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深夜見雲公子!



    第97章 深夜見雲公子!

    “祖母,碧瑤只是覺得那羅老師可憐……”

    沐碧瑤見老夫人都發話了,立馬是一臉委屈。

    “行了,我知道你這丫頭善良,只是不是所有的人都值得同情的。”

    老夫人輕撫著沐清菱的手背,“清菱,你看看這些都是你大姐姐送回來的禮物,如今你大姐姐也風光了,此次和副院長去了靈宗,說不定就能成為靈宗的弟子了。”

    “嗯,大姐姐素來都是厲害的,多謝大姐姐的禮物。”

    沐清菱看著一大堆的禮物,倒是真的有些感激那個還未見過面的大姐。

    “沐清菱,這柄長劍給我吧。”

    沐月娥緊握著長劍不放,沉著一張臉,看著沐清菱。

    “二姐姐喜歡就拿去吧,反正是大姐姐送回來的,送給我們誰都是一樣的。”

    沐清菱只看了一眼,就知道那長劍只是好看,並不太適合作戰。

    她還是需要找洛銘為其鍛造武器,若是能鍛造出靈器自然是更好。

    “這可是你說得,不能反悔。”

    沐月娥把這長劍不撒手,哪怕是沐清菱已經答應了,都依然有些不敢相信。

    “你拿去就好。”

    沐清菱的視線匆匆的自沐碧瑤的臉上一掃而過。

    沐碧瑤此時無語,心里不知道有多恨。

    一家人一起吃了一頓飯,飯後沐清菱就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這一夜之後,便要入住學院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小姐,你可算是回來了。”

    秋月見沐清菱回來,立馬迎了上來,並且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四周。

    沐清菱還從來沒有見過秋月如此謹慎,有些疑惑的眨了眨眼。

    “怎麼了?”

    “小姐,我听說,前院有個丫頭突然變瘦了,一夜之間就暴瘦了。”

    秋月壓低了聲音在沐清菱的耳邊說道。

    一夜爆瘦!

    沐清菱瞬間就想到了蟲,之前從秦霜身上拿下來的那幾條蟲應該是母蟲。

    這段時間一直在忙,就將蟲的是拋到了腦後。

    現在越想就越是不對勁兒,看來那些蟲之中,有的是母蟲……

    那個丫頭只怕是……

    “那個丫頭呢?”

    “那個丫頭已經被二夫人關進柴房了。”

    秋月又四處看了看。“听說那個丫頭是被惡鬼上身了。”

    “別听那些人瞎說,哪有這樣的事情,你先下去休息吧。”

    沐清菱覺得應該去一趟雲府,看看雲公子那邊有沒有消息。

    也不知道上次自己帶回來的蟲,到底都上了誰的身。

    “小姐奴婢不打擾你修煉了,這就下去。”

    秋月想了想,只要小姐無礙就好,小姐現在可是入學院的人了,不可懈怠修煉。

    沐清菱點了點頭,天黑便悄悄的除了丞相府,前方雲府。

    雲府燈籠高掛,先前來過雲府多次,每一次都是白天來的,所以沐清菱從來不知道,雲府的夜景居然會是如此的美。

    頗有些花燈會的節奏。

    “三小姐!”

    沐清菱還未進入雲府,就撞見流星抱著一個黑布包裹回來。

    “流星,我想見見你家公子,可以嗎?”

    沐清菱並未認真看流星手中的包裹。

    “你要見公子?”

    流星微微皺眉,這個時候……

    “不方便?”

    沐清菱看出流星的為難。

    流星眨了眨眼楮,“也沒有不方便,只是可能要讓三小姐等一下。”

    “我等一下沒有關系,但是今夜,我一定要見雲公子。”

    沐清菱現在並未多想,只想要在今夜問問雲公子,有沒有打探出來蟲的消息,畢竟明日就要入學院了。

    “三小姐請吧。”

    流星其實想要說得不方便是,此刻的天尊正在沐浴!

    不過仔細想來,天尊對沐清菱的不一樣的,先請進去再說吧。

    還是老規矩,沐清菱獨自越過白玉長廊,去那端尋找雲傾落。

    流星抱著東西,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眸光深邃的看著沐清菱的背影。

    殊不知的,包裹里的血液已經低落了出來。

    沐清菱終于越過了白玉長廊,來到了一處大宅子的面前。

    看著眼前的大宅子,她在困惑雲公子到底在哪里,流星只告訴她,讓她自己進去就好。

    想了想還是推開了院門,直接朝著里面走去。

    神王鼎︰主人那邊有聲音,雲公子的氣息從那邊傳來。

    剛進去神王鼎就傳來了消息。

    沐清菱︰行啊,神王鼎,你這都趕上警犬了啊。

    神王鼎︰警犬?什麼是警犬?

    沐清菱︰咳咳,就是很厲害的一種說法。

    神王鼎︰我怎麼就感覺很不對勁兒呢?

    沐清菱沒有繼續說什麼,而是朝著神王鼎所說的方向而去,這處的門比較寬大,沐清菱輕輕的敲敲門。

    “誰?”

    果然里面傳來了雲公子的聲音。

    沐清菱大喜,“雲公子,是我沐清菱。”

    “門沒有鎖,進來吧。”

    雲公子的聲音再次傳來。

    沐清菱直接推門而入,入目的居然是一些輕輕擺動的薄紗,滿目都是,房頂的中間位置,有一顆夜明珠散發著淺淡的微光。

    “雲公子?”

    這個房間很大,沐清菱只看到了輕舞的薄紗,還真的沒有看到雲公子在哪里。

    “雲公子?”

    得不到雲公子的回應,沐清菱倒是顯得有些尷尬了,剛才明明听到了雲公子的聲音,這才進來的,這一進來,怎麼就看不到人呢?

    越過一層有一層的薄紗,慢慢的朝著中心靠近。

    “神王鼎,這雲公子在里面做什麼啊?”

    看著眼前這麼多的薄紗,沐清菱不禁開始了遐想。

    莫不是此刻雲公子正在溫柔鄉里吧。

    這一次,她居然沒有等到神王鼎的回應。

    “小空?”

    小空也沒有回應。

    “三小姐這麼晚了找本公子有事兒?”就在沐清菱聯系不上小空和神王鼎的時候,前方終于再一次的傳來了雲公子的聲音。

    听雲公子的口氣和呼吸都很正常,應該沒有做什麼少兒不宜的事情。

    “深夜造訪,只想詢問一下雲公子,那蟲的事情如何了?近日丞相府里有一個侍女一夜爆瘦……”

    沐清菱繼續越過薄紗前行。

    前方的光亮卻是越來越弱,若不是知道雲傾落是人,沐清菱都要以為自己見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