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徐將軍來了

    長纓整日都呆在凌家和霍家,外頭什麼聲音都傳不到耳里,但這三個人之間奇奇怪怪的舉動卻早就已經傳開。

    衛所里同袍們閑談議論自不消說,反正自霍溶到來之後衙署就不缺談資,此番來了個來頭更大的凌淵又更如冬夜寒星那麼亮眼,這就更讓人津津樂道了。

    凌家與甦家正對門,郭蛟去尋大夫回來,結果在門下被霍家人截走的動靜早就驚動了甦馨容。

    原本在議廳里听到凌淵當眾說到沈長纓是凌家的人,她就已經無法抑制心中的震驚。

    還沒等她反應過來,結果她又在凌家暈倒,被霍溶直接闖進去把人帶走,這究竟說明什麼?沈長纓當真跟凌家有什麼說不清的關系?

    她思索了一夜,翌日早起就到了徐家。

    徐瀾養了十來日,已然能下地。

    甦馨容進門來的時候他正披著衣在廊下踱步。

    “早上露重,瀾哥哥怎麼不進屋歇著?”她覷他神色。

    徐瀾沒理會,垂眼往前走了兩步,下了階梯。

    “自從武寧侯來了,這南風巷可熱鬧了,瀾哥哥要不要出去走走?”她又問。

    徐瀾還是沒理會。

    甦馨容走到他身側,再道︰“昨日集議上,武寧侯說沈長纓是凌家的人。後來又在南風巷鬧出了風波。

    “但是她又不姓凌,瀾哥哥常去京師,可曾听說凌家可曾有個沈長纓這樣的小姐麼?”

    徐瀾眉宇之間略顯不耐。

    武寧侯凌淵才到衛所他就已經知道了,昨日之事也自有身邊人告訴了他,正如甦馨容所說,因著家族在朝中還算有些體面,他也時常進京。

    武寧侯府他自然也也知道,凌家自家並沒有小姐,倒是有位表小姐被他們寵上了天,京師都知道。

    但前幾年他們老侯爺意外橫死,凶手卻正是他們家這位表小姐。

    長纓是三年前來到湖州的,從時間來算,她是凌家被驅逐出來的表小姐對得上。

    她說她沒有家人,凌家的表小姐也是因為沒了家人才去的凌家,這也對得上。

    最後凌淵一來又直言她是凌家的人,那麼,除去她就是昔年間接害得凌晏橫死的沈瓔又會是誰呢?

    他已經認定這個事實,但從昨夜至今日,卻並沒有接受。

    她處處進退有度,從不利用人也不佔用別人便宜,除去對晉職的渴望,幾乎沒有別的欲望,她怎麼會是起心害死自己親姑父的人呢?

    “瀾哥哥——”

    “行了。”徐瀾停步,“還是管好你自己吧。”

    丟下這句話,他邁上了台階。

    甦馨容站在原地,那腮幫子鼓得能有饅頭那麼高。

    徐瀾回房站了站,看了眼衣櫥,走過去把衣櫥打開,拿出件衣裳,片刻上又放了回去。

    頭抵著手臂對著地下看了會兒,他壓著肋骨走到書案旁,提筆書寫起來。

    早飯後長纓如常到了衛所。

    基于昨日凌淵說她成天看不到人,怪她瀆職,因此今日便不再往碼頭去。

    原本去碼頭也是為了避開凌淵,如今自是連心頭那點壓力都沒了。

    但是進了衙署還是明顯覺得氣氛不同,從前跟她很是熟絡的將領如今客氣起來,見面也不再插科打諢,反倒是添了幾分拘謹。

    知道這是昨日那接連幾出戲給鬧的,也只能裝作不知,照樣打完招呼進房,提起筆來辦公。

    眼楮看著卷宗,心思卻飛了出去。

    霍溶不知道都趁著她昏睡的時候對她做了些什麼,至少甲衣肯定是他除的,脖子上紅痕是他弄去的也肯定沒跑了,好在是手臂上的傷還在,看來應該是不至于做了別的。但終究令人郁悶,沒想到他竟是這樣的人!

    再者,少擎和紫緗還沒回來,也不知道他們究竟去通州順不順利?

    她估摸著佃戶是不可能找得到的,但若找不到,起碼是能證明她的昏迷的確是有人操縱的了。

    確定了這一步,接下來便該確定她在孫家那次的昏迷究竟是否可疑。

    如果這樣也能確定,那麼,至少也可以鎖定操縱她的這人身在京師。

    不過,當年的事情迷霧重重,她明明懷揣著線索,卻可惜毫無印象,讓人傷腦筋。

    “呀,徐將軍來了!”

    旁側坐著的邢沐突然的出聲打斷了她的遐思,她聞聲望去,果然徐瀾正緩步跨進門檻,停在門下。

    “你怎麼來了?”

    長纓立時起身迎上去,打量著又有數日不見的他。

    除去略微消瘦了一些,臉色看上去白皙了些,氣勢因傷之故收斂了些,其余倒沒什麼變化。

    “來看看你們。”他微笑望著大家。然後拿出手里折起的一份文書,跟她道︰“我閑著無聊,把差事理了理,你到我房里來,我跟你說幾句。”

    長纓點點頭,隨在他身後出了門。

    到了他門下,長纓下意識往隔壁霍溶屋里瞅了眼,門開著,不見人,但里頭傳來輕微的咳嗽,想來人是在的。想到他背著她做的那些事,她臉色未免又寒了寒。

    進了屋,徐瀾壓著傷緩緩坐下,望著她道︰“喝茶得你自己倒了,我才勉強能動。”

    “勉強能動你又巴巴地過來做什麼?有什麼事情可以傳人喊我過去。”

    長纓笑著,同時伸手來拿他放在桌上的文書。

    徐瀾揚唇望著她︰“近來還好嗎?听說昨日請了大夫?”

    長纓掃視了兩行文字,抬起頭來。

    “挺好的。”她把文書放下,“請大夫是一點老毛病,沒什麼大礙。”

    徐瀾點點頭︰“听說侯爺昨日找你了?”

    長纓沉默半晌,將雙臂緩慢地抱住。

    他雖然說的隱晦,但話到這里,她怎麼會還看不出來他突然到此是為了什麼?

    徐家雖非勛貴,但在朝中地位也算舉足輕重,對于當年的事情霍溶都知道的那麼清楚,徐瀾不可能沒有听說。

    衛所里旁的人或許一時之間還猜不透,但他心中必然是有數的。

    既然如此,倒也不必拐彎抹角。

    她道︰“侯爺是我表哥。他找我說點從前的事情。”

    不管他如今是怎麼想的,她只知道他之前對她頗為尊重,而且公事上確實對她也有所照顧,她並不想言語糊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