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6】阿珩,我們來了



    仁仙島沉了。

    鳳羽珩起初都沒反應過來這句話意味著什麼,直到宮人說︰“娘娘,皇上讓您趕緊收拾,即刻隨他啟程,趕往仁仙島。”

    她眼前發黑,險些一頭栽到地上。

    ……

    無岸海少有人跡,世人傳說這是一個不祥的地方。這里的一切都充滿著未知,沒有人知道海的另外三面是哪里,是否還有大陸,是否還有國家。

    未知,總是神秘的。而神秘,通常就是不祥的。

    玄天冥鳳羽珩踏上無岸海的沙灘時,海上迷陣已經少了許多,有大順和姑墨兩方的船只從遠處回來,再一次向帝後二人確定了仁仙島沉沒的消息。

    從來堅強的鳳羽珩幾乎站不穩當,玄天冥把她攬在懷里,一遍一遍地寬慰她︰“七哥一定不會有事,珩珩你放心,七哥一定不會有事。”

    “皇上,皇後娘娘。”又有姑墨的船只回來,船長帶回一個玻璃瓶子。

    這些年姑墨百姓得益于鳳羽珩的百貨商店,對于玻璃這種東西已經不再陌生和新奇。他將瓶子遞給玄天冥,並且說︰“仁仙島的沉沒引發了小規模的海震,四周海域有十數個小島伴隨沉沒,海上漩渦接連出現,現在已經無法再靠近了。這只瓶子是在仁仙島沉沒處拾到的,里面有張字條,屬下仔細辨認過,似乎是寫給皇後娘娘的。”

    “是漂流瓶。”鳳羽珩的目光早盯在那只瓶子上,可是她想不明白,海上怎麼會出現漂流瓶?里面的內容還是寫給她的?“七哥不可能帶著這麼一個滑稽的東西走,我的百貨商店里也沒有出現過這樣的瓶子。”她對玄天冥說,“我確定我的空間里沒有這樣的瓶子,那麼……它是從哪里來的?”

    玄天冥將瓶子接過來,看了一會兒之後大力擰開,“先看看這上面寫著什麼。”

    鳳羽珩將信展開,熟悉的簡體字撲面而來,這一瞬間差點讓她激動得落淚。

    玄天冥不明白自家媳婦兒為啥又哭又笑的,只能把人緊緊攬住,心里想著萬一這丫頭被刺激瘋了,他就提前傳位給玄飛禮那小子,自己專心照顧媳婦兒。

    然而,鳳羽珩哪那麼容易就瘋的,她只是高興,因為字條上第一句話就寫著︰阿珩,我是卿卿……

    阿珩,我是卿卿,你沒忘了我吧?

    阿珩,我在學校里誤入了一間封閉百年的教室,沒想到一腳踏空,整個人就來到了這個鬼地方。

    阿珩,我時間不多,不同你多扯這些了,咱們撿重點的說。阿珩,我遇到玄天華了,你放心,我絕不會讓他有事。

    但是阿珩,染染姐出事了。我算出她的死卦,與你當初的卦象不同,你那時是生卦,我便沒太放在心上,可染染姐這一卦,必死疑。

    我擺了天逆七絕卦強行給她改了運,成功是成功了,就是這一卦把我累得半死不活。

    不過你別擔心,我把風家的芥子空間帶了過來,我跟七哥現在就我的空間里,雖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出去找你,但至少你不需要擔心我們的安危。

