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8章 已經不止兩分鐘了

    謝回還想再說點什麼,身後突然傳來一陣聲響。

    顧南舒也不知道何時下了床,摸索著開了房門。

    陸景琛回眸看了一眼衣衫單薄的女人,眉頭狠狠一皺,三兩步上前,就將她打橫抱起,壓抑著嗓音斥責道︰“為什麼自己下床?鞋子都不穿,嗯?”

    顧南舒縮在陸景琛懷里︰“房間里好黑,我听不到聲音,我怕……”

    “還有,你剛剛說兩分鐘……”

    “已經不止兩分鐘了……”

    她的聲音里夾雜著濃濃的鼻音,委屈得不能再委屈的。

    陸景琛將她放在床上,抬頭看了一眼手表。

    兩分三十秒,還真的超過兩分鐘了。

    “我的錯。”

    他抬手捏了捏她的鼻尖,“以後,再也不會了。”

    謝回站在門口,將這一切盡收眼底,然後悄然退出了主臥。

    ……

    薄宅。

    薄沁給薄老爺子沏了一壺好茶,之後才撲通一聲朝著他跪下︰“爺爺,我知道我做了錯事,我也知道您生氣。可是顧南舒如果真的給阿琛生下個兒子,即便我將來嫁到了陸家,我也始終不能安心的!不只是我,您也不能安心!”

    “糊涂!糊涂啊!”薄老爺子連嘆兩聲,“在錦城,陸瀚禮手眼通天,萬一讓他查出點什麼來……你自以為清清白白的家底也就跟著都毀了!你要毒殺的,可是陸瀚禮的曾孫!”

    “我知道……”薄沁斂眉,“可是我也沒有辦法!爺爺,我現在該怎麼辦?我連顧南舒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听說喬綰綰被阿琛關了兩天,又放出來了,大概是沒被抓到什麼把柄!但阿琛這個人,我太了解了,他放喬綰綰出來,肯定安排了眼線盯著……我現在也沒辦法跟喬綰綰聯系。”

    听她提到喬綰綰,薄老爺子冷哼了一聲︰“你倒是有膽子!”

    “爺爺……”薄沁委屈巴巴地叫了一聲。

    薄老爺子無奈,抬手揉了揉眉心開口︰“我明白你的心思,你想去甦城一號探知一二,但又怕暴露了自己。倒也不難,錦城之中,能為我所用的媒體記者還不少,我放些消息出去,讓他們替你去探一探底吧。”

    “謝謝爺爺!”薄沁連連點頭。

    薄老爺子又問︰“南城的項目,什麼進度了?”

    “合同已經簽了,款也打了。”說到這里,薄沁突然松了口氣,“好在對方效率高,早早敲定了方案,不如踫上顧南舒的事,只怕夜長夢多。”

    薄老爺子一听,神情緊跟著嚴肅起來︰“十三億的款項,說打就打了?!”

    薄沁說︰“爺爺,你放心吧。我完全信任阿琛。這次去南城,我見到了一個人,是阿琛好多年的哥們兒,他跟我說阿琛經常在他面前提起我……我想,如果沒有顧南舒橫插一腳,我和阿琛怕是早就在一起了!”

    “什麼人?”

    “南城秦家,秦淮生。”薄沁想了想,又補充說,“這個項目是阿琛找他打了招呼,單獨為了我們薄家新注冊的公司。”

    薄老爺子臉色發白︰“南……南城……秦……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