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 他的小姑娘(PK求收求翻閱)

    蕭氏集團頂樓的套房里,何助理站在門口在听見手下報告的時候,從來沒有失態的臉上露出了大驚失色的樣子。

    顧不得老板還在套房內休息,疾步的走進去,連敲門也沒顧得上。

    “老板,陳小姐那邊出事了。”

    原本坐在沙發上,面色沉靜的男人,泛著疲憊的雙眼露出了吃人一樣的神情,滿目血色。

    何助理被老板駭人的表情嚇得後退一步。

    “對不起,蕭先生,陳小姐那邊的人最近一直都被蕭老先生壓著,這兩天才回話。”

    “就在剛剛收到消息,人被帶去了酒店。”

    只是何助理的話還沒說完,沙發上的男人早已站起來疾步的走出房間。

    一路上何助理都不敢看老板的表情,他從來沒有蕭先生這麼駭人的模樣。

    一直以來蕭先生對什麼都是淡淡的模樣,就連女人,也是如若無睹,只是對陳小姐另眼相看。

    他一直以為陳小姐無關緊要,最近老板好像也有淡下來的意思,還以為就這樣了,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還有些事情他還沒有來得及說,听下面的人匯報的時候,他已經讓人趕過去了,希望能來得及。

    不然的話如果讓老板知道陳小姐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後果他一點都不敢想象。

    車里的男人跟冰雕一樣作者,眼神深不見底,兩只手交握在膝蓋上,像以往的任何時候一樣,只是,那渾身散發的殺意讓人膽寒。

    蕭正想起了那個小姑娘說的最後一句話。

    不想跟他在一起了。

    他天真的小姑娘。

    除非他蕭正死了!

    就是下地獄也要拉著她的手跟他一起。

    他從來沒有這一刻真實的體驗過什麼叫害怕的情緒,因為這個小姑娘,他已經嘗試過太多的不一樣的情緒。

    老爺子警告的話還在耳邊,可那又怎麼樣,他從來就沒有忌憚過。

    他蕭正想要得到的東西,不會因為任何人任何事而放手!

    看著酒店電梯上不斷閃爍的數字。

    為首的那個男人,清貴又從容的樣子早已消失不見。

    從來沒有這一個清晰的表示出他駭人的嗜血的欲望。

    何助理走在他的身後,後勁處的汗已經浸濕了他的襯衫。

    她好像已經不是一個完整的人了,像一團血肉模糊的生肉而已。

    她好像听見了門被撞開的聲音,一陣嘈雜的聲音後,四周都安靜下來,她一動不動的蜷縮在那里,然後被溫柔的包起來。

    她已經毫無反應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阮阮,不怕,沒事了,沒事了……”

    她已經沒有知覺了,連眼淚也沒有了……

    何助理看著地上幾個哀嚎都叫不出來的男人,再看一眼自家的老板,滿身的寒氣,兩只眼楮跟野獸一樣冒著嗜血的光。

    何助理從小就被安排在了蕭先生身邊,在他的眼里,蕭先生一直是清貴而紳士的,從來沒有過任何失態的樣子。

    只是在今天,不,不對,在遇見這個女孩開始,蕭先生就已經變了。

    即使生氣也是面無表情的蕭先生,這一刻從來沒有過這樣暴虐的樣子。

    蕭正踱步到床邊,看著昏迷在床上的女孩,嘴里有一股血腥的味道在蔓延。

    “蕭,蕭先生……”下面的話,被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嚨里。

    蕭正解開白色襯衫上的第一顆紐扣,接著是手臂上的,忽然抬腿猛的往前踢了一腳,就跟踢一袋垃圾一樣,只听見清脆的  一聲。

    那聲音在靜謐的房間里顯得是那樣清晰,讓剩下幾個男人渾身發寒,下意識的縮著脖子。

    這樣暴力的老板是何助理第一次見到。

    在何助理的眼前,那張沉浸在燈光下的那張充滿貴氣的臉上,飽含著壓抑的,駭人的殺意。

    俯視的走到跪在地上的男人面前,屈尊降貴睥睨的眼神,嘴角輕輕的張開,語氣輕的仿佛在談論幾天的天氣。

    “哪只手?”

    “對,對不起,蕭,蕭先生……”

    哀嚎的聲音還沒有叫出口,跪在地上的男人哆嗦著身體,就看見眼前突然多了一只折斷扭曲的手臂。

    鮮紅的血染了男人一臉,機械的轉過頭才發現自己的手臂已經脫離了身體躺在了地上。

    男人昏死了過去。

    “你們還有誰踫了她?”

    接下來的時間里,整個房間仿佛人間煉獄,何助理站在一旁都忍不住嘔吐的欲望。

    連哀嚎聲都無法發泄出來的四個男人,血肉模糊,已經看不出本來的面膜。

    一身貴氣的男人站在屋子的中央,白色的襯衫上已經被染紅。額前的長發遮蓋住了他的眼神。

    抱著渾身只有一件黑色西裝的少女,兩個人身上都沾滿了血跡,不知道到底是誰的。

    仿佛死神一樣,讓人心生恐懼。

    但是在低頭看向懷里少女的瞬間,渾身的戾氣都消失了一般。

    迷迷糊糊間,即使遮住眼楮的黑布已經被摘了下來,靜阮只覺得眼前灰暗一片,越來越暗,連最後一點光亮也沒有了。

    意識再次清醒的時候,滿鼻腔都是消毒水的味道,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意識恍惚的看著雕花的天花板。

    昏暗的房間,窗簾都是被拉上了,她不明白怎麼又回到了蕭宅。

    全身抽搐的疼痛讓她時不時的哆嗦,抑制不住,她咬著牙根努力克制著不讓身體跟著哆嗦,只能讓身體的疼痛的頻率越加的頻繁。

    不知道她是怎麼了,身體上很疼,可是卻叫不出聲來,連眼楮也是干澀的,沒有眼淚。

    左手上插著針管,劇烈的抽搐讓針管里出現了血紅色,喘息了半天,想要挪動身體。

    腹部和下身那種撕裂的疼讓她的牙根發酸,眼前發黑,緩了半天才緩解那股強烈的疼到窒息的感覺。

    不知道是怎麼來到的這里?手機就擺放在床邊的櫃子上,伸手就能夠到。

    只能一點一點的挪動身體,像一只苟延殘喘的動物。

    還沒踫到手機就被人按住了手,靜阮本能的驚嚇的往後退,連手上的針都拔出來了,鮮血直流,身上的疼痛讓她眼前發黑,倒在床上。

    “醫生她的針掉出來了,流血了。”

    “阮阮,乖。哪疼?說出來。”

    靜阮在暈過去之前好像出現了幻覺,居然看見蕭正焦急又憔悴的臉放大在自己的面前。

    “等我回來。”

    之後很沒出息的疼暈了過去。

    “蕭正……”

    這就是她對蕭正的最後印象,之後的歲月里,她都在想,或許那只是在她疼到極致的時候所產生的幻覺。

    她再也沒有見過蕭正,在蕭宅醒了之後就回了家。

    至此之後也再沒有提起過這個人。

    ------題外話------

    終于到了pk階段,感謝小姐姐的厚愛。

    收藏並評論與小說相關的內容,獎勵18瀟湘幣哦,感謝小姐姐的支持~!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