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尸地‘紫柏香’!


    第188章 尸地‘紫柏香’!

    可是此刻金蟾蜍說起,倒是引起了沐清菱的好奇心。

    “傳說這里曾經有一個宗門,後來不做魔族的走狗,就被滅門了。”

    金蟾蜍的雙手也握住了金燦燦的武器,目光只落在了左前方一塊光滑的石板之上。

    “滅門?”墨玉顯然是不知道這邊的情況,他一直被困在水晶宮里面。

    “嗯,只是傳言,我也不確定,很多人都想要去那廢墟里找寶貝,但是我吃了幾個人,也沒有發現他們身上有什麼寶貝。”

    金蟾蜍說著一臉的嫌棄,似乎不相信廢墟里有什麼寶貝。

    噌……

    突然幾縷白色自那石板之後飛射出來。

    就像是幾縷棉線一般。

    噌噌噌……

    那幾縷白,直接纏繞在了幾人的腿上。

    “是毒蜘蛛!”

    只听得金蟾蜍一聲大吼,手中金色落下,直接斬斷了纏住他腿的蜘蛛絲。

    這蜘蛛絲像是拇指粗細,幾縷一起射出,就在蜘蛛絲被斬斷的時候,一抹巨大的褐色出現在了那光滑是石板之上。

    那麼大的石板,剛好容下了那毒蜘蛛。

    “好大的家伙啊,主人這家伙的獸晶石應該不小啊。”

    墨玉見到這毒蜘蛛真容,一下子就笑了。

    “還不快去拿,不要耽擱我們的時間。”

    沐清菱掌中金色劃過,也將蜘蛛絲給斬斷了,與墨玉一起沖擊向了那毒蜘蛛。

    經過這段時間的修煉,沐清菱的修為增進了不少,雖然還未能晉級,但是其基礎卻是無比的扎實。

    毒蜘蛛也不坐以待斃,口中不斷的有蜘蛛絲飛出,一次次才打向兩人。

    不過兩人的速度都很快,直接避開了那蜘蛛絲的侵襲。

    站在地上的金蟾蜍看著兩人的速度和動作,不由得張大了嘴。

    他先前還在嫌棄自己家主人修為低,後悔自己不堅持,這個能直接將元嬰期以上的人給秒殺的毒蜘蛛居然不傷害到沐清菱。

    沐清菱凌空一掠,掌中金色氣流滾滾,數十柄的金色氣流飛刀一閃而現,一起射向了毒蜘蛛。

    毒蜘蛛見狀,朝著墨玉噴出了毒液,隨即又朝著沐清菱噴了一口,並且蜘蛛絲也在瞬間飛出。

    沐清菱的金元素飛刀,被噴到毒液的居然全部多被融化掉了。

    蜘蛛絲也快速與金元素擦肩而過,眼看就要纏住了沐清菱的身體。

    就見沐清菱身形一轉一個翻滾,直接避開了蜘蛛絲,掌中一抹火焰一飛而出,打向了那蜘蛛絲。

    頓時,蜘蛛絲就燃燒起來,那火勢又快又猛。

    那毒蜘蛛像是被突如其來的火焰給嚇到了,直接自那石板退下。

    沐清菱那肯作罷,控制著靈力,立馬加大了火焰。

    那火焰直接蔓延到了毒蜘蛛的全身,毒蜘蛛發出了那種的聲響。

    還有那種火燒肉的吱吱聲……

    以及那毒蜘蛛在地上不停撲打的聲響。

    沐清菱一躍而過,手中的金色匕首之上蒙上了一層熊熊的火焰。

    一腳落在石板上,正好可以看到石板之後的風景。

    那毒蜘蛛不停的在地上踉蹌逃竄,想要在沼澤地滅火,卻又不敢犯險深入沼澤。

    在那石板之後,十來米的地方,堆積了許多的白骨,有人骨,有獸骨……

    可見這些都是這毒蜘蛛的食物,那毒蜘蛛的動作越來越緩慢,也不知道怎麼地,突然停下了所有的動作,那褐色的眼楮突然掃向了沐清菱。

    沐清菱凝眉的掃向了那毒蜘蛛,手中帶著火焰的匕首,直接飛沖了出去。

    而那毒蜘蛛也朝著沐清菱快速而來,口中的蜘蛛絲也一起飛出。

    一抹水色光暈直接斬斷了那飛來的蜘蛛絲,沐清菱的匕首也已經刺進了毒蜘蛛的頭。

    噌!

    咚!

    毒蜘蛛身上還有慣性,直接撞在了一大堆的白骨之上,這才勉強停了下來。

    身上的火焰卻是沒有熄滅,繼續的燃燒著,傷口處流出了褐色液體倒是流淌了一地。

    “這就死了?”

    墨玉像是還未過癮,一臉的鄙夷。

    “這是黑暗沼澤,你想動手,那還不簡單嗎?”

    沐清菱冷笑了一下,抽出了洛銘為她鍛造的匕首,一飛而來,來到了毒蜘蛛的身旁,踩著森森白骨,似乎也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

    “主人說得對,這里應該有很多魔獸,主人這獸晶石還是我來取吧,這毒蜘蛛的血液有毒。”

    墨玉說著也飛了下去。

    “你喜歡,就你來吧。”

    沐清菱本來就不是很喜歡這挖獸晶石的操作,便將匕首拋給了墨玉。

    “哎喲。”

    金蟾蜍好不容易才爬上了石板,正好看到墨玉在取獸晶石。

    “毒蜘蛛這就死了?”

    “不然呢?”墨玉白了一眼金蟾蜍,“莫不是你想要主人成為這毒蜘蛛的食物吧?”

    “死烏龜你胡說什麼啊,我可是和主人血契了,主人若是成了食物,我也活不了,我自然不希望主人有事兒。”

    金蟾蜍連忙說道。

    “這獸晶石真大啊。”

    不多一會兒,墨玉真的將獸晶石給挖了出來,竟是像是一個大西瓜一樣大小。

    “還不錯,看來這黑暗沼澤的收獲不小啊,我們繼續走吧。”

    沐清菱說著就轉過身去,正要離開就見遠處的白骨之下有一抹綠色。

    “主人,將獸晶石放進了空間里吧。”

    墨玉抱著獸晶石,正要說話,突然看見沐清菱走向了另一邊。

    “主人你去哪里啊?”

    “這里可是寶地啊……”

    沐清菱手中氣流飛出,將一堆白骨白掃開。

    發現原來在白骨之下,竟是長出了一大片的紫柏香。

    “什麼寶地?一地的白骨罷了。”

    墨玉嫌棄的避開了所有的白骨,來到了沐清菱的身後。

    “這些是什麼藥材嗎?”

    見沐清菱一臉的欣喜,墨玉疑惑的問道。

    “傻子那是紫柏香,一種高級藥材,用來煉制高級丹藥和毒藥的必備品。”

    站在上方石板上的金蟾蜍終于鄙夷了一把墨玉。

    “這紫柏香一般生長在懸棺之上,並且還是有幾率的長出,這里居然有一大片,真的是罕見又稀奇啊。

    “懸棺?這里之前有一堆的白骨……這難道是死人身上長出來的?”

    墨玉皺眉的甩了甩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