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6章 人魚先生(14)


    接連幾天下來,工作進展都很順利。徐正勇和工作人員的關系愈發的好,徐正勇本來就不是一個壞脾氣的人,其實,宋弋陽一點也不膽心徐正勇會與同事交惡。

    她之所以如此的擔心還是因為徐正勇的死結仍舊沒有解開。

    徐正勇和馮蕙芷的關系還是不遠不近,讓人著急。

    雲凌也是接二連三的跑來劇組聊表關切之心,即使宋弋陽讓他不要去,還是阻擋不了一個投資商對自家生意的在意之心。

    雲凌堅決的表明這只是為了工作。

    工作?

    那為什麼雲凌一到劇組就粘著她?宋弋陽百思不得其解。

    午後,陽光依舊刺眼,劇組依舊熱鬧嘈雜,對于這一切,宋弋陽都已經非常的熟悉了。

    午飯後,宋弋陽他們習慣圍在一起聊家常,蕭寶兒很想擠進來,但雲凌和徐正勇二人同仇敵愾,第一次如此正式的齊心協力,縱使蕭寶兒也只好無奈退出。

    徐正勇一直與人為善,雖然還是比較冷漠些,但不會板著臉說教人。所以,但徐正勇皺著眉頭,夾帶著怒氣的沖著蕭寶兒說話時,蕭寶兒哪里敢湊近。

    宋弋陽雖然覺得有些對不起蕭寶兒,但她的為人宋弋陽真心不大喜歡。

    可能是因為最近一切都非常的美好,雖然辛苦,但彼此奮斗,共同努力的模樣讓宋弋陽安心。

    所以,當林夏慌亂的跑過來時,宋弋陽仿佛又置身于密室,無法正常呼吸。

    美好的日子總是在悄然告別,短暫又不會事先告知。

    再一次,宋弋陽在命案現場,卻但不知道凶手的任何訊息。

    蕭寶兒死了。

    宋弋陽听程琛說,與上次的命案有類似之處,被害者身上沒有任何傷口,但一切需要等尸解報告出來再做說明。

    所以,因為蕭寶兒的死亡,劇組歇業十天。

    十天的損失由投資人負責,當然,雲凌不做賠本的買賣,導演組的人被迫寫了生死狀,戲會在最後截止日期出來,不會超出預期。也就是說,雲凌將壓榨劇組人員,徐正勇日後不得不加班。

    檀灕知道了這事後,大罵雲凌是喝人血的資本家。殘暴冷血無情等名詞開始在別墅里盛行,但宋弋陽卻並沒有為此遷怒雲凌。

    現實就是現實,無關世俗冷暖。

    雲凌也似乎沒有想解釋什麼。

    徐正勇也沒有遷怒雲凌。

    宋弋陽或許明白雲凌想要告訴徐正勇什麼。

    在教導徐正勇這一方面,宋弋陽向來不是感情用事的人。

    在休息的十天里,宋弋陽去見過易晁灃,但易晁灃似乎並不願多說。因為他神情恍惚,似乎藏有心事。

    看來近日,他有煩心的事,這可能也是他只去過劇組兩次的原因吧。

    就在宋弋陽他們為了這起命案奔波時,八卦雜志開始為了吸引眼球大肆報道相關信息,更有甚者說是兩起命案皆與馮蕙芷有關。

    蕭寶兒的粉絲也不問緣由開始對馮蕙芷進行謾罵和侮辱。

    蕭寶兒和馮蕙芷在同一劇組,產生矛盾很正常,宋弋陽也覺得這樣編造在理,可那個廣告女明星的死與馮蕙芷有什麼關系。

    而後,舊事重提。

    原來,馮蕙芷和那個廣告明星曾經在後台發生過摩擦。而且那些舊照片還佔了各大媒體的大封面。

    宋弋陽問了馮蕙芷才知道是為了林夏而與那人發生沖突的。

    林夏?

    宋弋陽再一次將疑點歸結到林夏身上。因為擔心馮蕙芷,宋弋陽讓徐正勇去照看一下。

    奈何徐正勇沒有接受這樣的安排,而是程琛奉命去保護她。

    那天晚上,宋弋陽叫住了徐正勇。

    宋弋陽必須為她的操之過急跟徐正勇道歉。

    徐正勇平靜的說道,“我知道您的良苦用心,但我不能去傷害她。”

    宋弋陽“你不會傷害她。”

    徐正勇唉聲的說道,“以後會的。”

    待一陣沉默過後,徐正勇再一次對宋弋陽說“她現在很脆弱,極需要別人陪在身邊,但我不能趁人之危,母親,我想我是給不了任何人幸福的。”

    宋弋陽沉著臉回他,“胡說!”

    徐正勇擠出一點笑容,“這個世上有幸福的人,就會存在不幸的人,本就如此。既然他們已經足夠幸福,我只能相對的不幸福,那樣才符合平衡守則。”

    宋弋陽愣了一會,她在腦子里搜集詞匯,可最後她只是喪氣的問他,“那為什麼你不能成為幸福的那一個呢?”

    “母親,即使傷口愈合,但那種痛苦不堪的感覺一直都在,時間也無法完全治愈。無論我現在是誰,我都不能改變過去的自己。我不怕受傷,因為我習慣了,但是母親,我恐懼害怕的是給她人造成傷害,給您帶來麻煩。”

    宋弋陽想要說服徐正勇,但她明白她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徐正勇的心里一直都在和過去較勁。

    宋弋陽想起雲凌的話,不能將主觀意識強加在徐正勇身上。徐正勇是對宋弋陽是唯命是從的,只要宋弋陽堅持,徐正勇一定會听從,但宋弋陽不希望徐正勇不快樂。

    所以,她不再那麼急切。

    她說道,“正勇,不要怕給我帶來麻煩,只要是你的事都不麻煩。你放心,我不會再刻意撮合你和馮蕙芷。”

    徐正勇有點驚訝,他也沒想到會如此順利就說服了宋弋陽。他本以為母親會有點不開心呢,他本以為要多費很多口舌呢。

    夜深了,徐正勇回房間後,雲凌便走了出來。

    宋弋陽嘆了口氣,“哎,是我操之過急了。”雲凌笑了笑,他慢慢的走過去,“弋陽,別這樣,你今天的表現非常不錯。”

    宋弋陽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雲凌。

    忽然覺得有些疲倦,她躺在椅子上,頭仰著注視著雲凌。

    “我的紅娘業務怕是要完蛋了。”

    雲凌看著垂頭喪氣的宋弋陽,忽而低下頭去,吻上了宋弋陽的額頭。

    之後,宋弋陽抖了抖肩,似乎雲凌的糖衣炮彈還不足以彌補她的挫敗感。

    宋弋陽故意說道,“哎,真累啊。”

    雲凌看到宋弋陽的舉措,意會的開始給宋弋陽揉肩。

    雲凌為宋弋陽改變了很多,亦或者是雲凌本沒有改變,他只是想要更多更勇敢的表達對宋弋陽的愛。

    宋弋陽知道雲凌很愛她,司空皓也知道雲凌對宋弋陽的感情。

    只是,看著二人有說有笑的生活方式,司空皓無法做到無動于衷,嫉妒就好像野草肆意踐踏,將他本就不再完好的心無情掩蓋,他似乎完全控制不住他的情緒。

    司空皓知道這不是一個好的開始。他的情緒已經無法收放自如,就好比他對宋弋陽的感情。

    在經歷了前世的無緣,今生的錯過之後,他似乎什麼都沒有擁有。

    他恐怕是已經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