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番外︰林愛VS佑南

    林愛和老公剛給兒子過完一周歲生日的第二天,吃早飯的時候,江佑南正在喝粥,她突然來一句︰“老公,我懷孕了。”

    噗……

    江佑南一口米粥嗆出了喉嚨,他震驚抬眸,語結道︰“你……你開玩笑的吧?”

    林愛生氣的嗔他一眼︰“我吃飽撐的啊開這種玩笑。”

    “那我不是都有帶套的嗎?怎麼會懷孕?”

    “帶套也不是百分百安全,再說了,有一回你沒帶套。”

    “哪回?”

    “就上周有一天晚上,你喝醉了,回家就剝我衣服,然後就把我給做了。”

    “我喝醉了?”

    “對。”

    “那我喝醉了你應該是清醒的呀,我沒帶套你應該吃藥啊,你別告訴我你藥也沒吃!”

    “沒有。”

    “為什麼?”

    林愛不以為然︰“忘了。”

    江佑南捏了捏眉心,語重心長道︰“怎麼可以忘了呢?這下事情搞大了。”

    “什麼搞大了呀,不就是懷孕嗎?你若不想要我去做掉不就行了,多大的事。”

    “做什麼做?你以為孩子是隨便做做就來,隨便做做就走的嗎?”

    “本來就是這樣。”

    江佑南狠瞪她一眼,嘆口氣︰“算了,既然懷上了,那就留著吧。”

    “我不留。”

    “為什麼不留?”

    “你又不是很想要,瞧你那一臉委曲求全的樣子,我就不留。”

    林愛耍起了小脾氣,江佑南沒好氣的攬過她的肩膀︰“傻瓜,我的孩子我會不想要嗎?我只是心疼你。”

    “心疼我什麼?少在這里忽悠我。”

    “我沒有忽悠你,我是說真的。”

    江佑南的表情突然變得很嚴肅︰“一直以來我都覺得有愧于你,別人家的媳婦生孩子都有婆婆疼著愛著,可是你卻沒有,兒子從出生到現在都是你一個人帶著,你已經很辛苦了,若再生個孩子,你只會更辛苦,我身為一個男人,我心里很不好受你知道嗎?”

    林愛怔了怔,抿嘴一笑︰“說我傻你才笨,誰要婆婆疼啊愛啊,有你對我好就行了,我一點也不羨慕別人有婆婆,照顧孩子怎麼了?雖然辛苦但也是一種幸福,我媽當年生了三個孩子,我上面還有兩個哥哥,都是她一把屎一把尿給拉扯大的,所以老公沒關系的,我願意幫你生很多很多孩子,只要你想要。”

    “恩好,那就生吧。”

    江佑南感動的抱住她,吻了吻她的臉頰︰“這次給我生個女兒吧。”

    林愛懷孕四個月,司徒雅陪著她去做了B超,結果很令人欣喜,真的是個女兒,晚上江佑南一回家,她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他,江佑南樂得合不攏嘴,馬上坐到電腦前︰“我得給閨女取名字了。”

    “老公,你別取得太深奧了,其實我挺喜歡上官馳給他家兩娃取得名字,通俗易懂,還叫著親切。”

    “他家兩娃叫啥?”

    “嘻嘻哈哈。”

    “呵,沒個正經,果然是他的風格。”

    “誰說不正經啊,小孩子就是要取得天真爛漫一點,哪像我們家江晨浩,一點都不可愛,听起來像大人的名字。”

    “那要不閨女的名字你來取?”

    林愛搖頭︰“我取名無能。”

    江佑南寵溺的笑笑︰“好了,我知道了,我這次會取個可愛一點的名字行嗎?”

    “好,那我拭目以待。”

    “你先去客廳看電視,我待會想好了名字去找你。”

    “恩。”

    林愛看完了一集電視劇,已經開始有些昏昏欲睡,懷孕的人就是困得慌,她斜躺到沙發上正想小眯一會,一杯熱呼呼的牛奶遞到了她面前。

    “又忘記喝牛奶了?”

