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夜色毒人

    “你前去南詔國走上一走,將一名曰紫萱的女子帶回。”林夕看著老龜身上的所散發的絲絲仙氣很是滿意,千年的積攢已經有了可以渡劫飛升的資本,以老龜的實力要想拿下僅有三百多年修為的紫萱,簡直不費吹灰之力。

    老龜的胡須抖動,紫萱的名頭在妖族中並不弱,雖說修為不高但卻頂著一個女媧後人的名頭。

    女媧後人在妖族中佔據著不弱的地位,自己貿然前去將紫燻拿來,一想到往後自己將面對妖族的口筆誅伐,臉色愈加的疾苦。

    “天尊,小妖恐怕”老龜苦著臉吱吱嗚嗚的沒說出個所以然來,對妖族不明的林夕微微皺眉,倒是無量天尊突然笑了出來。

    “無須擔憂,你尋到她後只需說出壽命和青兒,她自會跟隨你來。”

    無量天尊說完後老龜才松了口氣,只要不動強,怎麼都行。

    揮手將老龜送出了神域後,無量天尊才向有些不解的林夕說道︰“千年間發生了很多事,其中以妖族為最,你閉關千年又為翻閱我的記憶,故此才不明女媧後人在妖族中的地位。”

    林夕點了點頭,抬手捻起一顆棋子落下,棋盤再度顯化出渝州城內的景象。

    神域中不分日夜,在老龜離去時,外界已經是夜幕籠罩。

    永安當內,景天、徐茂山、何必平、丁伯四人環桌而坐,四人的眼皆是死死的盯著桌上那不時散發出淡淡白芒的憫生劍。

    “景天,這劍真的也是龍陽太子的佩劍?”丁伯拿著景天交給自己的書一邊看著,一邊將上面的畫與憫生劍對比著。

    景天也不大確定,開口間也沒了往日的自信,畢竟神劍一說實在讓凡人有些難以接受。

    “應該是,書上說是是龍陽太子五歲拜仙人為師得到的神劍,至于是不是神劍我不知道,但是它會放光倒是真的。”

    景天說完還指了指憫生劍身上那淡淡白芒。

    “你說拿著它出門會是什麼感覺?”何必平在知道這柄劍也不能賣後,思維也開始有些跑偏,說話間變得很是激動,“特別是在晚上,拿著它再穿上那套盔甲,想想就威風。”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景天猛然起身一拍大腿,然後撐著桌子掃視著三人,“那就這麼決定了,你們誰要和我一起出去?”

    湊熱鬧、耍威風的性子是年輕人普有的,何必平與徐茂山自然踴躍,至于上了年紀的丁伯則是以要看店的借口推脫。

    丁伯不去,景天三人也沒勉強,在將一口茶水灌下後直接提起桌上的憫生劍向住所跑去。

    回到住所的三人在一番折騰後無奈的看著床榻上的盔甲,皆是垂頭喪氣。

    三人不知,這盔甲雖說不及飛蓬的盔甲,但也算是一件不弱的法器,哪里會是凡人就能隨意穿戴的。

    之前的穿戴還是林夕動的手腳。

    盔甲指望不上,景天三人只好退而其次的將就著帶著憫生劍出去耍威風去了,只不過三人不知道夜晚的渝州城充滿危險。

    燈火通明的街道上空蕩無比,只有夏日間的還未退去的熱氣。

    “景天,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這劍在你手中輕如鴻毛而在我們手中卻如同千鈞巨石一般?”在胡鬧過後,何必平趴在涼亭的石桌上喘著粗氣對還在胡亂舞劍的景天說著。

    “我怎麼知道,不過我還是挺喜歡這劍的,配得上我的身份!”景天揮劍將一口碗粗的樹斬斷後得意的說著。

    回答景天的是來自何必平那不屑的嗤笑,倒是坐在地上的徐茂山在不停的鼓著掌,嘴中的叫好聲更是不斷。

    三人並不知道,在距離他們僅僅一排房屋後,正有一群披頭散發的毒人正緩緩接近。

    “你還不打算將龍葵放出來嗎?這種情況下沒有徐長卿在,僅僅依靠他們自己的力量要想逃出毒人的包圍可是有些難。”無量天尊在看到那些毒人的眼中是綠色瞳孔後,抬頭對正饒有興致看著景天三人的林夕說道。

    林夕擺了擺手,“這一世,他的氣運可是極強,即便徐長卿因鎖妖塔之事被拖住,但景天他們還是會逃脫的。”

    “你是說即便劇情變動,他們三人依舊會以原劇情的方式逃脫?”

    “不錯,景天可不傻,看了這麼多雜書的他,在危機關頭還是能想出應對辦法的。”

    在林夕與無量天尊談笑間,那一直為景天鼓掌的徐茂山也漸漸發現了不對,嘴皮子也開始出現了哆嗦。

    最先看見徐茂山異狀的是何必平,原先還以為是因為景天舞劍的動作太嚇人,結果在順著徐茂山的視線看去後,臉色瞬間一白,腿肚子也開始抽筋。

    “景景天,你你後面”

    舞劍正在興頭上的景天並未听到何必平的聲音,一身心的將自己代入到那仗劍走天涯的大俠中去。

    只不過景天大俠在模仿書中轉身刺劍時,雙腿開始出現不規律的抖動,那原本舞的虎虎生風的憫生劍此刻變為了支撐景天不會癱在地上的拐杖。

    “這這什麼情況?”

    景天哆嗦著向後退著,直到確認這些人和書中記載的僵尸差不多時,頭皮瞬間一麻,直接蹲在地上用手捂住口鼻,還不忘的向已經懵掉了徐茂山和何必平比劃著。

    接下來的事情倒是與原劇情中一般無二,景天也趁機將那已經快要憋死的兩人直接拉開遠離漸漸離去的毒人。

    “今晚什麼情況?”能順利呼吸的何必平不停的拍著胸口,似乎是想借此讓胸腔內急速跳動的心髒安穩點,可越是如此跳動的越快。

    “我怎麼知道?”景天也是懵的,自然不可能回答的出,不過在想到白日里自己所遇見的事,景天的臉色不大好看,“今天的怪事太多,走,我們回去。”

    面對各種的怪事,景天選擇了逃避,彎腰將之前丟在地上的憫生劍撿起,在正要與何必平兩人離去時,一道刺耳的尖叫聲在夜空中響起。

    “有人?”

    在向前走上了幾步的景天猛然停下,不大確定的向何必平與徐茂山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