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9章 連夜而走,不要回頭。

    Y原黑澤現在最听不得洛悠悠這樣的話,每一個字都在扎他的心,而他根本無力反抗。

    是了,哪怕他現在看起來凶狠又怎樣,到頭來鮮血淋灕的,還是他Y原黑澤。

    洛悠悠抱著自己,顧n便脫下了外套,直接蓋在了洛悠悠身上,男人不顧Y原黑澤的注視,對洛悠悠伸出手說,“那我帶你走。”

    帶你走。

    離開這個有Y原黑澤存在的房子,帶你走,逃離Y原黑澤。

    洛悠悠沒有想多,這一刻,毫不猶豫地伸手攥住了顧n,被他從床上拽起來,披著顧n的外套,里面穿著睡衣就直接站了起來。

    站了起來,隨便踹了一雙拖鞋,洛悠悠被顧n拽著往外走,那姿態迅速地像是房間里沒有Y原黑澤這個人存在,眼神冷漠到連余光都沒有施舍給他。

    就這樣,直直擦肩而過,出了那扇搖搖欲墜的,被踹壞的臥室門,就好像頭也不回地走出了Y原黑澤的世界。

    不要……

    Y原黑澤轉身就去抓洛悠悠,無力之下只能揪著她縴細的腕,好讓她別再繼續往外走,細看之下三個人的姿態分外好笑,顧n走在最前面,往後伸手拉著洛悠悠,而洛悠悠衣冠不整頭發凌亂地穿著睡衣披著外套跟在後面,手腕又被落在最後的Y原黑澤死死抓著不放,她咬住牙齒,回頭看了一眼,“你要做什麼?”

    “你這就要走?”

    Y原黑澤說話聲音都在飄,“你看看你,都沒有穿得好好的出門,你這樣能去哪……”

    去哪,去顧n家里嗎?

    她……要去逃到顧n家里嗎?

    這個認知令Y原黑澤覺得無比恐慌,他無法想象,以前那個一直跟在自己身後的小姑娘,如今……要在他眼皮子底下,被別的男人帶走了。

    Y原黑澤語無倫次,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你大半夜怎麼能在這樣和顧n走了?顧n,你是她領導吧?你怎麼能做這種事情?這房子你不要了嗎洛悠悠——我還在這里——”

    我還活生生在這里……

    洛悠悠眼淚往下掉,總覺得今天夜里情緒失控得厲害,一點兒管不住自己要哭的沖動,她只能咧嘴沖著Y原黑澤笑,一邊笑一邊說,“那你就呆在這里唄,你喜歡你多住會,我不住這兒了,過幾天我新找房子。”

    說完對著顧n說,

    “走。”

    顧n冷淡地嗯了一聲,隨後洛悠悠用力甩開了Y原黑澤的手——或許Y原黑澤也不敢再緊握,以至于那力道之下,他的手和洛悠悠的手便脫節了,而顧n的手和洛悠悠的手還牽著。

    他握得再緊又有何用,就如同那歌王菲在那里唱的,難道這次他抱緊她不會落空。

    洛悠悠走了,連夜走的,頭都沒回。

    腳步聲徹底消失在他耳邊的時候,Y原黑澤感覺整個人狠狠顫了顫,差點站不穩,恍惚著扶了一把牆壁,才把那疼痛和眩暈用力逼下去。

    逼下去,眼淚卻涌上來。

    在那狹小的,洛悠悠一個人住了無數日子的,逼仄的昏暗房間里,Y原黑澤仿佛感受到了她一個人獨居時那撲面而來的孤獨感。

    男人掉下一滴眼淚。

    伴隨著無人听聞的乞求。

    “……不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