    她調皮的吐吐舌頭︰“謝謝老公。”

    “名字取好了嗎?”

    她一邊喝著熱牛奶一邊好奇的問。

    “恩。”

    “叫什麼?”

    “丘皮。”

    “球皮?”林愛眉頭一蹩︰“這什麼名字啊?一點不可愛,還不如倒過來念,干脆叫皮球更可愛一點。”

    “不是皮球,是丘皮。”

    “不管是什麼皮,反正我覺得難听死了,你到底有沒有用心在想啊,你還校長呢,你什麼校長啊,你趕緊退位讓賢算了。”

    江佑南深受打擊︰“這名字這麼有藝術氣息你竟然不喜歡?”

    “不喜歡,非常不喜歡。”

    “哎好吧,我就知道你可能不會喜歡,所以我還備了一個。”

    “叫什麼呀?”

    林愛又來了興致。

    “可馨。”

    “可馨?”

    “恩,一個美麗的可人兒。能與家人生活得非常溫馨的意思。”

    林愛眼中折射中明媚的光彩︰“嘿,這個我喜歡,江可馨,美麗的可人兒,不錯不錯,佑南你進步了,這校長你的位子我批準你再干幾年。”

    江佑南頭頂一陣黑線劃過,不過臉上卻是一片柔和的微笑。

    林愛懷孕九個月,江佑南有了前車之鑒,提前一周讓她住進了醫院,所謂的前車之鑒,就是生兒子的時候,兩人正在家里打情罵俏,那時肚子已經有了尤痛,對于沒啥經驗的兩個人來說,也沒當回事,結果一直拖到半夜,肚子痛的厲害了,車子又壞了,半夜攔車攔不到,最後還是打電話給正在值勤的公公,公公開著警車過來送媳婦去的醫院,那場面真叫一個熱鬧。

    林愛生兒子是順產,但是生女兒醫生卻建議剖腹產,主要這一年多她的心情太好了,每天不是吃就是睡,兒子請了專業的保姆照顧,到臨產前的體重已經超過一百五十斤,B超顯示嬰兒的體重大概在8斤左右,考慮到順產會比較難產,夫妻兩人十分同意剖腹產。

    進產房之前,林愛拉著老公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淚︰“老公,你真的忍心讓醫生在我肚子上劃一刀嗎?”

    江佑南揉揉胸口︰“我當然不忍心,可是咱閨女她得出來啊。”

    “咱閨女是出來了,可我這肚子卻留下疤痕了,以後別人一看我的肚子就知道我生過孩子了……”

    “你以為別人不看你肚子就不知道你生過孩子嗎?”

    江佑南望著她臉上那一臉的妊娠斑。

    “老公,你啥意思啊?我怎麼听不懂你啥意思啊……”

    護士推著產車往產房里進,她還抓住著江佑南的手問個不停。

    “好了,等你凱旋歸來我再告訴你。老婆,加油!”

    一個半小時後,林愛順利產下一名女嬰,重4100克,十分健康,漂亮。正如她的名字,可馨,標準的可人兒。

    三個小時後,林愛和孩子一起出了產房,換到了母嬰養護室,江佑南抱著閨女怎麼看怎麼喜歡,簡直是愛不釋手,把老婆都晾在了一邊,林愛咬牙切齒,那個羨慕嫉妒恨啊。

    “請問這里是林愛林小姐的病房嗎?”

    一名送快遞的人站到了門口,拿著登記單一邊核對一邊詢問。

    林愛眨了眨眼,“是我,怎麼了。”

    那送快遞的人馬上將一大捧紅玫瑰遞到了她手里︰“這是別人送你的花,請查收。”

    “誰、誰啊?”

