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想不起來了

    在房間里鍛煉了好一會,直到把自己累趴下之後。

    曾小賢才簡單的沖洗了一下,然後走出了房間。

    剛打開門,整個大廳充滿了一種詭異的氣氛。

    一菲在忙前忙後的布置場景,至于都干了什麼,曾小賢表示一臉迷糊。

    子喬且是手里抱著一個嬰兒,不知道哪兒來的,細看才知道…是假的。

    悠悠卻是穿著一身的保姆服裝,手里拿著小本本,在套間各個角落打掃。

    而關谷和羽墨,一人化著妝,一人且是換著衣服,不難發現,兩人的打扮,和電影里面演的,包租公包租婆有的一拼!

    曾小賢看著這一幕,感覺頭暈目眩,扶著牆走了出去,“我說,你們這是要干什麼?”

    “……”

    沒有人回答他,所有人都忙得不可開交,哪有空搭理他。

    “快點,心凌很快就來了!”這時,關谷的聲音響了起來。

    “該死的,怎麼這個時候來,你昨晚不是說下午才來嗎?”一菲抱怨道。

    “我也不知道啊,她剛剛突然和我通電話,說提前來了!”關谷一臉著急,道。

    “沒關系的,作為一名合格的演員,無論在任何情況下,任何場面,都能夠收發自如的,相信我。”悠悠確實一臉輕松,她一邊說,一邊看著手上的小本本,越看越是滿足。

    本子里寫著的,可是她這些年當演員總結出來的經驗,‘唐氏體系‘!

    悠悠轉過了頭,看向了關谷,道,“你確定不讓我演你的妻子,我可是專業的。”

    “悠悠,你別鬧了,這可是人命關天,要是出了岔子,真會出人命的!”關谷道。

    悠悠一臉不服,覺得自己的職業被侮辱了,走了上去,把昨天她構思的人物背景講了一遍!

    “……”

    听著幾人的對話,曾小賢也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算算時間,心凌的確是該出場了。

    他走到了冰箱,拿了一瓶牛奶和一些餅干,悠哉悠哉的在餐桌上吃了起來。

    忙活了一早上的一菲見到這一幕,氣就不打一出來,“曾小賢,你坐在那干嘛?沒看見大家伙都在忙嗎?”

    “我看到了啊。”曾小賢喝了一口牛奶,接著道,“我說,一大清早的,你們這是在干什麼?”

    一菲一愣,這才想起曾小賢還不知道心凌要來,至少,她是這麼認為的。

    “是這樣的……”一菲將事情講了一遍。

    曾小賢一邊吃著早餐,一邊認真的听著,至少不能露餡不是?

    “哦,原來是這樣吧!”曾小賢一副恍然大悟。

    這時,曾小賢也吃完了早餐,在一菲的示意下,這才不情不願的過去幫忙。

    “對了,待會你可別亂說話,搞不好會出人命的!”一菲提醒道。

    “……”

    片刻後,套間的門響了起來,關谷立刻跑了過來,“應該是心凌來了。”

    大廳里里面安靜了下來,在一菲的示意下,關谷把門打了開來。

    來人確實是心凌!

    “嗨,心凌。”

    “關谷。”走進來後,心凌禮貌的和一菲幾人打了招呼,“大家好。”

    “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一菲,曾老師,子喬……”關谷發現少了個人,對著一旁的一旁的子喬問道,“你大姨媽來了沒有?”

    “是小姨媽!”子喬一臉無語,道,“你不給她戲份,她正在鬧情緒呢,別管她。”

    心凌打量了一會四周,對著關谷道,“關谷,這就是你住的地方啊,真好,對了,你太太呢?”

    “額……她應該還在房間。”關谷連忙對著一菲使了使眼色。

    “哦,對,你也知道,女孩子嘛,出門總是要打扮打扮的,我這就去叫她出來。”一菲道。

    關谷心里很是焦急,怎麼感覺一個個都不怎麼靠譜?

    好在沒過多久,羽墨就走了出來,“老公,誰來了。”

    關谷上前一步,“親愛的,這就是我經常和你提起的心凌小姐。”

    “你就是心凌,關谷經常和我說起你的,我是關谷的太太,秦羽墨。”羽墨道。

    “你好。”

    心凌一臉驚艷,對著關谷道,“關谷,你太太可真漂亮。”

    羽墨聞言,碎碎語,“如果不收租的話,可能更漂亮……”

    “咳咳咳!”雖然小聲,但是關谷還是听見了。

    “心凌,來這邊坐,我太太就喜歡開玩笑。”

    “謝謝。”心凌雖然疑惑,但也沒有多想。

    她走向了沙發,就見到茶桌上放著一個嬰兒,嚇了一跳,“這,這……”

    大廳里幾人也是嚇了一跳,子喬的位置離假嬰兒最近,連忙抱在了懷里。

    見心凌胸口起伏,關谷嚇了一跳,連忙解釋,道,“這是我和羽墨的孩子!”

    說真的,心凌的心髒有多脆弱,他可是一清二楚,上一次,就因為他的一句話,就昏迷了過去。

    “關谷,你都有孩子了,我怎麼沒听你說起過。”心凌一臉驚訝。

    “這,這……”關谷有些語無倫次了起來。

    “這,這是個意外!”一菲連忙解圍。

    心凌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沒有糾結這個問題。

    一菲暗自嘆了一聲,真是個單純的小姑娘,自己這麼做是不是太過分了?

    坐在沙發上曾小賢也有些無語,接連的發生意外,不過,他並不打算阻止。

    如果沒有這些意外,心凌的心髒還真不一定能夠承受得住。

    沒有再做停留,曾小賢走出了套間,反正一切只要順其發展,自然不會有什麼事情發生。

    開著車,曾小賢漫無目的的在馬路上穿梭。

    望著窗外飛速倒退的景色,曾小賢心里有些壓抑,變得有些惆悵了起來。

    以往的一幕幕都在他腦海中浮現,漸漸的,曾小賢眉頭緊皺,他突然發現,除了住進愛情公寓發生的一切他還記得,以往的記憶,他根本就想不起來!

    “怎麼回事?”

    上一次,他原本以為只是不記得自己的父母是誰,事情過後,曾小賢一直避免這件事,也就沒有刻意去想這一些。

    到現在他才發現,不止是他的父母,就連小時候的記憶也記不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