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通緝

    “你還說呢,明明是你不會突然就闖了進來,還用那種方式要我配合,簡直就是亂來”

    尤莉一邊駕車,一邊半開玩笑地抱怨著甦烈昨天的行為,而甦烈則是一直在說著昨天那些有趣的場景,完全看不出這兩人剛剛被莉莉和白雅妍狠狠訓過一頓

    “我那叫急中生智,看著你被脅迫,我也挺不是滋味”

    甦烈回想起昨日的那一幕,如果他沒有當機立斷,恐怕事件之後更進一步升級,從而導致無法挽回的災難結果,當然甦烈是這麼安慰自己的,但是事實呢?甦尹茹的半途插手直接使得整件事復雜化,而後她更是取走了那本煉金書中所附加的力量,接著直接突破防衛離開,而因為她將防衛圈撕開了一個口子,又讓煉金術師和人造人克里薇兒順利逃走,其實這個事件里,除了沃倫的被殺,他們是什麼結果都沒得到。甦烈有著隱隱的預感,這些人很快就會和他再次踫面

    不過在此之前,他就已經遇到足夠麻煩的問題了

    “甦烈,我們懷疑你和這次的校園襲擊有關系,所以請你配合調查”

    “調查?”

    甦烈再清楚不過了,什麼調查,其實就是拘禁和審查,學院的專業科,拷問科,擅長一切拷問和審問的手段,而在這個科室的頂峰人物,拓跋陵赫,更是十分可怕的存在,熟知心理學,生物學,毒理學還有醫學和歷史,可以說,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部活著的拷問詞典

    “對了對了,還有之前的炸彈襲擊、都市危機、以及發生在神聖羅馬帝國的這次柴什當家被殺案,也麻煩你一並交代了吧”

    拓跋陵赫一臉虎視眈眈地看著甦烈。很可怕,這是甦烈從他那張毫無表情的臉上所能感受到的唯一情感,雖然當初被妤能威脅了不下十余次,但是,眼前的這個男人,讓甦烈感到的卻是那種不同的感覺

    “沒事,甦烈,你配合一下吧,不過他要是敢做什麼過分的……”

    尤莉說著,忽然就轉成血紅的眸子斜眼瞥視著拓跋陵赫

    “你放心,我會把時間當成倍數,一點不少地還回去,當然是用秒來計算”

    “哦吼,真可怕,不好意思了,尤莉大小姐,雖然我不介意你的威脅,但是你也和這些事情脫不了干系,所以也請……”

    拓跋陵赫說著就示意了一下身邊的兩個特工,他們手持著鎖鏈,當然是為了要捆住尤莉

    “你放心,我會好好待你的,以最“和善”的方式”

    和善?甦烈內心閃過一絲不屑的笑,眼前的這個人會用溫柔的方式麼?可笑!他雖然是這麼說的,但是那眼中閃過的淫猥的神色,僅僅是一個瞬間,就讓甦烈想要摳出他的眼珠,再狠狠地摔在地上踩碎了。然而甦烈沒有這麼做,一方面,無論甦烈和尤莉背後的家族勢力多大,他們都是這個學校的學生,雖然在這里把這個男人挫骨揚灰就是眨眼間的事情,但是這也意味著與學校決裂,而學校的整個人脈網是這兩個家族絕對惹不起的;而另一方面就是,甦烈可以接受自己被拷打被折磨,可如果尤莉真的被這個男人做了什麼的話,那麼,不用自己出手,體內的妤能也會在一瞬間爆發吧,掌握世間一切的她不可能不知道

    (你不會真的打算什麼也不做吧,干點什麼!)

    妤能的呵斥在甦烈的腦海中響起,而同時,也浮現出來甦烈之前虛擬世界的另一種用法,而且對于目前狀況來說,真的是在合適不過了

    “抱歉了,尤莉”

    甦烈說著,便馬上摟住尤莉,只是和日常的不同,尤莉與甦烈貼住的部分則一點點消失,宛如被什麼吞噬一般。而在場的人都看得從內心生出寒意

    “真是美味!”

    僅僅是片刻的時間,尤莉就消失在甦烈的懷抱里,而他還故作姿態似的擦了一下嘴角,這一下讓人更多了一分懼怕

    “你!”

    拓跋陵赫的臉色終于發生了變化,變得吃驚而又不甘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你以為我會讓你得逞麼?”

    甦烈仿佛是勝利一下地笑笑,當然面對他的則是拓跋陵赫那嫉妒到變形的臉

    “呵,我會讓你知道,我們拷問科的特殊招待的?”