    你要是能撿到這個瓶子,就先把心放回肚子里,等我們想到能離開這片海域的辦法,一定第一時間回去找你。

    阿珩,你在外面找找染染姐,你和我都到這里來了,那麼極有可能染染姐也來了。我的天逆七絕卦沒發揮好,人是能活,就是不知道還能不能活在原來的地方,你一定找找她。

    信到這里結束了,鳳羽珩看著信上的血跡皺了皺眉,風卿卿受傷了。

    不過到底還是松了口氣,她太了解芥子空間,她的藥房就是個芥子空間,那里不死不滅,絕對安全。

    她的藥房隨著她的穿越重生一起來到這個世界,于她來說是個意見,但風家的不同。

    佔卜一脈的傳承,從古至今都有一個芥子空間的跟隨,每一任家主都會成為空間的主人,掌握空間,使用空間,並通過那個空間讓風家更好。

    到了這一代,那個芥子空間便是屬于風卿卿的。

    既然卿卿將空間帶了過來,鳳羽珩知道,她是真的不需要擔心了。

    感到懷里的媳婦兒放松下來,玄天冥這才敢開口問她︰“沒事了?”

    她點點頭,笑著沖玄天冥揮動手里的信,神情很是激動,“我閨蜜來了!閨蜜你懂嗎?就是特別特別特別好的朋友,好到可以同生共死,可以為了對方放棄自己的一切。她現在同七哥在一起,也在一方如我的藥房一樣的空間里,性命無憂。我相信總有一天我們能夠再見到七哥和卿卿,只是……”

    她鼻子泛酸,“只是希望那一天快點到來。”

    八年了,她的生命從來沒有像此刻這般真實過。兩個平行的時間以這樣的方式有了交集,鳳羽珩……淚流滿面。

    ……

    無岸海並不是真的沒有岸,除去迷障和海陣之外,人們之所以叫它無岸海,也因為它實在太大了。除去一座傳說中的仁仙島外,再沒有人知道無岸海的其它幾面都連通到什麼地方。

    但世人不知曉,卻並不代表事物本身不存在。

    就在大順境內這片海域的對面,也有著一塊遼闊的大陸。那塊大陸上有一個強大的國家,名曰︰東秦。

    東秦京城名喚上都,地處偏北,地勢較高,是當年太祖皇帝開國時,請了七位風水先生擇出的建都寶地。

    上都城內文國公府,家主姓白,是這一代的文國公。

    在東秦,國公只是一種象征身份地位的爵位,並不是官職,因白家先祖隨東秦太祖皇帝建國有功,被封為文國公,世襲一等爵。

    文國公的地位很高,要高于正一品的左右丞相,僅低于皇子王爺,基本上有官職的人見了他都要下拜。

    但國公這種爵位地位雖高,卻並沒有實權。早年剛開國時是有賜封地的,但到了第二代文國公時就被當時的太宗皇帝把封地給收了回去,並且下了聖旨,從今往後,任何一位東秦國君都不可再下賜封地,包括皇子封王亦不可離京建府,不可外賜番城。

    自此,文國公就只剩下一份世襲的榮耀,是一等一的貴族,卻也是一等一的閑人。

    人們可以在上到皇宮下到清貴們的各類大小宴席上看到文國公府的身影,卻再也看不到文國公出入朝堂。

    這一代的文國公白興言是第六代,這爵位承襲到這一代,在權勢上基本已經沒剩下什麼了,財富到是越積累越多。

    但是白興言這個人野心很大,他並不滿足于國公府就這樣混日子,他想在仕途上更進一步,並且為了這個目標,他不擇手段,六親不認,甚至連自己的親生嫡女白鶴染都能豁得出去,一次又一次、變本加厲地殘害。

    他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不停地努力著,如今終于可以重返朝堂,更娶了當今太後的親佷女為繼室平妻,人生眼瞅著就要沖向一個又一個巔峰。

    卻在這一日,被他送離京城多年的嫡女,白鶴染,回來了……

    《神醫嫡女》姐妹篇《神醫毒妃》已經拉開序幕,毒脈白家最後一個傳人白鶴染的穿越故事,將在十六新書《神醫毒妃》中,精彩呈現!感謝大家對十六的支持,請點擊者名“楊十六”查看我的最新品,或直接搜索《神醫毒妃》,與我一起走進東秦,走進無岸海的另一端,開啟一段新的旅程。同時也請與我一同期待,在未來的某一天,阿珩與阿染能夠久別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