    林愛有些受寵若驚,老公都沒送花呢,這誰對她如此上心啊。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花里有祝福卡,你可以自己看。”

    快遞員出了病房,林愛拿起祝福卡一看,頓時一張小臉笑成了花,比玫瑰還嬌艷,只見卡片上寫著︰“老婆,辛苦了,我愛你,一生一世。”

    她把臉埋到了花里,真香啊,真甜啊,一直香到心甜到肺。

    “老公,你咋這麼浪漫,浪漫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老婆,我就是要你不好意思,省得你在這里胡思亂想,以為我有了女兒就不愛你了。”

    ……

    滿月這一天,江佑南把兩個孩子交給保姆照顧,帶她出了家門。

    林愛在家里悶了一個月,這會出了門,就像鳥兒出了籠子,歡喜自是不用說,她抱著江佑南的胳膊問︰“老公,你要帶我去哪?”

    “吃飯。”

    “為什麼要出來吃飯啊?”

    “這麼重要的一天當然要好好慶祝一下了。”

    她歪頭思考,重要的一天?今天是什麼節日嗎?她生日,不對。他生日,也不對,結婚紀念日?也不對,那是什麼日子啊……

    江佑南見她一臉困惑,便笑著說︰“別猜了,是林愛解放日。”

    “啊?”

    “今天你滿月了,也解放了,難道不應該慶祝嗎?”

    她咯咯的笑,掐他一把︰“討厭,直說不就好了,害我以為今天是啥重要的日子呢。”

    吃了晚飯,兩人又去看了場電影,看了電影又沿著一條寬敞的馬路散了一個小時的步,那條馬路很長,林愛走得累了,江佑南就背著她,儼然一對熱戀的情侶。

    林愛趴在他背上,望著天空懸掛的明月,覺得現在生活正是她想要的生活,她很幸福,非常的幸福,這場婚姻是她用一輩子的勇氣賭過來的,那時候結果並不知道會怎樣,但現在好了,結果很欣慰,她贏了。

    “老公,你打算背我多久?”

    “一輩子。”

    “你不會累嗎?”

    “不會。”

    “你不會厭煩嗎?”

    “不會。”

    “你不會後悔嗎?”

    “不會。”

    “那麼,我也不會的。”

    “你不會什麼?”

    “不會累,不會厭煩,更不會後悔。”

    “老婆真好,來,親一個。”

    “恩,親一個,老公。”

    兩人卿卿我我折騰到深夜才回家,兩個孩子都已經睡了,林愛洗了個熱水澡,一個月子里她堅持鍛煉,身材恢復的很好,從浴室里出來,江佑南盯著她看了又看,一雙迷離的眸子慢慢燃上了不加掩飾的情欲色彩。

    “老公,看什麼呢,人家臉都紅了。”

    江佑南慢慢移到了她面前,噴著溫熱的呼吸到她臉上︰“你說看什麼,當然是看你了,老婆,此刻的你,怎麼看怎麼美。”

    “難道我以前不美嗎?”

    “以前也美,只是從來沒有這麼認真的看過你,也從來沒有像這一秒,覺得你這麼美。”

    “你不要給我吃糖衣炮彈了,我又不是情竇初開的小姑娘,被你隨便哄哄就上床了。”

    “你要是小姑娘我還不敢踫你呢,你是我老婆,我膽子才大一點。”

    江佑南攔腰將她抱起來,她失聲尖叫一聲,馬上捂住嘴,嗔笑著拍他肩膀︰“快放我下來,被保姆听到要羞死人了。”

    “保姆離的那麼遠怎麼听得到?除非你打算狠狠的叫?”

    “叫什麼啊叫,快放我下來。色狼。”

    “不放,你竟然都喊我狼了,那我總得做實了這稱呼。”

    窗外一輪皎潔的明月羞澀得躲進了雲層,一屋曖昧春色,身體與感情同時升溫,兩人肩靠肩,手牽手,狼君說︰“愛妻,能否為我唱支歌?”

    愛妻點頭,緩緩開唱︰“楊柳青青江水平,聞郎江上唱歌聲。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晴卻有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