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感同身受和同病相憐

    沈曼就喜歡他這種毫無保留的信任,將人摟過來在他臉上親了一口,然後匆匆去了雜物間。

    其實在劉家這兩天,她不止一次想來這個地方——劉家上上下下她都摸過一遍,卻沒再出現關于女孩兒的畫面。

    她猜想若還有什麼會出現,多半就是在這個雜物間里,可因為對前世的心有余悸,雖然猜到卻一直未踏足。

    畢竟暗無天日的四年生活,是在這兒度過的,多少還是有些陰影。

    可現在,為了林水,她說什麼也得來一趟。

    雜物間里面和前世一樣,昏暗的空間一股霉灰的味道。

    牆邊堆了一些亂七八糟的雜物,不要的玩具書本,角落里還放著一個劉囡囡小時候騎過的三輪自行車。

    沈曼走過去,在一張破舊的鐵床前停下,掌心試探著貼在冰涼的床欄上。

    瞬間,許多畫面和片段接連不斷涌入腦海。

    沈曼看到那個女孩兒初到劉家的樣子,一臉青澀卻天真的笑容,劉家人叫她小玲。

    小玲很愛笑,笑起來有一對漂亮的酒窩,心地也很善良,每月領著不算多的薪水,盡職盡責的照顧著劉治民的飲食起居。

    雖然劉治民是個傻子什麼都不會說,劉家人又經常不在家,她也從無苛待,甚至會在劉囡囡欺負她這個傻哥哥的時候,幫劉治民說話。

    但也因此得罪了劉囡囡,被劉囡囡看不起的仇視。

    劉囡囡經常會在小玲照顧劉治民的時候罵她,鄉巴佬,不過是爸爸找來伺候我哥的下人,有什麼好拽的!

    也會在吃飯的時候罵她不該笑,看到你那副傻笑就倒胃口,吃飯的時候離我遠一點!

    這一切都讓沈曼想到前世的自己,那時她被生活磨去了一切鋒厲,只剩下茫然的服從。

    劉囡囡經常把她推倒在地,飯碗扔在她身上,說倒胃口。

    也會像罵小玲這樣罵她的死人臉,看著就喪氣,難怪會把劉治民克死。

    相同的遭遇讓沈曼感同身受,明明是已經過去不知多久的事,卻心髒緊緊揪著難受。

    她看到在她和劉治民的婚約作廢後,劉進暴跳如雷的憤怒,劉囡囡主動獻計,提起小玲看著也是個好生養的姑娘。

    下一個畫面,小玲吃了劉囡囡剩下的飯,就暈了過去。

    父女二人將她弄到劉治民房間,綁在床上,又教了劉治民一些他原本不懂的東西。

    等小玲再次醒來,就被傻笑的劉治民在懵懂的情況下強奸了。

    接下來是長達多天的囚禁,不同意嫁給劉治民的小玲被關在劉家的雜物間中,就像沈曼前世一樣,每天過著暗無天日的生活。

    直到那天終于被放出來,不成功的逃跑後,小玲摔下樓梯,劉進沒敢把人送去醫院,小玲不久後就死在了劉家。

    尸體……

    尸體……

    沈曼心心念念著請女孩兒一定要讓她看到尸體,最後一個畫面,夜黑風高,鎮西的大壩上,劉進連夜挖坑將小玲的尸體掩埋,最後幾鍬填土之時,沈曼看到土里混著一枚反射月光的女式手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