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挑事的來了

    第115章 挑事的來了

    “我們覺得就是雙D姐。因為每次和海星的人沖突,她都壓著咱們,脫咱們的後腿,而且我們還有兄弟見過她和海星的人偷偷見過面。”兩個保安小聲地說著。

    “哦。”蕭然笑了,點了點頭。

    “然哥,這話我們可就是跟你這麼一說,你可別把我們給賣了。”那兩個保安當即又道。

    “放心,我蕭然不是出賣兄弟的人。”

    蕭然隨即拍了拍兩人肩膀,安慰了一句,便沉思起來。

    如果那甦曉冉是和海星那邊串通在一起,那麼之前甦曉冉那奇怪的勾引舉動,或許就能解釋的通了。

    而蕭然正想著,突然,他的電話就響了。

    “然,然哥,不好了,有人在深藍搗亂,你快回來啊!”電話里傳來了一個保安急促的聲音。

    蕭然眉頭一皺,頓時起身,喊了聲,“陳平,我們走!”

    “好的,然哥!”

    陳平二話不說,吩咐了一個手下在這里結賬,就跟著蕭然他向深藍跑去。

    他們吃燒烤的地方離著深藍不遠,很快他們就到了深藍。

    深藍的大廳到了營業時間是最熱鬧的地方,每到了晚上就會有一群男男女女在舞池中央蹦著、歡呼著,不亦樂乎。

    勁爆的dj音樂,閃爍的霓虹燈,風情搖曳的舞姿,醉人的美酒,時尚的氛圍。

    然而此時,在深藍的大廳里那些惹人陶醉的任何一樣都沒有,有的只是那讓人駭懼的砸桌子敲椅子摔瓶子的刺耳雜音,還有就是人的怒吼聲。

    等蕭然他們進來時,就看到了一個卷頭發的男人正在大廳里面發飆。

    “ !”

    深藍的大廳里,卷毛男子用他粗大的雙臂正拎起一把椅子,就像是瘋了一樣地朝地上狠狠砸去。瞬間,把這把質量上好的實木椅子給砸散了架。

    “媽得!你們竟然敢把爺爺我惹毛了,那就別怪我不客氣!”那卷毛男子手握散了架的椅子腿,一臉猙獰地吼著。

    旁邊的服務員臉色都嚇白了,苦不堪言,他們都知道這家伙就是來鬧事的,什麼惹毛了都是理由。

    保安更是縮在一邊敢怒而不敢言,他們也知道這就是來鬧事的,而且他們也認識這個卷毛,知道這卷毛身後就是海星。

    所以,踫上這種事要是沒有個帶頭人,他們這些保安根本不敢動,個個都畏畏縮縮地不敢上了。

    而這時,在那卷毛的周圍,還有十來個拎著棍棒的惡徒,凶神惡煞的,目放寒光地掃視著周圍人,似乎一旦有誰不服氣,他們隨時就要可能撲上去打人的樣子。

    “麻痹的,沒有主事的出來是吧?”

    這時候,那卷毛男人這時又冷笑了一聲,隨即吼道︰“不出來,就給老子砸!砸到有人出頭為止!”

    這卷毛男子狠狠地說完,抬起手上的椅子腿,就 的一聲砸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

    而他旁邊的那些混混听到這話,立即也揮起手中的棍棒,就要開砸。

    “我看誰敢!”

    就在這時候,蕭然他們正好進來,陳平一看這場面,怒吼一聲,第一個沖了出來。

    別看他一只手受了傷,但絲毫不影響他的行動,身形極快地閃身就到了離他最近的一個混混面前,抬手奪下了對方手中的棍子,接著一腳就踢飛了對方。

    卷毛男的其他手下,一看這情況,頓時急了眼,就想上前圍攻陳平。

    “住手!”

    而這時卷毛男神色緊繃地揮手喊了一聲停,止住了他的小弟。

    “卷毛怪,你少在這里裝大拿,你什麼樣的貨色,我不知道?趕緊給我滾!”

    陳平迅速地掃視一眼整個大廳,然後將冷然的目光鎖定卷毛男,怒喝一聲,便拎著手中的棍棒,冷笑著向卷毛男走了過去。

    “陳平!今天這事跟你有什麼關系,我勸你一句……”

    那卷毛男子神色凝重了不少,態度也收斂了起來,也往前走了幾步,指著陳平勸道。

    可沒想到,陳平到了他面前,還不等他說完,突然變臉。抬起手中的棍棒,狠狠地就砸在了這卷毛男的頭上。

    “啊!”

    卷毛男子猝不及防,頓時被砸的頭破血流,抱著頭慘叫著倒在地上。

    “我讓你滾,你沒有听到嗎?還敢勸我?”

    陳平一腳踩在這家伙的身上,冷笑著狠狠地說道。

    旁邊的人都愣了,沒想到陳平這麼狠!就連蕭然在後面看著也是暗暗點頭,這個陳平確實是個角色,出手夠狠夠果斷!

    而卷發男的那些小弟看到自己老大被打,當即大怒,頓時神色一狠就向陳平包抄了上去。

    這時候,陳平的那些兄弟還在後頭,只有陳平一個人在場中。可陳平面對這些凶狠的家伙卻絲毫不懼,不屑冷笑著,也出手了。

    只見他手中的棍棒揮舞起來,連擋帶打,瞬即蕩開了好幾個人的攻勢,順手還把兩個人打的慘叫摔倒在地上。

    而跟著陳平的幾個兄弟,也是血性人,看到陳平動手了,他們也二話不說,都沖上來了。

    而他們明顯和陳平一樣,都是練過一些的,身手不錯。所以上去之後便是一陣亂戰,沒有多一會的工夫,就把卷毛男的小弟打的絕大部分都倒在地上輾轉慘叫,頭破血流。

    而剩下的還沒有來得及被打倒的幾個人,不禁都是嚇得連連後退,不敢再上。

    “還有誰!”

    陳平拎著帶血的棍棒向那幾個卷毛男剩余的小弟霸氣地大吼了一句,頓時吼得他們又是後退幾步,無人敢應。

    周圍的一眾服務員和保安都被陳平這大殺四方的舉動給驚呆了,沒想到,才這麼一會工夫,就把剛才還亂糟糟的局面給收拾的服服帖帖,真不愧是紅街叫得出名號的人物啊。

    同時,他們又看向了這時候還在門口笑呵呵看著的蕭然,心中不禁暗暗搖頭︰

    虧蕭然還是我們深藍的保安經理呢,結果不但全靠人家陳平擺平問題,而且自己還站在一旁看戲,真不像話!

    “哼,就你們這點膽量也敢來砸場子?不自量力!”

    這時陳平掃視了周圍一圈,見無人敢和他叫囂,便用手中帶血的棍棒一指那些人︰“給老子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