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 新來的新生

    陳秀芬可著陳立懟,陳秀芝卻把視線挪到了自己媽的身上。

    “媽,你到底想去誰家?去女兒家這不可能,你對我們你自己也知道,要是每家一個月兩個月那我們姐妹三沒話說,一定盡這個孝,你要是想留在陳立這里,你就好好的,現在這個家能為你養老的就陳立,你瞧得上瞧不上也就他,還是說你想去我大哥那。”

    陳秀芬裝沒听見這話。

    對,看看老大的意思。

    陳鐵山開口了;“媽,你要是想去我那也行,那我接。”

    陳姥姥說的斬釘截鐵“我哪兒也不去,我就在陳立這里待著,哪都不去,你們別想哄我走,我就死賴在這里。”

    陳秀琪起身。

    “走啦。”

    老太太自己不給自己長臉,怪不得別人。

    陳秀芝看趙生生,她現在是真的懶得看自己媽一眼。

    多看一眼,多生一回氣。

    “你和我也走。”

    兩個女兒陸續離開,陳鐵山瞧著這就和自己沒什麼事情了,既然這樣自己也走吧,走的毫無負擔,反正是他媽說的,不肯去他家,那就陳立這里待著吧,他家也沒有人照顧老太太,廠里還一堆事情呢,這兩年生意不太景氣,他想著不干了可又想著多為女兒賺點,反正挺猶豫的,哪里有時間操心老太太。

    老太太有口吃的有口喝的,沒人虐待不就完了,誰家老太太不是這樣過晚年的,不行還得有幾個人陪著你啊?什麼出身啊。

    陳秀芬是最後走的,她看著陳立,說不上是同情還是可憐,大概是覺得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吧,你以後也別折騰了,折騰了幾回,下次她也不幫著鬧騰了,就你這樣的,沒人可憐你。

    “求什麼得什麼。”

    扔下一句好不痛快的話,陳秀芬也走了。

    陳立和他媽對望。

    “我的媽呀,你以後就別折騰了,別成天氣我了。”

    真的把我氣死了,你就真的沒人養了,沒看見嘛,全家都煩你都不願意要你,我要不是因為花了你的錢,我也不管啊,誰不知道照顧人累,還是照顧個是非不分的老太太。

    “我什麼也沒說,我沒氣你。”

    陳姥姥直接改口,之前鬧的人就不是她了。

    “是你們,一個個的想讓我輪,我告訴你們,我不輪。”

    陳立撐著頭。

    死就死吧,他媽要是能死在他前頭,估計日子還好過點,要是死在他後頭了,那就玩完了!

    陳秀芝和女兒下樓,長嘆口氣。

    多一句話不想說,實在是老陳家的破爛事太多,她一提起來就頭疼,一想就鬧心,你說她干嘛生在這個家里啊?她要不是這家人,她也不用管,成天跟著他們上火,犯得上犯不上。

    “這孩子將來生了,不管是幾個,感情得打好基礎,你做媽媽的也不能太偏心了。”

    陳秀芝開始給趙生生上課,可千萬別偏啊,做老人的一旦開始偏心,你就等著接受後果吧,除非你強大到,老了誰也不用,或者手里捏著幾個億,真的那樣你就放心,所有兒女都會拼了命的往你面前湊的。

    趙生生沒說話,但笑不語。

    陳秀芝為這事兒還是上了幾天的火,好在店里生意忙,這不知道是哪個飯店的來采購,也不是天天買,可一來買吧就買挺多的,搞的陳秀芝這店里東西一直供應不上,她一忙也就什麼事兒都給忘了。

    趙生生這孩子一直到生,就沒問性別,想著反正是女兒,女兒是小棉襖,更挺好。

    結果她這半夜送進醫院待產,趙奶奶那邊不行了。

    之前人還好好的,突然就斷氣了,保姆半夜想著給老太太蓋被發現的,哭的都岔了氣了,保姆那和趙奶奶之間是真好,她拿著趙奶奶當親媽一樣的照顧,照顧這麼久了也是有感情的,連忙挨家給打電話,衣服都給換好了,能做的都做了,趙麗華人已經到老太太那兒了,想著到底要不要聯系趙生生,趙麗華最後拍板定的。

    不通知吧,奶奶走最後一程了,先打給江寧敘,如果生生狀態好的呀,想來那就來吧,親奶奶也不是別人,可這電話打過去,趙生生是根本不可能听見的,里面折騰呢,江寧敘接的電話。

    “大姑。”

    “生生她奶走了。”

    江寧敘的臉突然沉了下來,陳秀芝在門口著急呢,她使不上勁啊。

    這距離生還得有段時間,東西都給準備好了,可心里就是急,還不能在趙生生面前表現出來,她擔心的事兒挺多,江寧敘的繼母里面陪著趙生生呢,人早就問了預產期,提前兩天過來的,過來侍候趙生生的。

    “寧敘啊,怎麼了?”