    “你在說什麼啊?我有說過讓你抓捕嗎?”

    甦烈一邊說著,一邊消去自己的身形,看來從一開始甦烈就想好了,根本不會留一絲機會給他們來拷問自己和尤莉

    “喂,阻止他!快點阻止他!”

    甦烈的臉上盡是嘲笑,不屑地嘲諷著拓跋陵赫的行動,最終,在所有執行者的包圍中,連最後的一部分——甦烈的臉都完全消失,不留一點痕跡

    另一側的虛擬世界里,其實這個完完全全都是水的世界也是甦烈的心境,所以妤能也同樣在這個世界中,還有就是剛才一臉懵地被轉移到這里的尤莉

    “唷,歡迎來到(這就是)……我們的世界”

    甦烈和妤能異口同聲地說道,然後馬上就布置起這個什麼都沒有的水世界

    “什麼意思“

    尤莉看著周圍和剛剛的風景完全不不同,再加上甦烈和妤能這麼一說,更加疑惑了

    “怎麼解釋呢“

    甦烈有些疑惑地看了看身邊的妤能,而她自然也知道甦烈在想什麼,所以無奈地嘆了口氣後,開始解釋

    “平行宇宙你總知道吧,不過,這個空間倒是沒有那麼地高深,應該說是異空間,你可以理解為結界魔法,也可以看作是超能力的一種“

    妤能仿佛為了方便尤莉理解,還特地將天空的一部分透明化,而展現出來的,不是現實中的天空,也不是宇宙,雖然以尤莉和甦烈的視角看起來什麼都沒有,但是,他們倆也明確感受到了,那里存在著什麼,一定要賦予一個概念的話,就是“有“,那里存在著他們沒辦法理解的事物

    但,只是片刻,妤能就撤銷了透明化,天空再度變成他們熟悉的樣子

    “那個才是這里的真面目,說到底,這里也不過就是這個巨大維度的一部分而已“

    雖然尤莉听著妤能的話,看著妤能存在于這里,但是,她越來越覺得自己看不清這個存在了,她開始疑惑,妤能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而對于現在的世界,她又是如何看待的呢

    “不要試圖這麼做!!“

    妤能忽然就來到尤莉面前,然後彎起食指後,重重地彈了一下她的額頭

    “不要試圖來理解我是什麼樣的存在,不然你會瘋的“

    而在一旁看著的甦烈則是臉上大寫的疑惑

    “嗯哼發生了什麼“

    “看吧,向他那樣迷迷糊糊,只求安穩度日不是也挺好“

    妤能指了指在一旁的甦烈,而眼楮則是一點不變地盯著尤莉,接著,她們不知道為什麼就突然笑了起來,而甦烈則還是一臉疑惑,因為根本沒人給他解釋,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情,如果尤莉就這麼自然地去思考妤能的事情,那麼她很快就會察覺到一件可怕的事情,當然,不用想會瘋的

    “問題是我們下一步應該怎麼辦呢“

    尤莉看著這倆人樂呵的搭建著城堡,而自己則是不知所措,他們現在是堂而皇之地在應該緝捕他們的人面逃走了,換句話說,就是逃犯。一想到這,尤莉又多了幾分愁緒,要說妤能不受這個世界的法律限制也就罷了,偏偏甦烈也這麼隨性,他到底知不知道現在到底若惹了多大的事情啊

    “反正這里的時間流速和外面不一樣,慢慢考慮唄“

    妤能很自然地就回了一句,然後繼續用那神奇的方式,在這無垠的水面上搭建著城堡,而她還用肩頂了頂甦烈,這種細節並沒有逃過尤莉的動態視力

    果不其然,甦烈喝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飲料,走到尤莉身邊,又忽地遞給尤莉一瓶飲料

    “你知道的,我不喝的“

    尤莉雖然婉言拒絕,可是,甦烈還是執意要讓她喝一點,尤莉是在拗不過他,便接過瓶子,擰開蓋子喝了一口。可是尤莉一喝就立刻察覺到了不對勁,這個飲料雖然嘗起來和普通白水一樣,但是為什麼她卻覺得和血的感覺一樣,這點實在讓她有些弄不明白

