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我不拜師

    第一百五十三章我不拜師

    “甦風!”

    莫璃一聲怒吼,那可是真的是咬牙切齒了!

    這聲音之大,不光是震得甦風耳朵疼,而且就連吵架吵得面紅耳赤的兩位長老都被莫璃這一聲怒吼給嚇的暫停下來了爭吵!

    場面一下子就變得十分尷尬了!

    莫璃惡狠狠地瞪了眼甦風,氣氛道︰“你等的!”

    說完,莫璃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下直接飛奔而走。

    這丫頭是怎麼了?

    自己這也沒招惹她啊?

    甦風摸著自己良心保證,自己絕對是處于關心的心情下才問了那麼一句。可是誰能知道莫璃居然生氣了,而且還生這麼大氣!

    這丫頭是不是也吃錯藥了?

    甦風一臉懵逼!

    在場諸人,也就只有同為女孩的銘晴才懂得莫璃的心情。

    可是銘晴卻僅僅只是露出一個高深莫測的微笑,一言不發。

    女孩子的心思你不要猜,你根本猜不透。

    倒是莫璃這一聲驚呼給那兩位面紅脖子粗的長老一個休戰的機會。

    以他們九階的修為吵到現在也是氣喘吁吁得了。

    現在一下子沉寂下來,場面一下子就變得十分尷尬。

    棋老瞪了眼風老,沒好氣地說道︰“走,上三生台,老夫不打的你下半生生活不能自理,老夫今天就跟你姓!”

    風老能怕嗎?

    打肯定打不過,但是不代表風老連手都不敢動了吧?

    這個時候要是弱了面子,那麼自己以後還怎麼混?

    風老當即點頭,臉紅脖子粗的答應道︰“好啊,走啊!老夫還怕你個老不死的?”

    “好,你說的!”

    棋老和風老同時腳尖一點,下一刻兩人就消失在了原地。

    沒過多久,三生台上就傳出了一聲聲悶響。

    銘晴無奈一笑,對甦風說道︰“甦風,我先去找人幫忙了,師傅要是玩起來,那可是收不住,就拜托你現在這里給他們收拾了。”

    這個玩字實在是用的秒啊!

    這不就是玩嗎?

    兩個人都想要當甦風的師傅,但是你們能不能先問一下我的意願,我又不是不在......

    甦風無奈地搖搖頭,回應道︰“好,快去快回。”

    “嗯。”銘晴嫣然一笑,轉身離開。

    而甦風听著凌雲壁上那陣陣悶響,真的是心累到極致。

    和魔教的各位強者相比,怎麼這所謂的名門正派的強者一個比一個逗比啊?

    這真的就是玩呢啊!

    接下來估計就要忙了。

    靈力光芒一閃,勿忘我出現在手中。

    就連幾個五,六階的修煉者都能把凌雲壁上的岩石個震的掉下來,更何況兩個九階已經達到人類巔峰的人呢!

    “唉......”

    微微一嘆,甦風暗自一嘆!

    來吧!

    長劍揮舞,劍氣橫飛!

    ......

    足足等了半個時辰啊,半個時辰後,一道空間裂縫突然出現在甦風身側。

    甦風剛剛將一塊岩石劈成粉末,感受到這股恐怖的空間之力,甦風當即就是一個瞬步拉開距離。

    下一刻,一名妙齡女子帶著銘晴就走了出來。

    這女子一身白色如雲長裙,面色淡然,如藍天白雲一般清純美麗。

    甦風眉頭一挑。

    這個女孩,深不可測啊!

    看年齡也就是和自己同齡,但是這個女孩子的氣息甦風卻是一點都感覺不到。

    能有這種情況的只有兩種可能。

    第一種︰這是一個死人!

    只有死人才沒有氣息。

    第二種︰那就是實力遠超甦風!而且必須要在精神力上超越甦風!

    要知道甦風的精神力現在已經達到了七階的層次,想要隱瞞過甦風的感知,那麼修為至少也要達到七階以上。

    再考慮這個女孩子可是銘晴找來的救兵,能阻止兩個九階修煉者的估計也只有九階修煉者了。

    甦風雙手抱拳,行禮恭敬道︰“前輩。”

    這女孩子很自然的點點頭,目光流轉,視線直接看向凌雲壁上的三生台。

    白衣女子眉頭微皺,不滿道︰“盡在晚輩面前丟人。”

    下一刻,這白衣女子瞬間消失在原地。

    白衣女子消失,甦風疑惑地看向銘晴,問道︰“這位前輩是誰啊?看的真的很年輕。”

    銘晴趕忙伸出一根食指堵在自己的嘴唇之上,示意甦風不要再說。

    只見銘晴嘴唇微動,以靈力逼音呈線對甦風解釋道︰“千萬不要說年齡,這是風雨雲月四大長老中的雲長老,也是這四大長老中唯一一個女性。切記,千萬不要在她面前提任何有關年齡的詞語,否則的話後果肯定很嚴重就對了!”

