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踫了他的肋骨

    一頓飯好似就給沈月和南宮澈吃的。

    吃飽也喝足了,沈月撫著肚子覺得打出的嗝都是火鍋底料的味兒。

    她不好意思地捂著嘴巴,左右發現大家沒有注意到她,稍微松口氣。

    未曾想,旁邊南宮澈偷偷的樂。

    鑒于之前騙了他,害他在學校上上下下辛苦的一番找,沈月沒有跟他計較。

    但是這斯還真是,總會無意挑起她的小火苗。

    意識到自己嘲笑她,沈月生氣了。

    南宮澈立馬不笑了,湊近她問︰“沈月,我給你說個笑話吧!”

    “笑話?你會說笑話?”

    沈月覺得南宮澈今天有些奇怪,脾氣好的奇怪,還要給她說笑話。

    “你听不听?”

    沈月想想也沒啥事,說就說唄。

    南宮澈想想說︰“有一天,學校一個女學生去食堂要收拾一點剩飯菜給自己家狗狗吃,當時她看到負責打掃衛生的大爺就問,大爺啊,這沒人吃了吧?大爺看了一眼剩下的菜,然後很大方的說,嗯,沒人吃,你吃吧!”

    南宮澈說的有聲有色,還帶著肢體語言,最後還將碗里剩的幾片涮羊肉推到沈月的手邊。

    沈月開始還沒反應過來,直到南宮澈盯著她認真听的臉突然笑出聲。

    才意識到,他借著說笑話,變相罵她小狗。

    “南宮澈,你是不是膽子大了?敢罵我?”

    沈月抬腳就踩到了南宮澈白色運動鞋上。

    南宮澈眉頭蹙了下,隨即一點也不客氣地回踩一腳。

    當即,沈月黑色皮靴上出現了一個大腳印。

    “我怎麼罵你了?沈月,是你自己配合我的!怪我!”

    “你是故意的!南宮澈!”

    沈月再次回踩。

    南宮澈就再踩回去。

    兩個人互相踩的挺激烈,最後都不由的笑起來。

    南宮澈看著沈月白嫩的小臉兒上染著琉璃色燈光,很是好看。

    心頭一暖。

    “沈月,你長得真好看!”

    南宮澈話一出,沈月霎時懵了。

    “喲呵……你小子,真不嫌害臊,當著沈銘溪的面兒敢調戲他寶貝妹妹!是不是想挨揍了?”

    顧傾城從三個人的交談中抽回神,驚訝又驚奇的拍了下南宮澈的腦袋。

    南宮澈立馬醒了過來一樣,臉紅得跟猴屁股,摸了摸鼻子。

    趕緊去喝自己眼前的茶水,以緩解尷尬。

    沈月更加尷尬,臉紅成了西紅柿,起身就往外面走去。

    “去哪兒?”沈銘溪放下手中的杯子,伸手握住剛經過自己身邊沈月的手臂柔聲問。

    “我去趟洗手間!”

    說完便急著出了包房。

    沈月快步奔出了包房,站在洗手間門口沒有進。

    腦子里卻是上天入地的想著。

    大概是吃火鍋太多了,沈月有些發熱,扯了扯圍在頸間的米粉色絲巾。

    深呼吸,進了洗手間。

    進了隔間不久,外面傳來女人的交談聲。

    沈月神經一跳,想到每個小說里的艷遇或者離奇的事兒都會在洗手間里發生,心頭微微突跳了下。

    她為自己突然的想法覺得好笑,解決完問題想出去。

    外面的人已經進來,就听一個女人說︰“晴晴,你和他真就這麼結束了?”

    晴晴,方晴?

    沈月手從門鎖上收回來,安靜地當上了偷听者。

    她不喜歡這種做法,但是心里有一個聲音,強烈的阻止了她的腳步。

    “不結束又怎麼樣?他的心又不在我身上!”

    “怎麼會?你知道沈銘溪這些年身邊的女人除了你還有誰?”

    “那又怎麼樣?這麼些年了,他對我一直不溫不火,就算站在我面前也給人感覺隔著千山萬水!我不清楚他到底怎麼想的,就像是……我不明白,他為什麼對他的妹妹……那麼好!”

    “呵……晴晴,你不是吧,竟然敗給了他的妹妹?”

    “……”

    隔間外,有一會兒的安靜。

    沈月知道她們並沒有離開。

    一會兒,方晴輕輕嘆口氣︰“莉莉,你有沒有覺得沈銘溪他……似乎對身邊所有的事都不十分關心,但有一個人,誰踫了都像是踫了他的肋骨!”

    “晴晴……你太嚴重了,像沈銘溪這種人,肯定是挑剔的,前幾年還有傳聞他對女人沒興趣,只是偶爾和南宮家走的很近,而那個南宮謹似乎也是一個挺神秘的人,好多人也都沒少猜測!……天啊……沈銘溪他不會是……”

    “你瞎想什麼呢!銘溪不是那種人,我能感覺得出來!可是,我就是沒辦法走進他的心里,甚至身邊……都無法靠近!”

    “晴晴……我覺得這可不是你的個性哦?我不信你守了他這麼多年,這麼就輕易放手!你是不是真想跟他在一起?”

    “莉莉……你想做什麼?”

    方晴的聲音帶著疑問,沈月仿佛听到了陰謀的味道。

    只听那個叫莉莉的呵呵笑起來︰“哎呀,我自有辦法!成了話,可要記得欠我個人情哦!”

    之後沒有再說話了,兩個人在盥洗台那里補了妝就出去了。

    良久,沈月從隔間里出來。

    走到鏡子旁,看著滿眼水霧般的眸子,有些混亂的思緒千頭萬緒糾結一起。

    沈銘溪他,不愛方晴。

    所有人都無法靠近他分毫,而他卻將所有的溫柔寵溺全部給了自己。

    她的臉頰漸漸泛紅,鏡子里愣怔的自己,唇角浮現一絲淺然的笑容。

    走出洗手間的門,她正準備回包房。

    突然有一個人直直撞了過來。

    那人個子不高,身材卻很肥碩。

    沈月被他撞得連連後退,後背連同腦袋重重地撞上了牆壁。

    腦袋立刻“嗡”地一聲,直冒金星。

    她略微緩合了下,抬眼看著眼前又再次撞上來的男人。

    “喲,學生妹妹,長得還挺好看的,叔叔覺得你好面熟,認識叔叔不?”

    男人肥碩的啤酒肚子一下子頂住了沈月的胸口,他往前一壓,雙手撐在牆壁上,將沈月困在牆面和身體之間。

    立刻濃重的酒氣撲面而來。

    沈月精神一恍,猛然想起小時候,郭山突然掐住他的脖子,也露出這種惡心的笑容。

    心髒一窒,下意識的問︰“你要干嘛!”

    “呵呵……學生妹妹,讓哥哥看看這小臉兒,真是好看,嬌嫩的都可以掐出水兒來!”

    ------題外話------

    評論在哪里,評論在哪里?咦咦咦……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