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6章 死太監

    第1366章 死太監

    頓時,甦曉冉這輛經過防彈改裝的車輛就拋錨了。這車防彈是不錯,但可不防巨石的轟擊。

    “該死!”女保鏢罵了一句道︰“這些家伙是想要把我們困在這里。”

    車輛拋錨之後,剛才解決了甦曉冉保鏢的幾個黑影才現身了。

    一共有三個人,四五十歲左右的年紀,穿著模樣古怪的長袍,頭上留著金錢鼠尾辮,右手還握著一柄彎刀。

    這種裝束,甦曉冉也只是在電視劇當中看過。

    看到這三人之後,甦曉冉沒由來的產生了一股寒意。

    而她身邊的女保鏢則瞪大了雙眼道︰“王德發?就憑幾把刀就將咱們黑水雇佣兵團的一對精銳保安給干掉了!”

    很顯然,這位女保鏢被毀三觀了。

    “甦小姐,還請你跟我們走一趟吧!”

    走在最前面的一個怪胎,用奸細的聲音,對著車內的甦曉冉說道。

    甦曉冉听到這聲音,不由自主的就聯想到了一個已經絕種的職業……太監。

    女保鏢咬著牙齒大喝一聲︰“做你們的夢去吧!你們這些怪胎!”

    說著她就拉開了車窗,對著三人進行了射擊。

    “紓 br />
    震耳欲聾的槍聲響起,子彈直接朝著三人飛了過去。

    可是令人驚訝的是,這三人抬起手中的彎刀,準確的磕飛了女保鏢打出來的子彈。

    甚至有一個人如同鬼魅一般靠近了車窗,一刀就將女保鏢的一條手臂給砍了下來。

    “啊啊啊啊!”女保鏢捂著斷臂慘叫起來。

    “蜜兒!”

    甦曉冉心中一驚,立即朝著車窗窗口開槍。

    但是都被那個詭異的家伙輕松的閃了過去,連他身上的衣服都沒有踫到一下。

    “請不要再做無謂的掙扎了!”

    另外一個死太監出現在了甦曉冉另外一邊車窗,貼著車窗淡淡的說道。

    “這到底是哪來的死太監!老娘這是穿越了麼!”甦曉冉在心中說道,同時也在埋怨蕭然,怎麼還沒有趕過來。

    甦曉冉讓自己冷靜了下來,將保鏢蜜兒的手臂包扎好之後,才對著三個死太監說道︰“誰讓你們來抓我的?”

    “咱家不敢說,也不敢問!只是想要請甦小姐隨我們去一趟燕京。”太監面無表情躬身說道。

    “你……好吧!我跟你們走!”甦曉冉無奈扔掉了槍,從車上走了下來。

    就在三個死太監放松警惕的一剎那,甦曉冉不知道從哪里又摸出了一柄手槍,對著自己最近的一個太監連開數槍︰“想抓老娘,你們省省吧!”

    可惜甦曉冉還沒來得及將手中手槍的彈夾打光,就感覺手臂一疼,接著整個人被按在了車尾箱上,根本就動彈不得了。

    “甦小姐,請不要讓我們做奴才的難做!”

    為首的太監眼中閃過一絲寒光,臉上掛著虛假的笑容說道。

    正當甦曉冉準備破口大罵,來表決自己的決心的時候,忽然听到遠處有引擎聲響了起來,而且聲音還在不斷的變大。

    為首的太監頓時臉色一變,用尖利的聲音對著身邊的一個銅板大聲的喊道︰“小心!”

    為首的太監反應已經夠快了,但是還是慢了一步。

    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一輛黑色的小車就像是一頭蠻牛一般的沖了過來,頓時將一個太監給撞飛了出去。

    落地之後掙扎了兩下,就已經沒有了生息。

    疾馳而來的車輛的車頭已經眼中變形了,這時車門打開,蕭然才從車輛當中走了出來。

    剛才的撞擊讓他也是一陣頭暈眼花。

    趁著這個機會,為首的太監動手了。

    他手中模樣古怪的彎刀直接朝著蕭然的脖子砍了過去,憑著這柄彎刀的鋒利程度,能夠一下將人的腦袋給斬下來。

    “滾開!”

    蕭然怒喝一聲,聲音帶著幾分龍鳴之音,立即讓沖過來的太監愣了一瞬間。

    也就是這一瞬間,就足夠讓蕭然一腳將其給踹飛了出去。

    “死鬼!你干脆過年再來好了!”甦曉冉極其彪悍的朝著蕭然吼了一句。

    蕭然笑著說道︰“放心,我這不是已經來了麼!”

    說著蕭然將目光放到了剩下的兩個太監身上。

    “喲,這是什麼造型啊!還挺別致啊!”蕭然看清楚兩個太監的造型之後,有些驚訝的說道。

    甦曉冉在一旁咬牙切齒的說道︰“這兩個該死的太監!”

    “太監?我終于是見到活的了!”蕭然吃驚的看著兩個太監說道。

    兩個太監被這一男一女的瘋狂嘲諷,也有些坐不住了,兩人從兩個方向朝著蕭然包抄了過來。

    面對他們手中鋒利的彎刀,蕭然當然不會傻到用手去接,仗著手長腳長的優勢,再次一腳踹了出去。

    為首的太監顯然是吃過蕭然的虧了,這次沒有沖的太猛。見到蕭然一腳踹了過來,太監竟然靈巧的在空中一個轉體,手中的彎刀朝著蕭然的腳抹了過來。

    這一刀,顯然是想挑了蕭然的腳筋。

    而蕭然似乎早就料到對方會變招一般,一腳踹出去之後,忽然整個人騰空而起,又是一腳準確的踢在了太監的彎刀上。

    這一腳,直接將太監手中的彎刀給踢的高高的飛了起來。

    而這時,另外一個太監從側面沖了過來,直接一刀朝著蕭然的背部斬下。

    “嘶啦!”

    蕭然的衣服被這一刀直接斬開,皮肉也以一種夸張的方式翻卷起來。

    “死!”

    疼痛越發的刺激了蕭然的凶性,不顧手上的疼痛一把抓住了太監的彎刀,另外一只手臨空接住被踢飛的彎刀,一刀斬下。

    這個偷襲蕭然的太監頓時就被蕭然一刀從中間刨開,當場死于非命。

    拼著挨上一刀,再斬一名接近宗師的強者,蕭然覺得這個買賣一點也不虧。

    為首的太監看到這個情況,轉身就想逃跑。

    可惜蕭然不會給他這個機會了,手中兩柄彎刀在他手中如同活了過來一般,直接被他用特殊的手法投擲了出去。

    太監首領听見身後有破空聲傳來,立即低下了腦袋,才免于被斬首的危險。

    可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兩柄彎刀在空中踫撞了一下,接著以更快的速度倒飛了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