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有孕了



    第100章 有孕了

    “升級是好事情,先不說了,我要回去換身衣服。”

    沐清菱繼續前進,好在雲府距離丞相府並不是很遠。

    “主人你這是……雲府發大洪水了?”

    神王鼎這才發現,沐清菱全身都濕透了。

    “沒有,不過正好遇到雲公子在沐浴!”

    說起這個來,沐清菱是咬牙切齒的。

    “啊!咳咳咳……”

    神王鼎聞言差點被靈果個噎死了,“所以,主人就獸——性大發,一時間沒有控制住,跳入了水中,想要將雲公子給強了?”

    “什麼,主人對雲公子霸王硬上弓?”

    小空顯然是被嚇到了。

    沐清菱只覺得自己石化了,並且周圍全是高威力的驚雷狂撕!

    她這是養了兩只什麼鬼啊?

    關鍵時候只知道給她抹黑!

    也不在理睬空間里的兩只,只顧自的前行。

    很快就到了丞相府,剛準備從後院翻進去,就听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殿下,月娥真的是懷孕了……”

    竟是沐月娥。

    沐清菱在巷子口探出頭來,月色之下,隱約可以看見巷子中間有一輛簡易的靈獸車。

    聲音正是從那靈獸車里傳出來的。

    “沐月娥,你應該知道,這個時候你根本不適合有孕,你的名聲本就壞了,這個時候未婚先孕,就算是本殿下信你,天下人也不信你,你要知道,若不是你是左丞相的女兒,當日父皇不會給我們賜婚,你最好安分一些,不然不要怪本殿下翻臉無情。”

    軒轅弘的話滿是怒意和嫌棄,好像已經斷定了沐月娥的孩子不是他的。

    “殿下,你的意思是,不要這個孩子嗎?殿下還不相信這個孩子是殿下的嗎?”

    沐月娥聲音哽咽。

    沐清菱低嘆了一口氣,這就是命啊,沐月娥當初若是不算計她,也不會落得今日這下場。

    翻身一跳,就直接進入了丞相府,慢慢的摸索著進入幽蘭苑。

    又讓神王鼎準備了熱水,靈泉水沐浴之後,這才休息。

    一夜無話!

    沐清菱一大早就起來了,只是換了身簡單的衣服,用了早膳之後,這才直奔學院。

    只是剛剛踏出大門,就看見了一輛不錯的靈獸車。

    靈獸車前站著的是一身水辰國學院服飾的軒轅弘。

    軒轅弘看到沐清菱出來,立馬一臉淺笑的迎了上去。

    “清菱,我來接你去學院。”

    清菱?

    這個稱呼對于沐清菱來說並不陌生。

    但是擁有著原主的記憶,以前的軒轅弘從來沒有如此的叫過她,更是沒有如此柔情的對過她。

    “見過安王殿下。”

    沐清菱只是遠遠地行了一禮,便轉身離開。

    “清菱,你這是做什麼啊?我知道你要去學院,我送你啊,我們一起去。”

    軒轅弘見沐清菱對他如此冷淡,又想起了當日在狩獵場上,沐清菱說︰我再也不要喜歡你了,我恨你!

    心里那種難受的感覺又來了。

    沐清菱對他的愛和追逐已經讓他成了一種習慣。

    突然有一天,這種感覺不在了,他就會覺得很難受。

    眼前的沐清菱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

    沐清菱未施粉黛,身材小巧,但是卻不影響她的美。

    軒轅弘以前從未正眼看過沐清菱,從來不知道沐清菱原來如此的好看。

    上次夜宴相見,這種清秀未施粉黛的臉就映入了他的心間。

    若不是天尊突然出現,他想他是不會和沐清菱退婚的。

    “安王殿下,男女有別,請安王殿下自重,告辭!”

    沐清菱冷冷的說道,現在換沐清菱不用正眼去瞧軒轅弘了。

    軒轅弘聞言心中更是失落,看著這個熟悉的身影,心中悔恨萬分。

    但凡從前,他對沐清菱好一點點,他們就不會有這樣的一天。

    “清菱,我們之間還需要說這些嗎?你從小就喜歡圍著我轉啊。”

    說起往事,軒轅弘居然臉上掛著少有的燦爛笑容。

    沐清菱卻是嗤之以鼻抿了抿嘴,現在知道談以前了,當初干什麼去了。

    各種嫌棄,羞辱,最終是親眼目睹了原主淹死在了水中。

    “安王爺不也說了,那是小時候,小時候不懂事,誰還沒有個不懂事的年紀啊,再則我以前頭腦不是很清醒,做了什麼事情,讓安王爺誤會了,還請安王爺不要放在心上,也請安王爺記住自己的身份,告辭!”

    沐清菱說罷,加快了自己的腳步,根本不給軒轅弘再次追上來的機會。

    只是這一幕,還是被剛出府門的沐碧瑤和沐月娥看見了。

    沐月娥已經懷孕了,並且昨夜才被軒轅弘嫌棄,今日一早就看到了自己的未婚夫和沐清菱在這里‘不清不楚’!

    明明才對沐清菱有些許的好感,看到剛才的那一幕,好感全無,緊握著那柄紫白色的長劍,指甲都狠狠的掐進了肉里。

    只是她似乎感覺不到疼痛!

    “二姐你可是看見了,沐清菱不是什麼好人,安王爺可是的未婚夫!”

    沐碧瑤將一切收在眼底,冷眼言語的說道。

    “我們走!”

    沐月娥氣得不行,咬牙大步的走下了台階,也不去管軒轅弘了。

    學院!

    雖然此次有許多的新生被淘汰,但是今日依舊是很熱鬧。

    花扶月雖然是一身教師服,不過臉上的妝容卻是依然精致。

    站在大門處,開始迎接新生,倒是十足十的像極了一個老師。

    “小傻瓜,你怎麼才來啊。”

    花扶月遠遠地就看到了沐清菱,見沐清菱走的緩慢,索性自己上前抓住了沐清菱的手腕。

    “花……老師。”

    沐清菱抬眸看著花扶月,還未見過花扶月如此一本正經的樣子。

    “從今天開始,你歸我管,放心吧,我罩著你。”

    花扶月拍了拍胸膛,可見他心情大好。

    “我被安排在了初級班?”

    沐清菱似乎有些失望,畢竟昨日自己的成績還是可以的,本以為會是在高級班的。

    “你一個新生,不在初級班磨煉,難不成想去高級班找虐啊?你那大姐可是高級班的天才,你可不要去壓著人家。”

    花扶月扯著沐清菱來到了邊上,原來他都打听了很多事情。

    “花老師還知道我大姐啊。”

    沐清菱倒是沒有想到花扶月會去關心她的家人。只是初級班……那天尊的考試有用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