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第776章只能夠是他的女人


    【番外篇】第776章只能夠是他的女人

    就如同命中注定一般,像是小說的劇情那樣,他們相遇,相識,相戀了。

    然而,最後卻沒有像命中注定一樣有一個美好的結局。

    他向林又青求婚的時候,也是在這家餐廳。

    那件事,可以說是他活了這麼這麼多年以來,做過的讓他感到最後悔的一件事。

    他被拒絕了,被自己深愛,以為也同樣深愛著自己的女人狠狠的拒絕,殘忍的背叛,狠狠的踐踏了他的真心。

    人類……還真是一種薄情的生物。

    從那以後,他就再也沒有來過這家餐廳。

    景柒柒的視線落在景夜北的臉上,難得的在他的臉上看到了一絲憂傷的神情。

    此時他深邃的目光悠遠的望著窗外,神思不知道飄去了哪里。

    他是在四年什麼人麼?

    那個人會是誰呢?

    是他之前提到過的那個她麼?

    “爹地……”景柒柒輕喚了景夜北一聲。

    景柒柒的聲音將景夜北從過往的記憶中拉扯回來。

    景柒柒小聲的膽怯試探道︰“要點餐麼?”

    景夜北沒有答,按了按桌上的呼叫鈴,隨後便有侍應生走了過來。

    接過菜單,景夜北垂眸看著自己的,沒有和景柒柒有任何交流。

    景柒柒瞧瞧從菜單上抬起眼,打量著面前的景夜北。

    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他今天很奇怪,說不出來的奇怪,甚至比前幾天還要怪異……

    點了餐,沒過一會菜品便被送了上來。

    吃飯的時候,兩人也是默默無言。

    景夜北無言,景柒柒更是不敢說話,很怕自己說錯了什麼,或許就會引來景夜北的不高興。

    景夜北垂眸用著餐,雖然好像沒有看著景柒柒,其實他卻明晰的知道景柒柒一直時不時的在觀察自己。

    感覺的到景柒柒今天小心翼翼打探自己的樣子,或許她也感覺到了他今天的怪異吧?

    景夜北的聲音響起,打破了兩人之間的沉默,“今天在學校怎麼樣。”

    以前景柒柒只要一回家,就會撲到他的懷里跟他講今天都發生了哪些事情,哪怕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她都會全部告訴他,他也很有耐心的听著。

    昨天他偶然听到了景柒柒和她那個好朋友通電話的時候,她說要跟一個難受表白……

    她表白了麼?

    那個難受答應了麼?

    沒想到景夜北會突然問起這個,明明是他們以前每天都會聊的話題,景柒柒現在卻不敢說了,“沒怎麼樣啊,就和平日里一樣……”

    換做以前,就算是雞毛蒜皮的小事,景柒柒都會興致勃勃的跟自己分享,可她今天卻說沒有怎麼樣。

    這讓景夜北愈發的覺得,她有事情要故意瞞著自己。

    為什麼?

    因為跟那個男生表白的事情麼?

    她都跟別的難受表白了,可是卻不想告訴自己。

    一想到景柒柒竟然這麼快喜歡上了別的男人,景夜北的心里就一陣不爽。

    景夜北告訴自己,他之所以不爽,只是因為覺得景柒柒跟她母親一樣,是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而已。

    上一秒還說喜歡自己,下一秒又愛上了別的男人,要和別的男人在一起。

    景柒柒是他的!

    在他拋棄他之前,景柒柒都只能夠是他的女人!

    誰都搶不走,也別想搶走!

    “柒柒。”

    景夜北突然喚了景柒柒一聲。

    景柒柒不解的抬眼看向景夜北,便撞上他那雙深如幽潭的眸子。

    在和景夜北的目光對視以後,景柒柒那雙有神的眼楮像是突然被一層霧給罩住,一片朦朧,目光雖然看著前方,眼神卻是沒有焦距的,像是沒有靈魂的玩偶一般。

    “告訴我,今天在學校,發生了什麼事情。”

    景柒柒的聲音響起,如同機器人一般機械的回答。

    “今天我們班轉來了一個同學,是我以前的好朋友喬昀榿,小瑜昨天給我打電話說她對一個人一見鐘情了,那個人是一個轉校生,問我該怎麼辦,我勸她跟那個難受表白,知道小瑜喜歡的人就是喬昀榿,我本來想要撮合他們在一起,可是小瑜又說自己不喜歡他了。”

    “後來隔壁班一個女生來對喬昀榿表白,可是被他拒絕了,昀榿說他有喜歡的女生了,我問他是誰,但是他不告訴我。”

    “上體育課的時候,昀榿問我和爹地的關系是不是還像以前一樣好,我不想他擔心,就說是的。”

    “放學的時候,喬昀榿家的司機開了一輛豪車來接他,他提議要送我回家,我拒絕了,然後我就坐車回家了。”

    听到景柒柒的話,知道這是今天發生的全部事情,景夜北移開了眼神,景柒柒的眼楮便一下子又亮了起來。

    景柒柒輕輕搖了搖頭,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怪怪的感覺。

    剛才自己是發呆了一下嗎?

    為什麼有一種靈魂出竅似得感覺。

    景柒柒也不清楚剛才是怎麼了,只覺得有種說不出的詭異感。

    抬眼看向景夜北,只見景夜北和之前一樣面無表情的用著晚餐,似乎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不過剛才真的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就好像是中邪了一樣。

    听到了景柒柒的話,景夜北垂著眸子,眸子里一片深諳。

    上次在景柒柒的病房里看著留著喬昀榿號碼的紙,他知道他回到了這座城市。

    不過他居然轉到了景柒柒的班上。

    不用想,這絕對不會是巧合。

    他一定是知道景柒柒在哪個學校哪個班 ,所以特意轉到了和她同班。

    而且,喬昀榿問景柒柒現在是不是還和自己關系要好,他為什麼會好奇這個問題,是以什麼心理問的,景夜北也很清楚。

    從第一次見到喬昀榿的時候,景夜北就感覺到了,喬昀榿對自己有種莫名的敵意。

    這敵意的來源于何處,他也心知肚明。

    只不過那個時候喬昀榿還是一個小孩子,景夜北完全沒有把他放在心上。

    他敢肯定,喬昀榿喜歡的那個人,一定就是景柒柒吧?

    想到這個,景夜北冷冷的輕扯唇角。

    只是這個小子這輩子是沒有機會了。

    因為景柒柒是他的女人,他絕對不會讓她再屬于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