    陳秀芝發現女婿情緒有點不對勁。

    “媽,奶過世了。”

    陳秀芝一愣。

    今天?

    現在?

    哎呦!

    她覺得真的是……

    心更亂了,知道老人家去世也不可能說挑時間,可你孫女正生孩子呢,你選擇今天……

    這老太太真的是……

    “你過去……算了我過去看看吧。”

    陳秀芝想讓江寧敘去,她女兒生孩子她不能走開啊,要是有個萬一,娘家媽不在身邊,這像話嗎?女婿再好這個時候她也不信任啊,可你叫小江去,那人家是孩子的爸爸,自己老婆生孩子讓他去辦事,好像也說不過去。

    “媽,我去吧。”

    “那生生這邊……”

    陳秀芝覺得兩難。

    怎麼做都不對。

    就是趕的時間不好。

    江寧敘勉強擠出來一點笑容“沒事,我進去和她打聲招呼。”

    趙奶奶去世這個消息,按照陳秀芝和繼母的意思就是別告訴趙生生了,這個關頭你讓她分心難過,她這孩子怎麼生,等出了月子的在慢慢講嘛,那個時候也不怕動情緒了。

    可江寧敘沒有。

    他覺得趙生生和她奶奶關系那麼好,講肯定是要講一聲的,她現在這個情況肯定是去不了,自己代替她去,自己代表了。

    進了里面,趙生生剛側過來身體。

    繼母一直在陪著,看見江寧敘進來,讓了讓。

    “我現在得出去辦點事,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可能你生孩子我陪不上你了。”

    江寧敘走到床前,拉起來她手。

    語氣非常平靜。

    趙生生只覺得自己深一腳淺一腳地在拼命,疼啊。

    那是真的難受。

    “誰怎麼了?”

    她猜著了。

    想著肯定出事了。

    眼淚唰唰往下掉,這個東西它就像是有一種預兆,她就猜著可能是她奶。

    這是江寧敘的表情告訴她的。

    他上手給她擦眼淚“奶走了,剛來電話,大姑已經過去了,我得過去幫著忙活忙活,家里也沒什麼人,等早上都安頓妥了我再回來,我陪不了你了。”

    繼母張嘴“寧敘啊……”

    這個時候怎麼跟她講這個呢。

    寧敘這孩子真的是不懂,女人在鬼門關轉呢,怎麼能告訴不好的消息,有不好的消息也得瞞著啊。

    趙生生疼的頭皮發麻,她握著江寧敘的手。

    深呼吸一口氣。

    “我去不了了,你代替我吧,別著急趕回來,等有人了以後再說,如果那邊沒人你一定得安排妥當了,用錢的地方我出。”

    江寧敘的拇指擦她的眼淚。

    “知道了。”

    “你去吧。”

    “阿姨和媽都在這里呢,你要是疼你就喊醫生喊家里人,我問過醫生的,沒有事兒,就是早晚的問題。”

    “嗯。”

    趙生生光顧著哭了,根本答不出來話。

    江寧敘出了病房的門,繼母跟著出來,叫住他。

    “寧敘啊,你這事兒做的阿姨得說你,老婆是自己的,得學會心疼,你不能什麼事都告訴她呀,她現在生孩子呢,你這樣刺激她……”

    陳秀芝一听,听明白了。

    這個小江,都讓他別說別說,怎麼還進去說了呢?

    馬上閃身進了病房。

    趙生生感激江寧敘沒有瞞她,沒有騙她,她這個情況別說是今天了,就是明天後天她也去不成,可能她能去的時候她奶都已經埋了,最後一面肯定是見不上了,心里難受。

    “生生啊,是不是疼?”

    “媽,我覺得上不來氣……”

    陳秀芝去叫醫生,江寧敘去趙奶奶那都已經挺晚了,因為趙生生折騰了挺半天的,醫生狠狠把江寧敘給訓了,說沒有這樣做家屬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仇人呢。

    趙奶奶那邊有趙麗華,司機把信兒都通知出去了,就是大半夜的人都到齊了,外面樓下停了不知道多少輛的黑車,進進出出的人,每個都穿的挺簡樸,但是那種簡樸你一看就不是正常打工或者上班的人穿的衣服,該忙的都忙起來了,花圈都把樓棟給堵死了,趙麗華一身黑衣坐在屋子里,不停有前來慰問的人。

    有些進來就哭,哭的比趙麗華還慘。

    可幫忙的人在說,趙家得出個人,趙家出的就是江寧敘這個人。

    江寧敘沒說趙生生已經人在醫院了,就說是要生了嘛,怕受刺激就沒告訴,他這樣講大家都能理解,畢竟趙生生這馬上臨產,情況不一樣,不來就不來吧。

    江寧敘忙了整整三天,里里外外都是他跑,他把軍招給叫來了,招待客人這方面全部都是軍招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