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莫名的疼痛!


    第48章 莫名的疼痛!

    “你倒是睡得香啊。”

    雲傾落一掀袍子坐在了床前,看著臉蛋紅紅的沐清菱,輕輕的挑眉。

    “本尊倒是從來不知道,這雲天大陸的女子,竟有你這般一杯倒的。”

    他的這句話倒是听不出其中到底是褒是貶。

    就見他拿出了一張潔白的手帕,輕輕的為沐清菱擦臉。

    “綠意,竟是他買下來送你的,他怎麼會對你這小傻瓜上心呢?丞相府的三小姐,太子軒轅瀾風!他應該是想要利用你。”

    雲傾落看向了梳妝台前的那個空盒子,“被鄭菲雨拿走了也好,免得壞了你的心緒,你當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如何努力的進入學院,還有就是如何努力的進入宗門。”

    雲傾落自乾坤袋中拿出了一朵細小的紫色冰花,慢慢的喂進了沐清菱的口中。

    睡夢之中,沐清菱只覺得身體突然一下子就舒服了。

    看著面色潮紅的沐清菱,雲傾落的唇角微微上彎。

    “你這小笨蛋,看你以後還喝酒不。”

    雲傾落心知這酒醉的難受,眸中滿是寵溺之色,表情卻有隱隱的疼惜。

    “別走……”

    雲傾落準備離開的時候,沐清菱卻是突然伸手抓住了雲傾落的手。

    雲傾落只感覺,沐清菱的手很小,很軟,有些發燙。

    酒醉的她,應該是全身都發燙。

    剛才他給沐清菱喂下了紫冰晶,能緩和熱量,不讓那烈酒傷了沐清菱的身體,也會增進一些修為。

    別走!

    雲傾落垂眸看著沐清菱的笑臉,想要從沐清菱的手中抽回自己的手,但是卻又突然放棄了,而是坐重新的坐下。

    “你既不願意讓本尊走,那麼本尊便留下。”

    雲傾落自己都不知道,他從來都不會因為誰,說過這樣一番話。

    若是他能細細的回憶自己的言行,一定會懷疑人生的。

    “為什麼?為什麼?”

    “你為什麼不信我?”

    雲傾落本來淡然的想要留下來,可是突然看到睡夢中的沐清菱皺著眉頭,不停的說著夢話,並且眼角有淚水流出來。

    月色和燭火之下,使得那淚水泛著瑩瑩的光澤,宛如那珍惜的辰珠。

    雲傾落的心卻是狠狠一緊,他從來沒有注意過任何女子臉上的淚水。

    也沒有在可以的關注過誰的夢語,更是不知道原來做夢也可也如此的傷心。

    這該是一個陽光的女孩,午夜夢回,卻又如此悲情的一面。

    到底是她前些年的隱忍留下的傷情,還是別的什麼呢?

    輕輕的抬起另一只手,抹去了那晶瑩的淚水。

    微微嘆息,“這是一雙最清澈的眸子,不應該被裝載淚水。”

    看著淚水連連滾落,雲傾落的心第一次出現了無法控制的凌亂。

    他不知道該如何去抹掉了這淚水,讓這淚水不再流出。

    當他再一次的想要去抹掉淚水的時候,突然心髒之處傳來了莫名的疼痛。

    那種痛,與任何的傷痛都是不一樣的……

    有種窒息之感!

    突然外面傳來了一陣腳步聲,可見是秋月回來了。

    雲傾落本想要將門給拴住,但是想了想,還是自己離開。

    沐清菱的手上一空,胡亂一抓,便抓住了被子,“你為什麼不信我?”

    秋月推門而入,小心翼翼的將醒酒湯喂給了沐清菱。

    看到沐清菱眼角有淚水,只以為是沐清菱第一次喝酒太難受了。

    ……

    自沐清菱處回到了天尊府之後,雲傾落便回到了房間里。

    心中的疼痛感依然在,只見他俊逸的臉上露出苦澀的笑意。

    慢慢的將衣服給拉開,露出了他健碩的胸膛,就見他左胸心髒之處有一道奇怪的傷疤。

    那傷疤很大,倒是有些像是有人徒手剜進了胸膛,想要取走他的心髒一般。

    傷疤之處,有隱隱的紅光閃閃爍爍。

    雲傾落顯得十分的無力,俊逸的臉龐明明已經恢復了血色,卻又在瞬間變得蒼白無力。

    額前的紅蓮更是顯得嬌艷無比。

    就見他一揮手,就在他前面不到兩米的位置,憑空出現了一幅畫卷。

    確切的說,是一副殘缺的畫卷,畫卷之上是一個身形婀娜的女子,女子玉手縴縴,一根白玉笛子上流甦飛舞。

    與白玉笛子形成鮮明對比的,便是那手腕之上的血色手鐲。

    只這麼一眼,還真的和沐清菱手腕上的小空很像。

    只可惜這是一副殘缺的畫卷,畫卷中的女子是沒有頭部的,看那殘缺的痕跡,不難想象是被人撕掉了。

    這手鐲,就是當初雲傾落留下的原因吧!

    門外清風來回踱步,剛才他也看到了雲傾落的臉色變化。

    按理說他家尊上的身體已經大好了,只要那毒沒有發作,就沒有什麼大礙。

    可是為何?

    尊上只是去了一趟丞相府,那三小姐不應該會傷害尊上啊?

    且不說三小姐的修為,即便是三小姐的修為和他一樣,也不可能傷的了他家尊上。

    “尊上……”

    “下去吧,本尊沒事兒。”

    雲傾落本想抬手去觸摸那畫卷之上的血色手鐲,門外便傳來了清風擔憂的聲音。

    清風那肯離去,只好退到了一旁。

    雲傾落一揮手便將畫卷收了起來,心髒處那莫名的疼痛依然持續著。

    這一夜就這麼無聲無息的過去了。

    沐清菱醒來的時候,倒是沒有覺得頭疼,只是眼角依然有淚水,枕頭也濕了好大一片。

    她只記得自己一杯倒,回來後就睡著了,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的,夢中好傷心,但是具體是什麼夢,她卻是不記得了。

    甩了甩頭,便起身拿了一套衣服,正要換衣服,就听到了小空驚喜的叫聲。

    “主人,你快進來,晉級了,晉級了……”

    沐清菱有些懵逼的抱著衣服,神識一動就進入了空間里。

    發現空間居然在一夜之間變大了不少,不遠處先前被薄霧籠罩的地方已經可以看見了。

    正前方居然出現了一處水源,像是一個不大的水潭,不過能看見陣陣蕩漾的水波,不難想象那薄霧之處便是水流的來處。

    水面之上有淡淡的白色氣流,周圍還有些帶花的藥材,遠遠看去倒是有些仙境的感覺。

    “這水好冰涼啊。” 神王鼎有些嫌棄伸手在水中攪了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