    四大長老之一嗎?

    想一想風老和棋老那一下巴白色胡須,甦風就是情商再低也知道這到底是什麼原因了。

    對于一個女孩子來說,不管是多大歲數,年齡可是她們最在意的東西!

    尤其是風雨雲月四大長老哪一個不是上百歲了,這要是在雲長老面前說年齡,那麼就是由九條命估計都不夠雲長老殺得。

    這也算是一條規矩,甦風也算是牢記于心了。

    只是不知道雲長老到底能不能把上面的那兩位的戰斗給停下來了。

    沒有讓甦風等太長時間,僅僅只是幾分鐘過後,凌雲壁上三生台上的戰斗的聲音直接消散。

    下一秒,兩個狼狽的老人和一名妙齡女子就出現在了甦風和銘晴面前。

    雲長老看向這兩位晚輩,嘴角還帶著一絲微笑,用一種風淡雲輕的語氣說道︰“這就是甦風了吧,風長老今年就帶來了兩個新人,今日一見,果然是少年英才,也怪不得兩位長老為你大打出手了。”

    什麼叫說話?

    這才是說話啊!

    風老和棋老的所所為幾乎是讓甦風將整個名門正派的長老都當成了這種為老不尊,純粹老頑童的樣子。

    雲長老的出現,也算是把這些長老的節操和名聲給恢復了一些。

    人以禮待我,那我必以禮還之。

    這是甦風一直以來的處世之道。

    甦風抱拳行禮,恭敬道︰“謝謝長老夸獎。”

    雲長老點點頭,目光流轉,看向兩個現在已經破破爛爛的老人。

    “瘋老頭,臭棋簍子,你們兩個看著辦吧。甦風是去哪里?”

    額......

    甦風覺得自己應該收回自己之前覺得雲長老把這些名門正派長老地節操挽回來一點的話。

    這雲長老罵人也是絲毫不留任何情面啊!

    甦風看向風老和棋老兩位長老,現在自己何去何從,估計也是由他們兩位決定了。

    九階之下皆螻蟻,雖然不想承認,甦風現在確實是有些不高興。

    甦風是一個喜歡把任何事情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人,現如今兩位長老僅僅只是為了收自己為徒而爭了一個面紅耳赤,兩個功成名就的九階修煉者甚至還不要形象的上三生台進行了一場大戰!

    該做的不該做的他們有些都做到了,但是他們唯獨沒有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去詢問甦風的意思。

    似乎,甦風的是去是留,根本不是甦風所能主導的。

    這已經不是似乎了,就連這位雲長老也是這個意思。

    而造成這一切的原因也就只有一個,那就是自己的實力不濟。

    修煉者的世界里,只有實力才是永恆的真理。

    沒有實力,甚至連發言權都沒有。

    這就是現在的甦風。

    這也是甦風現在的怒火。

    恰好,甦風是一個驢脾氣!

    沒等那兩位長老說話,甦風負劍而立,淡淡地說道︰“三位長老,我有話要說。”

    嗯?

    風,雲,棋三位長老的目光全部集中在甦風身上。

    一般來說,即使是三清派中的弟子要是能被兩位長老如此爭搶的話,那麼絕對是笑的就跟九月的菊花一樣開的燦爛。

    可是現在的甦風呢?

    面色沉凝,眼中閃爍著的夜僅僅只有著不滿!

    雲長老眉頭一皺。

    這甦風好不識趣,兩位長老都為他如此,他居然還心存不滿?

    只听雲長老淡淡地說道︰“有什麼話,說吧。”

    這種態度已經和第一次和甦風說話時的態度完全不一樣了。

    甦風不知道的是,雲長老同樣是一位很強勢的人。

    和甦風一樣,雲長老雖然身為女子,但是也是喜歡把任何事情都要掌握在自己手中。

    現在甦風給自己出了這麼一趟ど蛾子,雲長老能開心就有鬼了!

    不知道歸不知道,但是甦風卻絕對不是一個拍馬屁之人。

    這倔勁一上來,那可是天塌下來也攔不住。

    甦風雙手抱拳,先是行禮,然後便直接說道︰“三位長老,我在此過得很是開心,所以並不想拜師。”

    不拜?

    風,棋兩位長老瞬間瞪大眼楮,一臉懵逼!

    自己是誰,那可是九階修煉者啊!

    九階修煉者整個天游大陸才有多少個,三大門派加起來怕是也不足百人!

    能拜到一名九階修煉者門下為弟子,那對別人來說可是莫大的幸運了。

    可是甦風卻說自己不拜師?

    難道是自己沒說清楚,自己是要將他收為自己的親傳弟子嗎?

    不說別的,就在三清派內,除了風老之外,每一位長老手下都分管著許多弟子,這些弟子名義上是長老的弟子,但是實則上他們也僅僅只是學生罷了。

    一則為親傳,第二種僅僅只是指點迷津。

    這兩種待遇可是天差地別!

    難道是甦風沒有听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