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我是全校的希望!

    “听證會馬上就要開始了,我只能這個距離拍攝,大家看,這里是就四小的會議廳,這里是青江市最好的小學之一,裝修真的是非常好啊,水友們,你們看那燈!奢華不奢華!?”

    斗魚主播黃飛紅低聲介紹周圍環境,只要不影響听證會的進行,拿手機拍攝直播,听證會並不禁止。

    此時剛剛是課間休息時間,四小學校內也是如臨大敵,各班的學生都聚集在窗口,看著對面辦公室樓討論︰

    “听說許樂馬上就要參加听證會了。”

    “真想去看啊~”

    “可惜我們要上課~”

    “別想了,就算不上課,你也進不去。”

    “快看~許樂在門口!”

    听到有人招呼,1,2學生們都不由擠到窗戶那邊,探頭看下去,只看會議大廳門口邊的大樹下,穿著校服的許樂,威風凜凜單手甩著溜溜球。

    只看燈光閃耀的溜溜球,隨著許樂高超的花式技術,在空中舞出各種酷炫的招數,宛如一把神兵般,飛舞地虎虎生威,背影看去殺氣騰騰!

    而向來嚴厲的盧老師也在身後,氣氛非常凝重,1,2年級的小孩子看著,不由童言童語地議論︰

    “听說小霸王向來心狠手辣,不是要殺人滅口吧?”

    “被告一出現,他肯定就會沖上去消滅他們的~”

    “哼!溜溜球打不傷人的……你們太幼稚了好不好~”

    “你懂什麼,看過《幽游白書》沒有,里面鈴駒用悠悠球,都打進暗黑比武大會決賽了!”

    “小霸王剛才涌動就是金蛇狂舞!威力最大絕招前十!”

    “哇~他還會原子裂變~!”

    “這些大人都不是好人,我支持小霸王去斬草除根~”

    “對反派就要趕盡殺絕~!”

    1,2年級的小孩們,都听過“小霸王”當初在學校里的都市傳說,加上這段時間又听《武松打虎》許樂的大出風頭,小霸王已經從校內的“恐怖大王',一躍成為四小的英雄,低年級小孩們紛紛都把他當了偶像。

    孩童們都不知道听證會是什麼,可都明白,是有壞人要來害“小霸王”了!

    漸漸1,2年級的小孩們都激動地嚷起來,想給四小“大哥大”小霸王助威!

    許樂正在無聊玩溜溜球呢,突然就听到對面教學樓有稚嫩的童音此起彼伏!

    “小霸王!用原子裂變!滅了他們!”

    “彎刀回旋~來個彎刀回旋,消滅他們!”

    “要殺人滅口,最好用流星飛諜!!”

    “一個都別放過,群滅了他們!”

    許樂目瞪口呆,他不過是玩個溜溜球,等听證會開始,這是發生了什麼事?

    殺人滅口……小朋友們,你們怎會誤會我這種的實力啊!

    叔叔我真的只是在玩溜溜球啊……

    校友們你們還不拿手機拍下來,放上“快手”,標題取個“我們全校的希望”,光在這里瞎吼什麼啊-_-

    許樂無語時,卻見一行人過來,看到其中一人,不由心中歡喜,靠山靠山你果然來了~~

    五年3班的學生們也都從3樓探頭往下望著,無論是甦柔,小毛,小明,還是看不慣許樂的人,都為自己的同學擔心,就連馮坤都有些惴惴不安。

    畢竟馮坤再不喜歡許樂,他也是五年3班的班長,如果真出什麼事,也會間接影響他。

    這堂課的老師阮依依,並沒有阻止自己的學生看熱鬧,因為她也走道窗口在看。

    對面辦公樓門口,受邀旁听的人也開始陸續入場,四小的劉校長,沈書記都在其中。

    “啊!?”阮依依看到個熟悉的身影,忍不住捂嘴輕呼起來,學生們都望著她問道︰

    “阮老師,你看到什麼熟人了?”

    “您認識當中的誰啊~”

    阮依依張著小嘴,輕輕道︰“那是市文聯的範主席啊,沒想到他也來了。”

    眾小朋友們听著都是“哇”了一聲,雖然大部分都不知道文聯主席是干什麼的,卻也知道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阮依依卻是心亂如麻,倒不是因為看到了範主席,而是看到自己的父親阮良田。

    老爸怎麼來了……

    看來這事沒她認為的這麼簡單啊,文聯和市教育局似乎都很關心這件事啊。

    “班長,那邊那個阿姨好像是你媽啊~!?”突然小毛嚷了一聲,指著入場的證人團隊伍。

    阮依依也循著小毛的手指看去,卻看那群領導模樣的人中唯獨有一女性格外顯眼。

    只看女領導氣質端正,濃眉大眼嘴角含媚,柔美的劉海從額前梳過,氣質極是優雅溫婉。

    再仔細端詳,就看到她那巧薄嘴唇卻美艷中透著股凌厲,從容不迫里透著一種看穿一切的透徹勁兒,含威不露。

    馮坤頓時色變,她媽怎麼今天來了,還化妝了?只有在重要的日子他媽才打扮成這樣啊。

    阮依依輕呼道︰“馮坤媽媽好像也是文聯委員?”

    小毛頓時氣憤道︰“馮坤,你怎麼讓你媽媽來刁難咱們許隊長?你可是咱們班長!”

    “馮坤,你媽媽是我們家長委員會主席,她來許樂還不被嚇死。”甦柔都急了。

    “班長,你也太過份了,你不喜歡許樂也不能這麼對他啊。”小明恨恨道。

    被眾人責備,馮坤也是心中慌亂無比,他媽參與今天的听證會,他根本不知情啊~

    只看大樹下的許樂輕輕低頭,跟那群人行禮,心里暗道,靠山你好~阮局長也往他這邊望了一眼。

    會議大廳里,文聯和教育局各方人士都坐下了,而幾個報社和電視台的記者,看著市文聯主席範彬和市教育局阮局長都出席了,都開始竊竊私語。

    “看來文聯和教育局都對這個四小的小神童很上心啊。”

    “那可不是,這個許樂最近一直壓著蔣妙可,文聯方面肯定是很著急了,範斌的青春出版社就是靠著蔣妙可盈利的。”

    “這個阮局長膽子倒是大,這事明明就牽扯他,換別人脫身都來不及了,他卻偏偏親自來旁听。”

    “這叫身正不怕影子斜,我看阮局長靠譜。”

    劉校長等人都進入旁听席,紛紛和阮局長打招呼。

    “都坐吧,我也只是來旁听一下。”阮局長和氣地招呼眾人。

    劉校長主動過去問好,低聲道︰“阮局長,您放心,我們已經準備好了,咱們小喇叭廣播絕對沒問題。”

    說著把他們準備好的說辭,什麼許樂曾祖父的民間故事,以及許樂的過目不忘雲雲,給阮局長解釋一遍,他們已經編排的天衣無縫。

    就算明知道許樂背後是您女兒代筆,也沒人能證實。

    阮局長听著沒言語,想了一下,突然問劉校長道︰

    “為什麼你認為這個听證會,文聯會指控許樂背後有代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