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軒轅皇族

    心里有底遇事不慌,既然刑川找到了自己,商裔覺得把自己的安危交給他很安心,也就不再胡思亂想,乖乖在呆在宮殿里養傷。為了避免那個神經病女人的糾纏,索性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反正那天出了事後,軒轅璽給她住的地方增加了防衛,應該也不會有什麼事。

    呆在住的地方閑來讓宮人給她弄了點書,她也不挑,什麼書都看。記得小時候她很頑皮,總是喜歡跑出去玩。那時候好多國資集體的廠家都有自己的圖書館,爸爸媽媽為了讓她定下心來,每天下班都會借一本讓她看,而且還規定要看完。道了晚飯的時間,爸爸還會拿著書考問她,看她是否真的讀過。這樣幾年下來,商裔把爸爸媽媽廠里圖書館的書基本看了個遍。

    不要說古今中外世界名著,就是武俠言情,雜志畫報都沒有幸免。到最後實在沒啥看了,就連游記本草綱目都粗粗翻過一遍。博覽群書,在工作以後商裔體會到了爸媽的用心良苦。雖說博而不精,但對她在日後工作中和社交時幫助良多。

    商裔看書很快,以前是為了盡快完成爸媽給的任務,雖不能說一目十行,但著重重點歸納總結的習慣,讓她對看書有著比常人更快更透徹的領悟力。

    宮人每天都會給她拿書,漸漸地商裔就發現,這些書很多都是和納爾金相關的民情,以及各類匯編的紀事。商裔對此哪有不明白的,這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軒轅璽的打算無非就是讓她更多了解納爾金,讓她對納爾金的文化產生認同。

    想對她洗腦?商裔從心里鄙視他的做法。美帝唱了百年的和平演變,倒是和這軒轅璽殊途同歸。可惜中華傳承淵源久遠,這些異域文化雖然新奇,但要改變深刻在骨子里的東西,除非剔肉刮骨重新回爐。

    在這些書里,唯一讓商裔感興趣的,是納爾金國的來歷。納爾金最早是元唐一個親王在邊境封地,應該不是這個朝代,那時的皇族姓軒轅。

    當時的草原只是一些散亂的游牧部落,百姓生活在割地為王,養牛羊賣奴隸的奴隸制社會。

    這樣的一塊封地,說白了就是和流放沒啥差別。但架不住這位軒轅王爺聰明偉岸有勇有謀,而且還真正的關心百姓疾苦。接手這塊封地後,他大刀闊斧,統一部落,推行元唐的封建制度,干的有聲有色。

    但軒轅皇朝很快就落寞了,新晉的皇族雖有心想收回這塊,已經被治理的井井有條,頗具規模的封地。但這時的草原基本已經是軒轅王爺的一統天下,而且民風彪悍,非但在原封地基礎上還外擴張了數倍。

    元唐非但沒能收得回封地,軒轅王爺還順勢自己為皇,從此與元唐分庭抗禮,成為了兩個完全獨立的國家。

    說穿了,納爾金皇室其實還是元唐遺族,但這個國家民族多元化嚴重,雖然經過幾百年的合並同化,但依然保留著封番而治的統治格局。不得不說這軒轅王爺一族能力卓絕,元唐王朝已經幾經更替,但這納爾金卻一直被牢牢掌控在軒轅家族手中。

    合久則分分久必合,這是歷史永遠不變的真理。不說中國古代的五代十國,三國鼎立,就是在現代,甦聯瓦解,英聯邦名存實亡,都是最好的寫照。

    再說這央吉大將軍這一族,其實就是我們的mgz,這一枝在納爾金人數眾多,抵得上匈奴、鮮卑、突厥三族之數。這是唯一能和軒轅皇室所控制的漢人抗衡的存在。也正因如此,軒轅皇室的皇後大多出于蒙古。

    難怪這個央吉卓瑪如此囂張,一來家族背景強大,二來有眼楮的都能看出這瘋女人愛慕軒轅璽。指不定,這個神經病以後還會成為納爾金的皇後。

    商裔支著頭歪在榻上,呵呵,這個蒙漢一家親,倒是比在中國清朝出現的滿漢一家親,早了好幾百年。不過這軒轅皇室還是漢人,以歷史上來看,漢族同化其他民族的本事,可比這些異族要成功的多。就看這屹立不倒數百來看,這軒轅皇室的手段,恐怕比清朝的滿族還要強上幾分。

    不過,這一切又關她什麼事?商裔輕撫左臂上的傷口,納爾金皇帝娶誰跟她一點關系都沒有,只要那個備胎皇後別再來招惹自己,那就萬事大吉了。

    “稟商小姐,汗王來了。”一個宮女的聲音,把她從冥想中拉了回來。

    “哦”商裔不得不起身,再怎麼說人家畢竟是皇帝,而自己是階下囚。雖然這個階下囚有點小脾氣,但也不代表要作死。

    悠悠然行了個禮,軒轅璽完全沒有不受歡迎的自知之明,還理所當然的自己坐下了。商裔只好垂手站在一邊,好好表現她賢良淑德有禮有節的一面。

    “多日未見,這傷可是痊愈了?”軒轅璽沒話找話的率先打破沉默。

    “謝陛下關心,好多了。”拜你所賜,謝謝了!

    軒轅璽見她一點都不想坐下來,知道她沒有出言把自己趕出去,已經是給足他皇帝的面子,幽幽嘆了聲︰“你坐吧。”

    自己站著就是為了讓他快點走!這當皇帝的人皮就是厚,商裔磨磨蹭蹭的挪到桌邊,遲遲不肯坐下。

    “朕有事和你商量,坐下說吧。”

    商裔面無表情的坐到了軒轅璽的對面,還是沉默著一言不發。

    “這幾日,朕與大臣們商議你所提出的兩個問題,如今想听听你的建議。”軒轅璽和顏悅色的擺出一副不恥下問的態度。

    要說在來納爾金京都的路上的所見所聞,商裔是真心想幫助這些可憐的百姓,而且那時候的軒轅璽,在她心里還是她的救命恩人。但如今,這救命之恩不說也罷,就是這抵押擔保的條件,也不是她商裔能代表元唐做出決定的。

    所以,自從把想法說與軒轅璽後,商裔完全不想知道,納爾金會拿出什麼樣的誠意去和元唐談條件。這兩國交邦,一來她不懂,二來現在的她和軒轅璽稱不上朋友。于公于私,都沒有再參與這事的理由。

    商裔淡漠而不是禮節的打了個哈哈︰“陛下言重了,商裔人微言輕,只是提了一個不成熟的想法,如此重大的問題,恐怕我無法給您任何建議。”

    軒轅璽眼楮里閃過一絲失望,商裔事不關己的淡漠讓他有些惱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