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許樂爸爸才是高人?

    隨著網絡上一陣轟動,網友們都興高采烈地用字幕聊了起來,話題自是離不開金瓶梅和水滸傳。

    今天這直播實在是太有意思,一波三折不說,誰能想到這麼正經的听證會,竟然出現一本小黃文直接秒殺全場啊。

    听證會在走了一些過場之後就草草結束,市文聯的範主席從旁听席上站起來過去,沉著臉看了馮嬌半天,才笑著連說了三聲好︰

    “好好好馮委員果然是厲害啊,沒想到我也會有今天,我都忘記了你有同學在喜馬拉雅廣播,也忘記你是最擅長布局宣傳,真是令人想不到啊。”

    他原本一直以為是阮局長在後面扶持許樂這個小孩呢

    可原來一直在背後興風作浪的人,竟是他們文聯內部的人,這個馮嬌,才是這件事的幕後操盤者。

    這听證會也是馮嬌攛掇他開的

    經過這個場合,水滸傳這本極傳統的,可算是一舉成名了,不僅僅是在商業宣傳上,更是讓這麼多文聯委員都坐在一起,欣賞了這部大作,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今年的萌芽文學獎只怕是少了不這本大作。

    馮嬌低頭恭敬地應道︰“範主席言重,我也只是根據證據說話罷了,沒想針對誰。”

    範彬收斂笑容,不悅地道︰“馮委員,你這是何必呢,難道你抬舉出許樂這個孩子,就能讓他成為蔣妙可一樣,成為你們知音出版社的搖錢樹嗎?”

    馮嬌低頭沒答,算是默認。

    範彬只是笑了笑,沒道別,就帶著文聯眾人離開,其他的文聯委員也都對馮嬌投來復雜的目光。

    誰能想到,馮嬌竟然臨時倒戈,投靠了教育局方面。

    劉校長和沈書記和滿臉復雜的盧老師握手祝賀時,馮嬌則牽起了許樂的手,笑道︰

    “小樂,我帶你見見阮局長。”

    兩人來到阮局長面前,馮嬌問好道︰

    “阮局長,久違了,沒想到今天您會親自來,您應該對這個結果並不失望吧。”

    澄清了許樂,自然也就證明了阮局長父女的聲譽,這對這位即將上任的教育局局長,是再好不過的結局了。

    “今天馮委員的手腕,真是令我大開眼界。”阮局長嘴上說著佩服,可語氣卻異常冷淡︰

    “你們這金瓶梅恐怕是過不了我們教育局的出版號審核。”

    “原本也不打算出版這書。”馮嬌滿是歉意地笑道︰

    “本來這書我也不想拿出來,覺得有損了許老先生的名譽,污了大眾的審美”

    許樂卻在旁輕聲道︰“馮姨,不需要自責,我爸爸說,讀金瓶梅而生憐憫心者,菩薩也;生畏懼心者,君子也;生歡喜心者,小人也;生效法心者,乃禽獸耳人心並不會因一部書而改變。”

    馮嬌听著許樂為她開脫的話,心下也頗為高興,這“許樂爸爸”還真是境界極高的人,說的話令人心暖,不像阮局長這樣假作清高。

    阮局長听許樂為自己曾祖父辯護,心中也暗暗欣賞,面上卻嚴厲訓誡道︰

    “你是阮依依的學生吧,小小年紀,不要學著權謀小道,愚弄他人,你曾祖父能寫出這樣曠世巨作,堪稱一代大師,你要好好珍惜,不可為了眼前利益,損了你曾祖父的名譽。”

    許樂知道阮局長不滿意自己和馮嬌這種陰謀家合作,借機宣傳,也不好作聲。

    畢竟借了阮局長的威名,狐假虎威了這麼久,被訓幾句也是理所應當。

    馮嬌卻輕笑道︰

    “阮局長,您這話我認為不對,許樂這孩子雖有稀世珍寶,奈何現今世人昏聵,不識無價瑰寶,所以他不得已要找我這樣的俗人沿街叫賣,要是人人都學著沽名釣譽,只求美名,卻無法傳播這本水滸這樣文學瑰寶的價值,那才是辱沒了先人的心血,阮局長你說是不是啊?”

