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流鼻血

    听著母親的話,顧霆淵怔滯了片刻。

    安蓉兮笑了笑,轉身下樓準備晚飯。

    顧霆淵上樓,在主臥門口躊躇不前。

    他是一個男人,而且從小就養尊處優,要他向一名小小的女佣道歉,這確實有些為難他了。

    更何況,在這座莊園里,他完全有那個權力去質疑任何一名女佣。而身為王者,也難免會有一些狠厲的手段,這在他的人生生涯中是再正常不過的一件事,她為什麼就非要他道這個歉,而且還因此和他陷入一場冷戰。

    因為一個女佣,值得麼?

    難道他還沒一個女佣重要?

    他知道小碧是這御景莊園第一個給她溫度的人,正因為是她的愛婢,所以傷了她的人他剛才也道歉了呀,這還不滿足麼?

    若換做是別人,他完全可以視若無睹、當這件事沒有發生的。正因為是她,他願意成為先妥協的那一方。

    可他的‘妥協’看在她眼里,卻似乎變得一文不值。

    想到這里,顧霆淵心里也難免覺得有些壓抑,伸向門把的手頃刻間又頓了下來,盯著房門幾秒後,最終還是轉身走向了書房。

    在這件事上,他和慕晚確實各執己見,誰都不認為自己的觀點是錯的。

    主臥內。

    慕晚站在露天陽台,靜靜的目視著遠方的天空發呆。

    天與海的交界處,夕陽漸漸落幕,殘留黃昏的美。

    她深知,因為這點小事就和顧霆淵鬧意見,確實她有些小肚雞腸。但沒辦法,誰讓她天生那麼 ,一旦認定了的事,自己也說服不了自己。

    女佣犯錯,主人可以將她們打罵致死,而主子犯錯,卻連一句道歉都不必說。這一點,對只想謀生的她們而言,真的太不公平了。

    當然,她也深知自己不是救世主,有些規矩既然定了,也不可能因她而改變。

    可她就是這麼 啊,就是覺得顧霆淵應該道歉!

    再說道個歉而已,真的那麼難以說出口嗎?

    站在陽台邊,慕晚怎麼想都覺得這件事讓她難以釋懷。

    她深吸了口氣,靜靜的看著遠處的黃昏。

    忽然,她眉心一蹙,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從她鼻腔滴落下來。

    低頭,當看到滴落在胸口的血滴,她臉色驀然一怔,抬手輕輕搓了搓胸.前的那一滴血。

    忽地,又一滴滾落下來。

    接著兩滴、三滴、無止境……

    面對突然流出鼻血的自己,慕晚驚得臉色慘變,一轉身趕緊沖進了房間,從梳妝台上抽取紙巾不停的擦拭著流淌而下的鼻血。

    怎麼回事,怎麼會突然流鼻血呢?

    她拼命的擦,甚至學著小時候老師教過的方法,將腦袋仰起、面部朝上,防止鼻血繼續流淌。

    可這方法似乎沒不太管用,鼻血始終還在流淌。

    一瞬間她有些慌了,索性抽取大量紙巾將自己的鼻子整個給捂起來!

    就這樣不知過了多久,慕晚靜靜的坐在梳妝台前,看著鏡中面色略微蒼白的自己,眼底漸漸流露出凝重之色。

    明明也沒有磕到踫到,怎麼會無端流鼻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