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3章 可真是讓人作嘔


    第803章 可真是讓人嘔

    在冥紫宸出發一個時辰後,喬木就出發了。

    和冥紫宸不同的是,冥紫宸先秘密回塞北,然後從塞北以塞北王的身份前往北晉,而喬木則是直接帶人去了北晉,到了冥炎璽失蹤的地方。

    “夫人,公子的消息就是在這邊斷了的,當時他被人追殺,到了這里就失去了蹤跡。”墨酒在喬木耳邊低聲說道。

    他們此刻距離北晉和西涼的邊境線並不太遠,就在相隔了兩個城池的一個叫太許縣的縣城里面。

    冥炎璽當時就是進了太許縣之後就不見了蹤跡。

    她皺眉思索了一下,安排道︰“寧一和墨酒跟著我,寧凌你帶人去四周秘密打探一下,看有沒有受傷的人,要千萬注意,不要讓人知道你們在打探什麼。”

    冥炎璽擅長易容術,按照他的面容去找人肯定是找不到的,只能去猜測。

    當時冥炎璽被追殺,到這里之後就失去了蹤跡,那麼很有可能是他換了容貌。

    “是。”寧凌恭敬的應了,帶人離開。

    他們能成為暗衛,而且還是排名前二十的暗衛,各個都是一身本事,情報閣的那些打探消息的手段他們也都很在行,甚至在情報閣里都是排的上號的。

    說白了,能成為暗衛的,必須都是個各個方面都十分優秀的存在,單個放在情報閣,暗影閣或者東廠,都是佼佼者。

    怎麼打探消息還不引起注意,對他們來說難度並不大。

    喬木帶著寧一和墨酒走在北晉太許縣的大街上,不急不躁,一點也看不出她是出來找人的,就是一個帶著丫鬟小廝外出閑轉的小婦人。

    她不時的頗感興趣的看看四周買賣的行人,再看看路邊的攤位,一路走過,身後的墨酒和寧一兩人手上就多了不少東西,而喬木自個兒也拿著一油紙袋的臭豆腐邊走邊吃。

    穿著一身華貴,梳著婦人發髻,卻是拿著臭豆腐邊走邊吃,這樣的形象讓路人紛紛側目,看著她的目光都帶了打量,有些人更是直接嫌棄的捂嘴。

    喬木卻是一路淡定從容的邊走邊吃,像是沒察覺到四周的這些目光一樣,特別的扎眼。

    在別的縣城或許是縣令最大,可在太許縣,縣令只能算個小嘍嘍,因為太許縣雖然是一個小小的縣城,但卻是北晉江成王的府邸所在。

    都說宰相門前七品官,更別說這里還住著一個有著封地的異性王爺了。

    在這里,縣令就真的只能算是個小嘍嘍了。

    最大的是江成王,而江成王有一個最寵愛的女兒,名叫江言金,早早的就封了縣主,雖不在北晉京城,但卻是才名在外,早早的就被許給了北晉的七殿下,據說是就等江言金及笄之後嫁給七殿下做正妃。

    這日,江言金在府上呆的實在無聊,正約了幾個小姐妹出來閑逛,就撞上一個長得十分貌美,但舉止卻特別不雅的小婦人,尤其是這小婦人還邊走邊吃著的東西冒出一股難聞的臭味,讓江言金眉頭緊緊的蹙在一起,臉色都難看了起來。

    跟著江言金的是她的庶出妹妹江言歌,還有太許縣令張瀟瀟以及吳家的吳雪兒,這三人一向是以江言金馬首是瞻,見她眉頭緊蹙,再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就看到那不雅的小婦人。

    江言歌悄悄瞄了江言金一眼,掩鼻皺眉就道︰“姐姐,這什麼人啊,怎麼的這般的不雅,可真是讓人嘔。”

    張瀟瀟也緊跟著就道︰“可不是,那什麼味兒啊,太難聞了,縣主你看她還往嘴里吃呢,好惡心啊。”

    吳雪兒見這兩人把該說的話都說了,見江言金眉頭還是緊蹙著,她眼珠一轉,直接就道︰

    “我去問問她是誰家的夫人,怎麼的這般的無理。”她說著就朝著喬木走了過去。

    心里默默的想著,既然這個人讓縣主皺眉了,那她去教訓教訓這個人,縣主就一定會高興。

    他們的父親甚至是整個家族都是依附著江成王的,她們自然只能巴結著江言金,以江言金的事情為自己的事情,以江言金的好惡喜樂為自己的好惡喜樂。

    江言歌和張瀟瀟見吳雪兒直接就上前去找那小婦人麻煩了,兩個人都撇撇嘴,心道一聲奸猾。

    “縣主,咱們也過去看看吧。”

    “對,瞧瞧是誰家夫人這般的不成體統。”

    于是,吳雪兒打頭陣,江言歌和張瀟瀟簇擁著江言金就朝著喬木這邊氣勢洶洶的走了過來。

    喬木自然是注意到了,可她也只當是沒注意到,依然自顧自的行走著,忽然被人擋住,還不緊不慢的吃了一口臭豆腐,頗為禮貌的淡淡道︰

    “請問你們攔著我是有什麼事嗎?”

    江言金一行四人一走進那股臭味就更是濃郁了,四人齊齊皺眉,都捂住了口鼻。

    吳雪兒打頭陣就呵斥道︰“好生無禮,你是哪家的夫人,怎麼這般的無理。”

    緊跟著就是江言歌的聲音︰“趕緊的,把你手里那東西給扔了,難聞死了,我姐姐最是討厭這等有異味的東西了。”

    張瀟瀟更是直接,上去就要搶了喬木手里的油紙袋扔掉。

    卻被喬木輕巧的躲過。

    她皺眉看著一身華貴的四人,不咸不淡的道︰“臭嗎?好好吧,你們要是覺得臭可以快點兒走開啊,怎麼還專門湊上來聞?”

    “而且,這條街上有好多家賣臭豆腐的,難道你們還要讓他們不賣不成?你們可真是奇怪。”

    喬木一副懶得搭理他們的樣子,撇撇嘴,又用竹簽叉了一塊臭豆腐吃了起來,還一臉享受的樣子。

    這更是刺激的四人臉色更難看了,就連一直沒有開口的江言金也皺眉呵斥︰“大膽,還不趕緊把你手里的東西扔掉。”

    喬木勾唇,奇怪的看著她,一字一句道︰“你•莫•不•是•有病吧!”

    ‘有病’兩個字被她咬的格外的重,她嗤笑一聲,冷冷的道︰

    “你不喜歡吃就不讓別人吃了?真是毛病,大街上那麼多賣臭豆腐的,難道就因為你一個不喜歡吃,人家還不做生意了?虧的太許縣還是以臭豆腐聞名呢,听說北晉的七殿下都喜歡吃臭豆腐呢,你怎麼不跑到人家七殿下的面前去指著人家不讓人家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