    “烈,這個飲料是怎麼回事“

    “不是我弄的,是妤能“

    甦烈說著看向正在搭建城堡的妤能,整個城堡已經搭建好得七七八八,而且,這並不是尤莉的錯覺,搭建的速度,因為妤能一個的操作,反而比剛才兩人建造的速度快多了

    “好像比剛剛和你一起搭建的時候快了許多

    “不要說得這麼傷人好麼“

    不知道為什麼,尤莉這麼一說,甦烈的話听上去仿佛是他深受打擊

    “事實如此,你在的時候就是礙手礙腳“

    妤能忽然就出現在甦烈身邊,讓尤莉吃了一驚

    “妤能,你不是剛剛還在……“

    尤莉說著看向城堡那側,沒想到城堡已經建造完畢,那速度之快,讓尤莉都不由得有些吃驚

    “造完了,你們就體驗一下吧“

    妤能說著,不知用了什麼能力就讓城堡的大門打開,而甦烈則是毫不遲疑地就進入了城堡,這也是因為這里是他心境的關系,自然不會有什麼問題,而第一次到這里的尤莉還是有些猶豫,還有就是有些疑惑想要問清楚,而首先的問題,就是這個飲料

    “妤能,這個飲料是怎麼回事“

    尤莉拿著手中的飲料瓶看向妤能,期待著妤能的解釋

    “不是什麼特殊的東西,只是魔素而已“

    “魔素“

    “當然了,看來你是真不知道。吸血鬼不能靠自身產生魔素,所以必須要吸食血液來維持生命,所以呢,給你直接喂魔素就可以了,這樣你也可以撐一段時間“

    “哦哦“

    尤莉連連點頭,可馬上她就注意到一點不對勁

    “我沒問題了,那甦烈怎麼辦“

    在尤莉的印象中,甦烈還是那個人類,只是有一點超能力的人類,所以現在雖然解決了尤莉自己的生存問題,但是甦烈應該怎麼辦卻是尤莉所關心的

    “那個笨蛋啊“

    不知道為什麼,妤能忽然就用這種稱呼,但是沒等尤莉提問,妤能接著解釋

    “這個家伙笨得要死,他其實早就已經脫離了人類的範疇,卻還傻乎乎地做著人類的行為“

    “我還是不明白“

    尤莉繼續表達著自己的疑惑,脫離人類範疇,那是什麼意思

    “哎呀,他現在就是高次元能量體,本身就是純能量的存在,連接著一個純能量的宇宙“

    妤能邊說邊拉著尤莉進入了這個城堡,可是一進入城堡,尤莉就覺得奇怪了,至于原因嘛,她看到的城堡,和想象之中的大小一樣,可是,在她的內心,有種違和感好強烈,如鯁在喉,想說卻說不出來

    “要是想去什麼房間的話,一定要先想好要到哪里再開門”

    妤能在一側提醒著,然後就自行打開了一扇門然後徑自走了進去,然後打了個哈欠

    “我先去休息了”

    看著妤能就這樣打著哈欠,關上了門。沒錯,這就是尤莉的違和感,她為了確認自己的想法,轉而環視了周圍,無一例外,所有的門都是關上的,這是不應該的情況,尤其是在這個布置成城堡大廳的房間,把所有的門都關上……連設置了門都是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情

    但想了想,這也許是妤能的設置吧,所以尤莉也沒有繼續細想,而是按照自己的習慣,來到二層,按照妤能所說的,想著去到臥室便打開了門,而讓她吃驚的,則是打開門出現的就是一間臥室,只不過,這是甦烈的臥室,至于尤莉為什麼知道,那麼當然就是因為甦烈此刻正躺在床上悠閑看書,看著甦烈這樣,尤莉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一絲火氣沖上心頭

    “你就打算這麼躲著麼?”

    “不然呢?沒什麼辦法吧”

    “算了算了,我還是找自己熟悉的情報販子吧”

    “嗯哼?”

    “她的代號是‘循環之音’,據說沒有她不知道的情報”

    听到這的甦烈馬上就從床上蹦了起來,而手中的書則不知消失到哪里去了

    “那麼到哪里去找她?”

    “這倒不難,還記得丹特麗安那次的大樓麼?她平時就在附近不遠的一家咖啡店里”

    甦烈說著便從椅背上拿起風衣套在身上

    “走吧”

    “等等,至少要喬裝一下……”

    尤莉的話隨著風衣的下落而停止,因為在他眼前的,甦烈,此刻變成了褐色長發的男子

    “嗯?”

