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傻子和拖油瓶!


    第40章 傻子和拖油瓶!

    “什麼起價八千……”鄭菲雨笑聲的說道,悄悄的回頭看了一眼沐清菱。

    就見沐清菱並未看向了綠意,似乎對那綠意並不感興趣。

    “九千!”見沐清菱沒有反應,鄭菲雨便最先開口喊道。

    “一萬!”

    “一萬一!”

    “一萬五!”

    “兩萬!”

    “三萬!”

    “姐姐,那綠意是好東西啊……”

    鄭菲雨急的快要哭了,可憐巴巴的來到了沐清菱的面前,只差沒有跪著求沐清菱了。

    “五萬!”

    而不等沐清菱開口,軒轅瀾風卻是突然喊道。

    五萬!

    鄭菲雨本來想要好好的看看到底是哪個該死的如此喊價,一看是軒轅瀾風就立馬焉了。

    “姐姐,你為什麼不幫我,你要是幫我,太子殿下就不會抬高價格了。”

    滿口的埋怨,似乎就是在說,如果沐清菱願意幫她,願意多花錢,那綠意就是她的了。

    “你覺得,這里除了我們就只有太子嗎?”

    沐清菱越發的不喜歡鄭菲雨了。

    “太子殿下知道我們要買,自然不會將價格抬起來,說不定還會不喊價。”

    鄭菲雨越說越是氣憤,反正對沐清菱的埋怨之意越發的濃郁。

    “即便是太子不喊價,也是到了三萬,請問你,哪里來三萬金幣呢?”

    沐清菱冷冷的味道,嘴角掛著一抹玩笑的冷意。

    “姐姐,你可以借給我啊,我以後會還你的。”

    鄭菲雨像是陷入了瘋狂狀態。

    像是為了那綠意,願意付出一切代價。

    “五萬第一次,五萬第二次……”

    “姐姐!你到底幫不幫我……”鄭菲雨突然臉色一沉,語氣很是不善。

    “五萬第三次!”秦明朗的這句話格外的刺耳,讓鄭菲雨只覺得頭疼,不,是全身都疼。

    “姐姐,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一次次的給我希望,在我自己都以為這是真的的時候,卻是要無情的將我的幸福給摧毀。

    姐姐你太過分了,區區五萬金幣,你都舍不得給我話,你可是有一百萬金幣啊,你一萬都願意給我,為什麼五萬就舍不得呢?

    我說了,我會還你的,你為什麼就是不願意?”

    鄭菲雨不停的指責沐清菱,似乎已經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忘記了自己和沐清菱的處境和來這玲瓏閣的目的。

    沐清菱只是說帶她到玲瓏閣來,並且承諾給她買一萬金幣的東西。

    沐清菱抬眸看著這面目猙獰的堪比鬼魅的鄭菲雨。

    這才是鄭菲雨的真面目吧。

    這才是真正的鄭菲雨。

    先前都是偽裝的,因為原主太傻了,所以才會被如此的利用。

    “若不是太子一口氣到了五萬,你覺得這一場競爭會五萬就終止嗎?”沐清菱很是無語的說道。

    “怎麼會?太子一下子喊到了五萬,誰還會……”

    鄭菲雨並不相信沐清菱,她只覺得如果沒有軒轅瀾風的介入,綠意不會到五萬。

    “你難道沒有發現,和你競爭的都是女子,並且都是天陽城里的官宦人家女子,他們會不認識太子嗎?”

    沐清菱一把扯過了鄭菲雨,讓鄭菲雨仔細的看看那些能看到的,與之抬價的女子。

    鄭菲雨雖然只是丞相府的一個表親,但是她懂得利用沐清菱,這些女子她倒是的確都是認識。

    “喲,那不是丞相府的那個傻子和那個拖油瓶嗎?”

    “可不就是嗎?剛才那拖油瓶居然還想搶買這綠意,真是可笑。”

    “喲,今天傻子這打扮倒是不錯,人模人樣的。”

    “是不錯,只是今日將那唇脂弄到了胸前……”

    “嘖嘖……玲瓏閣怎麼讓這兩人混進來了呢?還在二樓。”

    “一定是偷溜進來的。”

    “秦管事,你們玲瓏閣是怎麼搞的啊,怎麼什麼人都讓進來啊,這可是丞相府的傻子和拖油瓶啊。”

    言外之意就是沐清菱和鄭菲雨沒有玉牌,根本就進不來。

    “你們胡說,我們是有玉牌進來的。”

    鄭菲雨氣得不行,本來就因為沒有買到綠意而生氣,現在又听到那些女子的嘲諷自然是不淡定了。

    “有玉牌?拖油瓶,你以為玲瓏閣的玉牌是玉器坊的玉佩啊,幾千金幣都能買一個差一點的。”

    “就是啊,真是不要臉,混進了玲瓏閣,還敢如此囂張。”

    “秦管事,還是將傻子和拖油瓶給丟出去吧。”

    秦明朗看了看沐清菱和鄭菲雨,雖然不知道兩人什麼時候上去的,但是他知道玲瓏閣絕對不會讓人混進來。

    “既然是客人,那麼便是有玉牌,正大光明的被請上去的。”

    雖然秦明朗也知道沐清菱的名聲,但是還是沒有要將兩人丟出去。

    “這怎麼可能呢?”

    樓上的女子依舊是不依不饒。

    “這有什麼好奇的,三小姐是隨本宮一起進來的,本宮可以證明,三小姐有玉牌。”

    就在此時軒轅瀾風卻是突然開口,他就站在窗前,手中拿著的是剛才拍下來的綠意。

    “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怎麼會幫助那傻子說話呢?”

    “難道那傻子是太子殿下帶進來的,太子殿下顧念其是左丞相的女兒,所以就將其安置在了二樓。”

    “嗯,這樣說來就對了,這個傻子,還真不是太傻啊,至少知道找太子殿下幫忙進玲瓏閣。”

    “傻子傻,那拖油瓶可不傻啊,每次哪里有什麼活動,不是和拖油瓶和傻子一起出現的。”

    “你們住口,什麼傻子,什麼拖油瓶,我姐姐是丞相府的三小姐,我是左丞相的外甥女!”

    鄭菲雨本就好面子,如今又在這麼多人的面前,自然不想被眾人數落談笑。

    “拖油瓶還真的是怒了啊!”

    樓上那女子見鄭菲雨怒了,就是高興,掩嘴大笑起來。

    “秦管事,可以繼續拍賣了嗎?”

    沐清菱並不理睬那些女子,直接看向了樓下的秦明朗。

    沐清菱一開口,倒是驚呆了不少人。

    一個傻子居然說出了如此清晰的話來,以前這個傻子不是只會說清一些簡單的話,並且還是針對安王爺的。

    “拍賣繼續!接下來拍賣的是一顆三品初級美顏丹,起步價五百金幣。”

    秦明朗倒是也很配合,拿出了一顆美顏丹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