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出去一下

    陳怡欣怔怔的看著秦嵐,心里說不出的感動,500萬雖然對恆源集團撤資的事情起不到任何的幫助,但秦嵐的一片心意卻勝過了那13億。

    “好吧!我就先收著。”

    陳怡欣說罷接過了銀行卡,卻又感覺到有點不對,不由疑惑的看著秦嵐。

    听秦嵐說,她的父母都是個小職員,而她本人也沒工作多久,她哪兒來的這麼多錢?

    看到陳怡欣表情,秦嵐仿佛知道她心中的疑惑,神秘一笑後說道︰“放心吧!這錢的來路絕對沒有問題,你盡管放心去用。”

    “小丫頭,還和我玩神秘呢?不說拉倒,我還懶得問呢!”

    見她和自己玩神秘,陳怡欣不由白了她一眼,將銀行卡放在了床頭櫃上,頓了頓後說道︰“很晚了,明天還有一堆破事在等著我們,早點睡吧!”

    秦嵐笑著點點頭,正準備躺下的時候,忽然想起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現如今,葉飛已經成為了陳怡欣的貼身保鏢,這就意味著葉飛即將要搬進這間別墅,和陳怡欣共同吃住在一起。

    如果自己不在,葉飛那混蛋趁機吃陳怡欣的豆腐怎麼辦?

    想到此,秦嵐的表情立刻就變的十分嚴肅起來。

    “怡欣,你準備什麼時候讓葉飛搬過來?”秦嵐問道。

    秦嵐忽然提起這個問題,讓一直在為雲天而擔憂的陳怡欣感到有點莫名其妙,不解的看著秦嵐,心想我為什麼要讓葉飛搬進來?

    見她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秦嵐不由對她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說道︰“葉飛不是你的貼身保鏢了嗎?既然是貼身保鏢了,那肯定是要搬到你這里,和你同吃同處的啊!”

    經她這麼一說,陳怡欣頓時明白了過來,不由自嘲的笑了笑,思考了片刻後說道︰“明天吧!明天我跟他說說。”

    聞言,秦嵐點了點頭,蹙眉想了片刻後,嘴角蕩起一絲充滿狡黠的笑意。

    次日早七點,葉飛就早早起了床,並沒有驚動依然在熟睡的林蓉,出了陽光小區,打了一輛出租車前往陳怡欣的別墅。

    如果可以,他也想在床上多賴一會,可他現在不是已經成為別人的貼身保鏢了嗎?

    如今他肩負著保護陳怡欣的責任,自然要早點去陳怡欣的別墅,把陳怡欣給安全的帶到雲天集團。

    七點過幾分的時候,葉飛就已經出現在了陳怡欣的別墅外。

    可倆女還沒起床,于是他就坐到了門前的台階上,靠在門上打起了盹。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門後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

    這個聲音幾乎微不可聞,但對身為殺手的葉飛來說,已經足夠了。

    葉飛知道倆女即將出門,于是立刻睜開眼楮站了起來。

    舉起手腕看了一下時間,剛好七點半。

    沒過幾秒,別墅的門就打開了,陳怡欣和秦嵐並肩走了出來,看到葉飛的那一剎,倆女都感覺有點驚訝。

    “葉飛,你很早就到了嗎?”陳怡欣問道。

    “也不算很早,也就半個小時。”葉飛笑了笑,說罷掃視了倆女一眼。

    倆女的眼袋都很重,葉飛當然知道原因,雲天集團即將面臨一場危難,她倆肯定是為了考慮應對之策才很晚才睡,又或者是徹夜未眠。

    聞听葉飛已經來了半個小時,陳怡欣就覺的有些不好意思。

    雖然江城市不會像北方城市那麼寒冷,但在這深秋的早晨,涼意還是很足。

    “對不起!讓你久等了!”陳怡欣對著葉飛報以一個歉意的微笑,抬腿就向保時捷走去。

    秦嵐雖然也有點驚訝葉飛來的這麼早,但態度卻和陳怡欣大相徑庭,沒有絲毫的關切之意。

    反而對葉飛翻了個白眼,好像是在說你活該,誰讓你來這麼早的。

    葉飛雖然看到了她的白眼,卻也懶得去和她一般見識。

    要是大清早的就和一個女人斗嘴,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添堵嗎?

    三人上了車,葉飛就發動車子離開了別墅,向雲天集團駛去。

    途中,車內氣氛顯得有點壓抑,沒有人率先打破沉默。

    陳怡欣眉頭緊緊蹙起,秦嵐的表情也很凝重,直至進入集團內部,倆女的表情依然未改。

    將她們送到了電梯前,葉飛就欲轉身離開,陳怡欣見到後不由愣了愣,問道︰“你要去哪里?”

    “司機班啊,有什麼問題嗎?”葉飛疑惑的問道。

    “不用去了,你和我上樓。”

    陳怡欣說罷伸手摁亮了電梯二十八樓的指示燈,等待電梯的過程中,依然蹙眉考著。

    葉飛眨巴了幾下眼楮,忽然明白過來,不由自嘲的笑了笑。

    如今已經是陳怡欣的貼身保鏢了,當然要留在她的身邊,還去司機班干什麼?

    見葉飛露出微笑,秦嵐便狠狠剜了他一眼,說道︰“集團有麻煩,你很開心嗎?”

    “呃……什麼意思?集團有麻煩,我也很著急,我怎麼會開心呢?”葉飛看著秦嵐,不明白她這話從何而來。

    “不開心?不開心你笑什麼?”說罷,秦嵐又狠狠剜了葉飛一眼。

    葉飛頓時一腦門的黑線,卻也懶得去和她爭辯,只是默默的搖了搖頭。

    目前雲天有難,秦嵐的心情肯定也不是很好,今天就大度一下,讓她一回。

    想起雲天的問題,葉飛這才想起自己手中的銀行卡,還沒有找到好辦法送出去。

    吳天龍今天要來辦理撤資的事情,自己必須要趕在他來雲天之前把這事辦好,要不然到時問題就嚴重了。

    四下掃視了一眼,當看見公司前台時,葉飛忽然眼前一亮,辦法終于有了。

    “陳總,我忽然想起我還有點事情需要馬上處理,要不你先上去,我稍後就來?”

    對著陳怡欣,葉飛就問了起來,說完卻怎麼也感覺不對味。

    為什麼自己現在淪落到這種地步,不管干什麼,都得先征詢別人的意見?

    “你又要去干嘛?”雖然問的是陳怡欣,但秦嵐卻立刻接下了他的話。

    葉飛的眉頭頓時鎖了起來,不過想想後還是給忍了,復又對著陳怡欣問道︰“陳總,我要出去一下,可以嗎?”

    “好的。”這次回答的是陳怡欣,不過陳怡欣正在思考雲天的事情,並沒在意葉飛前面說了什麼,只是隨口應了一聲。

    看著秦嵐,葉飛撇了撇嘴,掉轉身疾步離開。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