    察覺到尤莉異樣目光的甦烈走到尤莉身邊,慢慢將手放在她的兩側

    “你喜歡什麼樣的發色?金色?紫色?還是紅色?嘛~就自說自話調成粉色吧,順便服裝也變一下吧”

    僅僅是一瞬間,甦烈的手只是輕撫在尤莉的頭發上,便將尤莉的發色和服裝全部做了調整,尤莉看著這些又有些吃驚了,最最吃驚的,其實就是關于甦烈,在短短的幾周里,突然就變成多種能力的專家這一點

    “你會的還真多”

    “這不算什麼,只是對原子層面進行調整和分子重組這種能力”

    甦烈說著便在房間內點開了一扇傳送門,和尤莉一起走了進去

    轉而,甦烈和尤莉則是出現在甦烈最初的那個出租屋內

    “沒想到是這里啊”

    尤莉環顧四周,只是她沒想到的是,這間房和她第一次來的時候一模一樣,而且也絲毫沒有因為無人居住而應該堆積的灰塵

    “因為這里是甦烈停留時間最長的地方,自然了啊”

    妤能一手枕著枕頭,一手打了個哈欠,然後又忽地消失了

    “真是隨便啊~”

    甦烈無奈地嘆了口氣,然後便看了看尤莉

    “知道了,我帶路”

    尤莉拿出手機,正打算查看地圖,但是甦烈馬上就阻止了她

    “你上網的話,會被查到地址的吧,我大哥的速度可是在片刻的功夫就可以從市里的國安大廈到這里”

    而尤莉則是略顯得意,將手機屏幕亮給甦烈

    “這是……圖靈?”

    “沒錯,即使是現在圖靈也還在運作著,他本身就不是在我的光子計算機內,一直都在網上為我搜集情報和掩護工作”

    這一次甦烈才知道了,圖靈的真正意義,對于一個可以可以在中高階層活躍的情報特工,圖靈在網絡上的活動恰好彌補了尤莉時間上的不足,這才是圖靈的工作,情報收束

    而就在甦烈反應過來的這段時間內,尤莉則已經安排出了最佳的路線

    “好了,走吧”

    兩人走著圖靈規劃好的路程,以最短時間便來到了咖啡廳,而一進咖啡廳,他們倆就看到在窗邊的桌子上擺著三杯咖啡,而一旁坐著一個少女,所以尤莉和甦烈則十分自然地就來到那個桌子旁坐下了

    “好久不見,普蕾拉蒂”

    而少女也十分自然地和倆人打招呼

    “唷,比妾身想象中要來得快呢,不過你這次帶了新伙伴,他……”

    普蕾拉蒂看了眼甦烈,怎麼說從眼神中看得出有小小地吃驚了一下,但是馬上就回歸平靜

    “稍稍吃驚了一點,怎麼你們有事找我?”

    “當然是了,至于這次的收費……可能我要後面才能支付了”

    尤莉說著面露愧色,畢竟每一次都是當場支付,說到底普蕾拉蒂是情報販子,所以不能賒賬也很正常,但是這次她的回答卻讓尤莉小小地吃了一驚

    “沒問題,畢竟我也得到了不錯的回禮,今天一天都可以免費”

    但是普蕾拉蒂馬上又改了個口

    “不對,考慮時間的話,還是7個小時吧”

    “7小時嗎?反正我們在這里最多逗留十五分鐘,也沒差啦”

    “不不不,差得多了,說吧什麼問題?”

    甦烈喝了口咖啡

    “長話短說,就是我為什麼會被懷疑和學院襲擊扯上關系?”

    “因為你確實出現在那里,不過不是本人,你應該知道吧,變形者(shape-shifter)”

    甦烈听到以後便嘆了口氣,確實這是的的確確可能的事情,除此之外還有超能力者或者魔法生物、克隆人等等,所以也毫不例外

    “第二個問題,我的妹妹,甦尹茹現在在哪里?”

    “很遺憾,這個我也不知道,至于原因,和你的情況一樣”

    甦烈听到這個回答,便瞬間理解了尤莉對普蕾拉蒂的稱贊,同時也知道了,尹茹現在的狀態和自己一樣,多半也是和妤能同等級的存在融合了吧,想到這,甦烈的內心也有了些動搖。但既然如此,在這個陷害中,尹茹究竟在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呢?甦烈忽地想到這點,不由得神色凝重

    “還有什麼問題麼?看來我的時間沒那麼多了……”

    普蕾拉蒂一成不變地看著兩人,什麼也不做,只是觀察著二人的反應,然後見甦烈正在沉思,便自己主動開口了

    “甦烈,我大概可以想到你現在因為有了白帝模式而無所顧忌,但是,請你記住——“白帝不沾血”,不然的話……”

    普蕾拉蒂十分嚴肅地對甦烈警告道,而甦烈雖然疑惑,但在這樣的氣場下也沒有多說什麼,畢竟這個模式的力量自己也不甚了解,所以听別人的意見也不壞。而見氣氛這麼沉重,尤莉則適時提問

    “那我的母親她們怎麼樣了”