    阮局長微微驚訝,好潑辣的女人,雖然覺得馮嬌欠了磊落,卻也無可指摘。

    而且馮嬌話語中,頗有揶揄他沽名釣譽,自命清高的味道,也令阮局長暗自警醒,點頭道︰

    “說得也有幾分道理,今天就當我給許老先生這水滸傳叫賣,也算是我這個搞教育的,為我國文化做點貢獻,你以後好自為之吧。”

    說著看了眼馮嬌,心想今天這麼一鬧,馮嬌和範彬這位市文聯主席翻臉,只怕他們知音出版社日子也不會好過吧。

    真不明白馮嬌為什麼會有這麼大膽子。

    看範主席走後,馮嬌就微笑地牽起許樂手笑道︰

    “小樂,你今天表現得不錯。”

    “多虧馮姨幫我才是。”許樂也笑道。

    “要謝就謝你爸爸,這些都是他安排得好。”馮嬌端然一笑,拉著許樂,過去跟劉校長沈書記說話。

    此時劉校長沈書記,都是紅光滿面,連夸馮嬌不愧是四小家長委員會主席,維護學校的聲譽不遺余力。

    這場危機過後,四小不但會在青江市學屆威望大增,內部也會團結一心。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沈書記卻是一頭霧水,他記得廣播站鬧矛盾時,許樂可和馮坤鬧得不愉快。

    馮嬌這才笑著解釋道︰“其實在那次誤會之後,許樂的爸爸就通過網絡聯系我,我們進行一些孩子教育上的溝通,許樂爸爸順便問了問許萬華先生多年前投稿的事,我這才回去查了一下,才偶然發現水滸傳這部大作,原來早在我們檔案庫中了。”

    說著摸了摸許樂的頭︰“許樂爸爸跟我溝通很多,我也認為水滸非常有藝術價值,所以跟學生會進行了一系列的合作。”

    “原來如此。”劉校長和沈書記都恍然大悟,當初都以為是阮局長操辦這一切,所以方導員和喜馬拉雅簽約時,他們都沒敢多干涉,沒想到事竟是這樣。

    劉校長也對許樂贊許道︰“許樂啊,沒想到你父親在國外工作這麼忙,還這麼關心你呢,你可不能辜負他的期望啊。”

    許樂在一旁笑著點頭,心里都笑抽了。

    什麼我爸啊,馮嬌哪里知道,她一直陌陌文字溝通的“許樂爸爸”,其實就是本小學生我啊

    他那個未過面的“爸爸”,根本沒有陌陌號,許樂用他的電話號碼實名注冊,然後用系統查出了他爸的手機驗證碼,然後用系統查到了馮嬌的“陌陌”號,開始聯系,並說了要保密,不要打電話溝通,只用陌陌聊。

    他以“許樂爸爸”的名義給馮嬌傳過去水滸傳金瓶梅的原著,商談合作。

    在馮嬌來學生會鬧事時,許樂就在旁觀察,發現馮嬌是個既有手腕,又有野心的職場女強人。

    這樣的人,只要給予她足夠多的利益,她就毫不猶豫地抓住,何況他原本就是四小家長委員會主席,許樂的未來藍圖至關重要的一環。

    而事情也和他預料的一樣,當這位知音出版社的總編,一看到水滸傳原稿,立馬就發覺其中驚人的商業潛力。

    所以很快就下決定與“許樂爸爸”精誠合作了。

    許樂需要出版社,和強大的宣發團隊,而馮嬌的出版社需要頂尖的文學作品,他們雙方可說是一拍即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