴什麼的,最好還是不要去了。”

    “你倒是想得周到,只是我也不是很明白,為什麼我家的姐妹會是如此這般,皇宮夜宴應該是拒絕不了,不過她們想要陷害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沐清菱明白郁封的意思。

    “那道你醫術精湛,丹藥一絕,自是不容易吃虧,但是小心駛得萬年船嘛。”

    郁封知道沐清菱厲害,只是自己離開之後,怎麼都有些放心不下。

    “郁閣主說得對,皇宮夜宴其實我也有拒絕的理由,畢竟我是天煞孤星命格嘛。”

    說起天煞孤星命格,沐清菱刻意的看了看郁封,想從郁封的臉上看出其心里對她這命格的想法和感覺。

    “一個命格而已,不是所有人的都在意的。”

    郁封幾乎是不做思考的應道。

    “到底是皇族,若不是天煞孤星命格,我與那安王爺的婚事,只怕是也沒有這麼快就解決。”

    沐清菱相信皇家是十分在意這些的,或許她就可以不用去赴宴了,講真她是真的不喜歡這種宴會,倒不如在空間里修煉。

    “他配不上你,如此是最好的結局。”

    郁封像是頓了頓,半響才說出話來。

    “郁閣主倒是看得起我。”

    沐清菱笑了笑,的確身邊有個人是不懼怕她的命格。

    “你說呢?”

    郁封今日應該是最愉快的,他從來沒有說過這樣多的話,今日不但說話多了,還過得很開心,甚至有種說不完的話。

    真想這樣和她一起下去,只是她到底還小。

    “郁閣主,我到了,告辭。”

    很快就到了丞相府,沐清菱站起來朝著郁封福了福身。

    “去吧,再見,明年再見……”

    郁封最後的幾個字說得很小聲,不夠沐清菱還是听到了。

    沐清菱笑了笑,“郁閣主明年再見,我們合愉快。”

    “合……”

    郁封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看見沐清菱身後一道詭異的紅光一閃而過,他還來不及做出什麼反應。

    沐清菱就已經被一個突然出現的紅衣女子給掐住了脖子。

    “主人!”

    “主人!”

    “主人!”

    神王鼎,金蟾蜍,墨玉幾乎是一起喊道。

    “你是什麼人?快放開她?”

    郁封迅速起身,只是那紅衣女子已經將沐清菱帶離了馬車,落在了街道上。

    沐清菱並未害怕,指縫之中已經捏住了幾根銀針。

    “哈哈哈……小丫頭你倒是很沉得住氣啊,居然沒有大哭大喊,本座倒是有幾分喜歡你這性子,只是今日本座落難,需要你才能離開。”

    那女子突然大笑著說道。

    “你是什麼人?你身上的是……魔氣,你是魔族?”

    沐清菱凝眉的偏頭看向了那女子,出來魔氣之外,還有淡淡的陌生花香。

    “小小年紀,倒是有些道行啊,居然看出了本座是魔族,不過小丫頭,你別怕,若是本座今日能平安離開這里,便放你走。”

    那女子抬眸有些警惕的看向了空中。

    “你既然是魔族的人,又自稱是本座,看來身份不低啊,你為何還會被人追呢?”

    沐清菱雖然不知道那那女子被誰追,但是看女子那看空中的神色,便知道對方一定不簡單。

    “你倒是很聰明,本座可是魔族大護法沙華,今日著了雲傾落的道兒,所以才會如此狼狽。”

    “你是曼珠沙華!”

    沙華剛剛說到,沐清菱就結合那一抹陌生的花香,聯想到了對方的身份。

    “喲,小小凡人除了性子不錯之外,眼力更好啊,居然知道本座的真身,沒錯,我便是曼珠沙華,血河旁的一株曼珠沙華!”

    沙華倒也直接。

    “放開她!”

    一個聲音自空中傳來,沐清菱的心跳不經意間加快了幾分。

    “雲傾落你果然追來了。”

    沙華凝眉看著無人的上空,只瞬間雲傾落就出現了。

    沐清菱看著突然出現的雲傾落,第一時間覺得有些像是雲公子。

    不過她知道,天尊就是天尊,怎麼可能會是雲傾落呢!

    她只是太想念雲公子了,所以才會在天尊出現的那一刻,出現了不該有的錯覺。

    “曼珠沙華放著好好的魔族你不待,偏偏要跑來為禍人間,那蟲是你放出來的吧?”

    雲傾落飄立于空中,清風帶動了他的衣角,俊逸的容顏之上沒有什麼表情,孤月之下唯有那一抹紅蓮印記顯得獨特。

    他就這麼宛如嫡仙一般的站在哪里,帶著藐視蒼生的霸氣。

    沐清菱仰頭望著他,先前有個幾次的接觸,這樣的一面還是第一次看到。

    天尊果然是與眾不同的,那張臉比女人還好看,卻又帶著男子才有的英氣。

    這應該是世上最好看的人吧。

    只可惜這樣的人太冷了。

    “雲傾落你休要胡說,不要什麼都扣在我的頭上,這個黑鍋我棵不背,我只是與他在此相見,特意來找他罷了,什麼蟲我根本就不知道。”

    沙華卻是不承認蟲的事情是她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