    “她們沒什麼事,現在由鬼族的公主帶到新鬼城去了”

    普蕾拉蒂看著尤莉舒了口氣了樣子,又追加了幾句

    “在新鬼城的話,如果貿然出手那就是種族和國家級的紛爭了,所以那邊暫時安全,可你們嘛……”

    普蕾拉蒂說著就指了指門口的方向,而站在那里的不是別人,是在座三人都認識的甦沐寒和瑤,看到這兩人的出現,甦烈和尤莉便很自然地從椅子上起身,站到桌邊,還很自然地打招呼

    “喲,好久不見了呢,大哥”

    雖然甦烈的用詞並無不妥,但是語氣中確實一種所有人都能察覺出的寒意,不過這也可想而知,畢竟現在兩人是敵對關系。甦沐寒則是一言不發,而是以最簡單的方式,甦沐寒一瞬間以極快的速度瞬移到甦烈背後企圖立刻制服他,可下一刻,甦沐寒就愣住了,因為甦烈此刻的氣場和剛才判若兩人,當然這個氣場也震住了試圖制服尤莉的瑤

    “沒錯,我記得我們家有一個世世代代轉生的存在,沒想到你就是這代的轉生者啊”

    “所以說,大哥你確定要阻攔我們嗎?拿這個城市的所有人的命當賭注來追捕我們?”

    甦烈如是說道,表情則是十分平靜,而尤莉這也是面不改色,因為她多半猜到了,甦烈也不過就是威脅而已,何況甦沐寒只是速度的超能力者,甦烈和他對打的話,根本不至于會毀掉這座城市

    只是甦沐寒可不這麼想,他曾經听過轉生者的可怕能力,殲滅一個部隊、超遠程暗殺,抹掉一個人物的存在,這些都是輕而易舉也是確確實實發生過的事情,那麼要如何更加安全地對付眼前自己的弟弟則是一個十分困難的問題,他開始煩惱了,這些自己根本沒有把握完美解決,再有甦烈的威脅,那個眼神是認真的。忽地甦沐寒感覺自己的背後被拍了一下,只不過是那樣的輕,輕到可以被忽略的程度

    “二哥才不會那樣呢,他可是個過分溫柔的人呢,不是嗎,大哥?”

    說這話的,毫無疑問地是出現在這個咖啡廳的第三批人,而為首的,當然就是甦尹茹。

    瑤則是在一旁吃驚地看著出現在這里的黑發少女,再怎麼說她現在可是避開了兩個職業特工的氣息感知,還十分自然地拍了一下甦沐寒的背,而這種行為即使是在科室內,都沒有幾個人可以做到,不過既然甦烈都已經是常識外的怪物了,那麼再來個怪物的妹妹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不知道為什麼瑤忽然就認同的這種想法,只是她卻沒有想到甦沐寒此刻忽然痛苦地捂住胸口,然後漸漸地倒地,而盡管這樣,她還是馬上就扶起了甦沐寒,然後厲聲質問甦尹茹

    “你做了什麼!”

    “哈?做了什麼?只是把我大哥的心髒給停跳了,呀,不好不好,要是四分鐘內不能救回來,那就真的死了呢”

    “你是認真的吧?”

    甦烈看著自己的妹妹,那身上抑制不住的黑色氣場不停地從周身散溢出來,只是這黑色氣息中滿是不祥和恐懼

    “你們!”

    瑤立刻就抱起甦沐寒快速趕往醫院,當然三人也不會阻攔他們。直到確認瑤完全離開,這緊張的氣氛才漸漸緩解下來

    “真的是好久不見了呢,甦烈哥哥,還有尤莉姐”

    甦尹茹十分恭敬地向兩人打招呼,而甦烈則是稍稍用力捶了一下尹茹的頭

    “你還真是干得出啊,要是大哥死了怎麼辦?”

    “沒事啊,他的話,就算停跳一小時都沒關系,耐打這點大概是他唯一的優勢吧”

    甦烈無奈地搖了搖頭,然後又打量了一下尹茹,剛剛那些黑色氣息已經消失全無了,不過這次尹茹的主動接觸必定是有原因的

    “那麼你怎麼主動來找我了啊?不會只是單純的幫助陷入困境的哥哥吧?”

    “嗯~你要是那麼理解的話,對我比較有利呢”

    尹茹故作一副沉思的樣子,不過這種行為對甦烈和尤莉並沒有什麼意義

    “來談交易吧,哥哥,順利的話,你可以擺脫各種各樣的麻煩哦”

    懶了一個月之後,我繼續開始更新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