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在樓下的小超市買好日用品後,送家電的師傅電話也到了,尋微和他們約好明天送貨,然後上樓把買來的東西分門別類放好。

    這些事情瑣碎又煩人,一陣忙活下來,不知不覺又到了晚飯的時間。

    今天只有她一個人吃飯,元小芳她們晚上有選修課來不了,她也不覺得寂寞,只是不知道吃什麼好。

    實在懷念那一天晏易舟帶她去吃的豬腳面線,那種香濃的滋味讓她難以忘懷。

    她沒去記那家面館的名字,自己還是個大路痴,實在悲催。

    想到這里,她拿出手機輸入“豬腳面線”去搜索,搜索結果有十幾家賣豬腳面線的飯館,看著都不像她去吃過的那家。

    她截了圖發給元小芳︰“你還認得出那天我們吃的是哪家嗎?”

    元小芳回說︰“我也不記得了,要不你去問問晏易舟,我覺得他很樂意回答。”

    句末還加上一個大大的笑臉。

    尋微有點郁悶︰“就是不想問他才來問你的。”

    她之前將他拉了黑名單,如果去問他不是還要把他加回來?

    這種做法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元小芳表示自己也無能為力︰“要不下次我幫你打探打探,你沒吃飯的話就來學校找我,飯卡任刷!”

    尋微樂了︰“這麼好,那你明天等我,我去刷爆你的卡。”

    “僅限今天,逾期無效。”元小芳連忙加上時限。

    路小白這時候給尋微發信息訴苦︰“我可能要過幾天才能出發了,因為房子還沒到期,房東不讓我搬,要找到新的租客才給搬。”

    尋微覺得小狗妖真是慘︰“挺可憐的。”

    路小白哇哇哭慘︰“尋微你這也太沒人性了,我這麼慘你才給我回四個字?”

    尋微斟酌了一下︰“……要不,祝你好運?”

    路小白氣得不想回她。

    尋微放下手機,到廚房煮了一晚雞蛋滾面。

    她現在就只想吃豬腳面線,如果吃不到豬腳面線,吃啥都一樣。

    她心里安慰自己︰末世那十年不也這樣過來了嗎?

    她的芥子里有物資,只是缺一個好廚子。

    唐城的廚藝和她差不多,僅限于能把食物煮熟,他說自己的手是抓手術刀的手,不是拿鍋鏟的。

    她那時候說什麼了?

    她一邊劃面條一邊說︰“抓住女人的胃才能抓住她的心,我將來一定要嫁給一個會做飯的男人。”

    他嘲笑說︰“那你不如嫁給廚子算了,修士聯盟能讓你嫁嗎?”

    她得意地說︰“他們管不著我,反正又打不過我,唐城你可不可以少點門第之見,愛情可是不分族群的。”

    他听了十分開心,把鍋里剩下的荷包蛋都夾給她。

    *****

    王秋嵐陪安萍去總務處交了申請書才回到教室上下午的課。

    元小芳已經幫她佔好了位置,因為有話要說,所以特地選了比較靠後的地方。

    “主任怎麼說?”王秋嵐一坐下李梓梓就回頭問。

    “希望不大。”王秋嵐回想了一下總務處主任的表情,“一句話,我們不是一個系的,不方便管理,不過也沒有一口回絕,就說會好好研究。”

    元小芳說︰“研究不就是表示沒希望了嗎?”

    李梓梓說︰“我問過其他人,學校沒有過這樣調宿舍法。”

    王秋嵐嘆了一口氣︰“看來入學時選宿舍還真是一門技術活,就像投胎一樣。”

    “你們在聊什麼?”陳素伶走了過來,她剛才遠遠地听了幾句。

    經過在桃源鎮的幾天,她和元小芳幾個人的關系好了不少,班上的人驚訝地發現,以往眼里只有晏易舟的陳大小姐和以前不一樣了。

    元小芳就把安萍的事情告訴她。

    她沒想到是這麼一件小事,之前看元小芳她們的神色還以為出了什麼大事呢。

    “這個好辦,我讓我哥和學校打個招呼就可以。”陳素伶說。

    王秋嵐大喜過望︰“太謝謝你了,陳素伶。”

    “別客氣。”陳素伶見旁邊還有位置,就把書本放過去。

    元小芳說︰“今晚我們去小尋家做客,你要不要一起去?”

    陳素伶欣然答應︰“好啊。我也听哥哥說尋微要過來北華讀書,想不到她來得這麼早,還買了房子。”

    “我們過去就是為了慶祝她新居入伙,”李梓梓說,“元小芳說她家可漂亮了。”

    陳素伶傲然說︰“怎麼都比不上我家漂亮。”

    元小芳︰瞎說什麼大實話,她們的家都比不上她家漂亮……

    大小姐性格雖然變好了一點,但不考慮他人想法這點還是沒改變呀。

    “你們帶什麼禮物?”陳素伶看了一下面露古怪的女生們,“要不……我就送盛隆齋的小擺件吧。”

    盛隆齋是做什麼的,一听就覺得很昂貴的感覺。

    元小芳睜著暈乎乎的蚊香眼說︰“我們過去開大食會,不用額外送禮物,大家aa制買東西帶過去就行。”

    陳素伶還想著可以表達一下對尋微的感激,元小芳既然這麼說唯有等下次機會了,“那好吧。”

    費宇這時候叫著說︰“你們要去尋微家,帶上我!”

