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東風也來挖人?

    秦小魚一席話,房東的汗下來了。王師傅差點拍起手來,說得真好,這些她是想不到的。

    “但是呢,我們用電多也是實情,要不這樣吧,大姐,以後你家所有電費都我們出,怎麼樣?”

    “全部是你們出?”房東眼一亮,不敢置信的說。

    “這,這也太多了吧。”雖然說好的,電費由秦小魚自己承擔,可王師傅也心疼她的錢,馬上反駁起來。

    “不多,師傅,咱不能讓大姐吃虧,就這麼定了吧,以後不管多少電費,拿票據來,我付錢。”

    “好 ,就這麼定了!”房東美滋滋的跑了。

    “你呀,心眼太實了,你把她的電費都掏了,不怕她使勁用電禍害你?”王師傅埋怨道。

    “現在也沒什麼電器,她家就一台電視,大不了她把全屋換上200度的燈泡,她不嫌晃眼楮她就換,我還真不怕!這要是有空調嗎,打死我也不會答應的,嘿嘿。”秦小魚笑道。

    “空調?是什麼?”王師傅還沒听說這個新名詞。

    “一種電器,夏天時用來制冷,冬天時用來取暖。”秦小魚解釋完,見王師傅還是滿臉的迷茫,也就不多說了。

    “小魚,我咋越看你越怪呢?知道的這麼多!”王師傅犯嘀咕了,又問道︰“王姐說你的前兩個孩子不是親生的,難道你要找個二婚帶兩娃的?”

    “撲嗤!”秦小魚一口水全噴到師傅身上,她徹底無語了。

    門開了,走進一個大個子女人,骨骼寬闊,濃眉方臉,要不是燙著米花頭,真會讓人誤認是男人。

    “大劉?”王師傅脫口而出叫道。

    “大劉?”秦小魚有些吃驚,如果她沒猜錯的話,這就是東風理發店傳說中的高手,她來作甚?

    “王師傅,我到附近辦點事,來看看您,這位是秦師傅吧?很年輕嘛。”大劉向秦小魚伸出手。

    秦小魚還不習慣這種禮節,只能硬著頭皮把手伸出手,她的小手被大劉的大手狠狠捏了一把,隱隱作疼,這是高手初次相見,在比內功嗎?

    “你們聊,我出去一下。”秦小魚看出來大劉有話要跟王師傅說,正好店里沒顧客,她先回避一下。

    她騎上自行車,去附近買了一圈東西,家里沒有冰箱,原來買東西都要少買,現在天氣轉涼,能存住東西了,她要多存點,以備含含不及之需。這年代還沒有什麼南菜北調,到了冬天時,北方基本上都是吃儲存的白菜、土豆、蘿卜這些,家家積酸菜。她不會弄這些,雖然堂嫂說要幫她,可只有一缸菜,只怕也不夠兩家吃。她惦記著冬天也要給兩個孩子多吃點綠色的蔬菜,只能自己想辦法了。

    她轉了有半個小時,估計差不多了,又怕店里來顧客王師傅忙不過來,這才回到店里。

    大劉還在,王師傅的臉上不像剛那樣清亮了,蒙了一層憂慮。

    “今天奇了,怎麼一個顧客沒有?”秦小魚自嘲的一笑,過去收拾剛買的東西。

    “小秦,我這樣叫你沒事吧?我也算王師傅的徒弟,論起來你是我的師妹呢。”大劉套起近乎來。

    “看您說的,叫我小秦正好。”秦小魚用一個您字,把她們間的距離重新拉開。

    “我剛和師傅聊了一下,東風理發店有一批名額,讓老師傅反聘的,你覺得怎麼樣?”

    反聘?秦小魚不懂是什麼意思,求援的望向王師傅。

    王師傅遲疑的張了張嘴,沒等她說,大劉搶在前面接著說道︰“就是重新回去工作,工資還按原來的最高工資算,讓老同志發揮余熱的意思。”

    “哦。”秦小魚沒表態,這事要王師傅自己拿主意,如果她想回去,自己就退她入股的錢好了。但是只怕王師傅沒有回去的意思,誰傻啊,回去工作一個月才幾十元,還要受管理。自己干幾天就是一個月的工資,回去的是傻子。

    “還有這麼一件事,師傅說放心不下你,我想著回去給你要個名額,想辦法從紡織廠把你檔案調過來,還是正式國營職工,這樣可好?”大劉想得還挺周到,能保全秦小魚國營職工的身份,還能進東風理發店,這要是過去,也許秦小魚就動心了,可現在的她,對這些一點興趣也沒有。

    “我這人散漫習慣了,怕到單位讓人管。師傅的事,讓她自己拿主意就行,我怎麼都好。”

    听秦小魚這麼說,大劉有點失望,起身告辭就走了,臨走時又囑咐如果改主意了,就來找她。

    “師傅,你怎麼想的?”秦小魚見師傅悶悶不樂的,忙問道。

    “我挺為難的。”王師傅吞吞吐吐的,一點也沒有了過去的爽利勁。

    “師傅,你不會想回去反聘吧?那有什麼意思呢?賺得少不說,天天讓人管著,還分成幾派,勾心斗角,哪有咱倆在外面輕閑?”

    “話是這麼說,只是大劉說了,如果我回去,就把你也調過去……”

    “原來把我調過去是師傅談的條件啊,那有什麼好處?師傅,正式工作就那麼重要嗎?”秦小魚哭笑不得。

    “你這孩子,太倔,有些事我說了,你也不當回事。你現在不覺得怎麼樣,想找對象時就不一樣了,男方家都挑女方的工作,你帶著兩個孩子,再沒有穩定的工作,還怎麼嫁?”王師傅急了有點口不擇言。秦小魚萬沒想到,王師傅為她操的是這份心,又是感動又是難過,她走上前把王師傅的肩膀摟住,撒嬌的把臉貼上去。

    “師傅,放心吧,沒听王大媽說嗎,我是咱國家最有錢的人,還怕沒男人要我?”

    “你听她胡  ,她還說你大兒子不是你生的嗎?你也信?”王師傅還想說服她,用力扒開她的胳膊。

    “我信啊,我就是信,我要賺很多錢,讓師傅啥也不用干就能享福。”秦小魚死死抱著王師傅的脖子不撒手。

    “行了,勒死我了,听你的,哎!這孩子!”王師傅嘆著氣,沒話說了。

    秦小魚安撫好王師傅,把大劉來的前因後果又問了一遍,這才知道大劉現在是東風理發店的經理,現在已經開始講效益計件制了,秦小魚的店讓東風的顧客流失很多,她們這是出的下策,想直接用誘惑來拉人的。

    看來現在的形勢已經開始好轉,講效益了。秦小魚看到的是這些,她後悔上學時沒好好听政治課,建設有特色的社會主義進程是什麼樣的,她並不了解,不知道怎麼才能踩上時代的脈搏,只有踩對了點兒,才能賺到錢。

    現在辛苦的工作只是一個過渡,她在播種,收獲還需要時間,可是她相信,不會讓她等很久的,因為她是開過光的。畢竟縱觀天下,重生的人又有幾個呢?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