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大娘,你就成全我們吧......

    對媽媽儒生還是挺孝順,看到媽媽著急,就哄媽媽︰“我外面還有幾個朋友,都是到這里來玩的,我去看看他們就回來,你不用怕,我不去娟姐的家就是!”他還特意讓媽媽看看︰“媽,你來看,我是往北邊鎮上去,不是往南,你放心了吧?”娟姐的家在東南方向,而去鎮上卻要往北走,正好是反方向,媽媽只能看著他走向撒謊的路,雖然知道儒生一定會回來往南走。媽媽唯有等著爸爸回來這一條路!

    果然,儒生在走的媽媽看不見的時候就往回拐,這里的路閉上眼楮他也不會走錯。這次儒生把自己心愛的自行車也騎出來,為的就是媽媽趕不上自己。現在儒生回到了村莊,但是已經繞過了本村,也繞過了其他幾個村,因為自己的村莊就在北首,而娟姐的家卻在南村幾乎和儒生角對角,隨時村聯村,但也足足有五里地遠,他騎自行車做得很對,而且他一繞圈子就又多走路,今天他走的路夠多了!

    儒生並不知道娟姐的家門,他需要打听。四五點的村子里男勞力很少見,大都去下地或打工,儒生覺得難得的清靜。見到一個老太太,儒生就下車問路︰“大娘,我問你點事,甦娟家在哪里住?”叫老太太,其實也就六十多歲,比自己的媽大不了多少,叫大娘也算合適。大娘手里牽著一個小孩,有兩三歲,儒生就隨手逗小孩︰“這孩子真可愛,三歲了吧?怎麼沒上學?”媽媽曾經說看起小孩就是看得起大人,說的別人高興了就是打听路也不費勁,儒生不會忘記這些經驗之談。

    老太太抬起頭來,見來的是個小青年,就笑嘻嘻的說︰“你這孩子不錯,有老有少,不像前幾天來的幾個,見了我就說︰哎,老娘子,你們這兒的某某村還有多少路呀?把我那個氣呀!就想不理他們……但我一想,你爸不是沒教好你嗎?我來替他教!于是我就說︰快到了,還有二畝。他們就很奇怪︰你們這里不論里論畝呀?真是奇怪。我就馬上回答︰論理你得叫我一聲大娘,對不對?”

    老太太說話很有趣,儒生很愛听,可惜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不然他非要讓老太太在講一個。儒生不敢再耽誤,對老太太說︰“這種人就要教訓他!大娘,你知道甦娟是誰嗎?她和我一般年紀,平時在外面打工……”儒生知道現在的老年人大都認年輕人的乳名,說大名反而不知道,于是想說的越明白越好,但老太太卻是很認識︰“你說的娟兒吧?原來你可能悶我一下,但剛許了親我能不知道?東頭那家就是!”

    “什麼?許親了?”雖然在他心里已經計劃了無數遍,假如娟姐被逼許親該怎麼辦,但事情真的來到面前,儒生還是如五雷擊頂,血壓直往上沖。小孩不管髒淨的在地下打滾,老太太慌忙的把他抱起來,不住聲的埋怨︰“你這孩子真皮!”再也顧不上儒生,在他身上打掃起了衛生。儒生像喝醉了酒,晃晃蕩蕩的跨上自行車,繼續東下。

    走不了多少路就到娟姐家,可儒生卻走過了家門,繼續游蕩,老太太幸好瞥了一眼,大聲喊道︰“小伙子,你走錯了,回來兩家就是!你要是找甦娟我就勸你先別去了,她正在婆家頓頓大魚大肉的赴席呢!”老太太很熱心,指點儒生,儒生機械道︰“謝謝了,我去看看。”不管怎麼說已經來到門口,儒生就要進去看看。

    娟姐的房子是紅磚房,勾了縫的,又噴了紅土,顯得分外招眼。其實村邊蓋新房就說明了他家是個富裕戶,剛進九十年代,很多人家還在打土坯蓋房,能蓋磚房得人畢竟極少。大門是敞開的,儒生把自行車放在外面,準備喊話,這是禮貌問題。但也不能現在就喊,離正房還太遠,大聲喊也不太禮貌。

    儒生往前又走了幾步,隱隱約約的從門簾看見有人在里面說話,儒生就打招呼︰“有人在家嗎?我是甦娟的同學,想找她有話要說……”儒生不能說太多的話,他要注意該怎麼對甦娟的家人說話。但是屋里傳出來的話卻讓儒生警覺起來︰“大娘,你們家來人真不少,我還沒說幾句呢,你看又來了人不是?要不我走吧?”聲音非常熟悉!

    魯中和西平只不過相隔一二百里地,但十里不同音,說話方面誰也改變不了,多少都有區別,何況是這麼遠的地方。儒生在西平呆了這麼長時間,西平人的音調他就听得十分分明。儒生幾乎要喊出來︰木蘭,你怎麼來了?但儒生畢竟不是莽撞人,木蘭肯定認出他來,可她卻好像是不認識自己,並且說要離開,莫不是話里有話?儒生謹慎起來,屋里面就走出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撥開門簾說︰“誰呀?不認識?屋里來吧,娟兒不在家,去了她婆家,有什麼要緊話就對我說吧,我是她媽。”

    听她說就是娟姐的媽,儒生就有點激動。他不敢太過激,平息了一下澎湃的心情說︰“是大娘呀?甦娟走婆家了?這麼突然,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其實儒生說的這句話不太高明,人家的閨女走婆家與你何干?甦娟的媽媽就警惕起來問︰“小伙子,你是娟兒那里的同學?告訴你吧,娟兒的親事早就該定下來,你是不是娟兒一塊去西平的同學?如果你就是那個孩子,我就勸你趕緊回去,不然娟兒的爸爸就沒有我這麼好說話了,保證會把你打出去!他就在水池邊編條貨呢。”

    娟姐的媽媽一眼就看出儒生的身份,其實並不奇怪,娟姐剛許親,儒生就找上門來,而且指名道姓找甦娟,在這個敏感時期,只要是和娟姐有染,他們不懷疑才怪!儒生也就不打算隱瞞說︰“大娘,我也不瞞你老人家,我就是和娟姐相愛的人儒生……大娘,娟姐是心甘情願的許配給那個人嗎?如果是,那我無話可說,但我听娟姐對我說,你們是強加給娟姐的娃娃親,她不幸福,而我們是同學,能夠彼此理解,所以我們就相愛了……大娘,你就成全我們吧,我會好好報答你的,決不食言!”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