    他也在旁邊坐著,怎麼就沒人叫上他呢?

    就像上次一樣,他听元小芳的實況轉播,心里癢癢的,覺得太刺激了。

    李梓梓打趣︰“我們去女生家,你過來湊什麼熱鬧?”

    “我可以幫你們提東西跑腿,”他拉上坐在一邊看書的晏易舟,“你說對不對?”

    晏易舟說︰“也加上我。”

    費宇一看,晏易舟的書拿反了,顯然是在支著耳朵听女生們的聊天沒把心思放在書上。

    他竊笑不說出來,給晏易舟留個面子。

    于是,尋微家迎來了第一批客人。

    她听到敲門聲打開門一看,門口站著的除了幾位女生,還有費宇和一個她很熟悉的人。

    沒想到他突然出現在她面前,手上提著兩大包東西,鼓鼓囊囊的應該是零食。

    她不敢和他對視,做錯事的是他,為什麼心虛的人反而是她呢?

    費宇舉起手上的可樂和雪碧說︰“小尋,我和晏易舟不請自來了。”

    陳素伶有點赧然,因為她也算不請自來的那個。

    尋微笑著說︰“歡迎歡迎,你們過來我都高興,人越多越熱鬧。”

    屋子沒多大,一下子來了六個客人就有點轉不開了。

    尋微想了個辦法,茶幾和沙發都移到一邊去,在地上鋪一層厚厚的地毯,大家可以坐在地毯上吃東西。

    費宇擼起袖子說︰“晏易舟,你搬那邊我搬這邊。”

    尋微說︰“這個我來行了。”

    幾個口訣就可以搞定,不用浪費力氣。

    晏易舟搖頭︰“搬東西這種粗重活讓男生來做,你去洗水果。”

    “呃……好。”

    尋微走到廚房才發現,他說得很自然,就像在他自己的家一樣。

    這明明是她家。

    她為什麼乖乖听話來洗水果了?

    尋微只能歸咎于習慣。

    修士聯盟里有人說她和唐城狼狽為奸,她是那個喜歡用暴力解決問題的“狼”,唐城則是愛動腦筋的“狽”,很多時候他們只要一句話就能知道對方想要做什麼。

    而那些敢在他們面前說“狼狽為奸”的人,則會被他們揍得滿頭包。

    晏易舟剛才看她的那一眼挺像唐城的,她不知不覺就按照他說的去做了。

    水龍頭的水嘩嘩地開著,她把葡萄隻果放在盆子里泡,眼楮不由自主地往廚房外看去。

    今天晏易舟穿了一件格子襯衫,他為了方便干活,把襯衫袖子挽起來,露出肌理分明的線條,看來有經常鍛煉身體。

    她記得元小芳說過他是學校排球隊里得王牌選手,很多女生去看比賽其實是為了看他。

    兩個男生把家具移開後,客廳顯得寬敞多了。

    她從芥子里拿出一塊淺灰色的大地毯,往中間一鋪,大功告成。

    元小芳和王秋嵐李梓梓把汽水薯片瓜子鹵鴨脖擺上去,尋微從廚房里拿出幾個紙盒。

    她把紙盒打開,元小芳馬上歡呼起來︰“是披薩,我最喜歡吃了。”

    陳素伶說︰“里面特別多加一份芝士了吧,吃了要跑健身房才能消耗掉。”

    元小芳問︰“那你還吃不吃?”

    陳素伶馬上說︰“當然要吃!”

    不吃怎麼有力氣減肥?

    尋微原本預計有三個客人,安萍晚上要上選修來不了,沒想到來了六個,其中兩個還是男孩子,男孩子食量比較大,東西可能不夠吃。

    她又通過手機下了一份單,點了三個披薩,這樣估計就夠吃了。

    幾個女生在地毯上坐下來圍成一個圈,王秋嵐是大姐姐型的女孩,拿起可樂倒在一次性杯子里裝好,元小芳拿起披薩先分給陳素伶和李梓梓,然後迫不及待地吃起來。

    尋微再從廚房里端出水果,往中間一放。

    “完美,這才像一個大食會。”她很滿意,脫掉拖鞋坐下來。

    好巧不巧,她坐下的位置就在沙發前,而晏易舟見她找到位置,走過去輕輕落座她身後的沙發上。

    她眼楮余光可以看到一左一右兩條長腿在她身邊,可以想象如果他向前俯身的話就像把她圈在懷里似的,曖昧得很。

    她覺得渾身都不自在。

    這個人比喪尸還要難對付,而且還死皮賴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