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討膳

    膳房很遠,柳葉挎著籃子摸著黑去了膳房足足走了兩刻鐘。

    到了膳房外頭時才看到,除了小盞的宮燈,里頭都沒有亮燈的。也是,今日主子們都去參加宴饗了,誰還會在這兒勞心勞肺的去做膳食。

    柳葉嘟著嘴不快地‘哼’了一聲,空空的肚子也跟著應聲似得咕嚕一聲響。

    她摸著肚子,晃眼掃過膳房,目光落在站在膳房外吃著葵花籽嘮嗑的兩個婆子身上。一個婆子高大肥胖,一個婆子有些矮,瘦骨嶙峋的。

    腦子里想起臨行前才人的囑咐。

    穩了穩心思,柳**直了脊背,挎著籃子向著膳房大步而去。

    柳葉挎著小籃子,肉嘟嘟的臉頰漾起笑,眼楮彎彎可愛極了,糯糯地道︰“兩位嬤嬤,可用膳了?”

    突然看到一個長得極為可愛又軟糯的小團子過來,長得好不喜愛。

    “這是哪家的小丫頭?長得怎這乖巧!”一個胖胖的嬤嬤拍著手說道。

    “嬤嬤,我是溫才人宮里的大丫鬟!”柳葉嘟著嘴說道。什麼小丫頭,她可是才人身邊的大丫鬟!最大的那個呢。

    站在膳房門口的兩個婆子听這話都忍不住笑了起來︰“喲,你還是大宮女呀!那可不得了。”胖婆子說道。

    柳葉听得臉紅起來,有些不好意思︰“還好啦,嬤嬤過獎啦!”

    胖婆子听著笑得更歡了。倒是矮婆子笑過之後盯著柳葉,道︰“這個點你怎麼沒跟你家主子在徽猷殿參宴?”

    “就是,那兒多熱鬧,黑燈瞎火的跑這兒來作何?”胖婆子也覺得奇怪。

    “我家主子受傷了,沒法去參宴。”柳葉說道,聲音清脆︰“還餓著呢,這才來膳房看看怎麼回事兒呀。”

    兩個婆子一听皆是肅然的站直了身子,對視一眼。從對面眼中看出小心和惶恐之後,回頭看向柳葉。

    今夜洛陽宮大宴,徽猷殿那邊特定了大廚房去做宴會的膳食。按常理來說,她們這邊的膳房還是應該備著飯菜的,以防哪宮主子半路回了宮或者壓根兒沒去參加宴會。

    可今夜洛陽宮的宴會哪個主子不去?便以為所有主子都去參宴了,這邊常用的膳房就停了。連火都沒有點。

    要真是錯漏了哪個主子膳食讓人生生餓到了這個點,可就麻煩了。

    “你家主子是哪個?”胖婆子惴惴不安地問道。

    “我家主子是跟隨皇上從鎬京過來的溫才人。”柳葉脆聲回道。

    “溫才人?”胖婆子聲音帶著疑惑,她們都是洛陽宮常住的宮人,沒听過這個名號。轉念一想這妮子總不可能瞎編個妃嬪出來哄騙她。

    于是也不待柳葉回答,便朗聲道︰“姑娘等等,奴婢這就去生火做膳。”

    柳葉沒想到這麼順利,歡快地道︰“好。”

    胖婆子轉身向著膳房里去,將跨過門檻兒便被旁邊站著的矮婆子拉住了。

    “怎麼了?”胖婆子轉頭看著矮婆子問道。

    矮婆子掃了一眼柳葉,轉頭湊在胖婆子身邊低語了幾句。

    胖婆子恍然︰“我說了,怎麼有主子沒去參宴,我們這邊都不知曉。”

    柳葉奇怪地看著面前你一言我一語的兩人,問道︰“不是要去生火做飯麼?”

    話音落下,矮婆子轉頭,目光不善地看著柳葉︰“現在早已過了做膳的點兒,讓你家才人明日按點兒來取膳吧。”

    柳葉不悅,她想不通,怎麼將才還說要做飯,這會兒就不去了。

    “不就是做一頓膳麼,將才嬤嬤還說就去的,這下怎麼又不做了?”

    “姑娘,做一頓膳食說著簡單,真要做了就不簡單了。你看看,整個膳房的人全走了,一旦生火還要我們兩個廚娘去柴房取柴,這柴還有定數,柴房沒人,我們得自己記,生好了火,做膳食,要什麼菜什麼材料,通通要去領,領什麼,又得根據用膳主子的規格來決定,還得定量,你說說”矮婆子說著,將手一攤,一臉無奈︰“這哪兒那麼容易呢?”

    柳葉听得皺起眉頭。听著好像,真得好麻煩……那要怎麼辦?

    在柳葉拿不定主意時,突然想起走前才人在她耳邊囑咐的話。

    “怎麼做出來,又怎麼個麻煩法,是你們的事兒。”柳葉回憶著今兒下午才人嚇唬那小仁淌鋇淖頌  ×拷 貢懲χ保 嬪媳鎰叛劬Ρ親幼煲豢槎膊歡  胍 緣梅淺C嫖薇砬椋骸拔業鬧霸穡 桓涸鸞 攀乘偷街髯郵種小!br />
    “不是我們不做,是實在沒辦法生火,還請姑娘見諒。”矮胖子說著解釋的話,卻沒有一點兒懼怕的模樣。說得不卑不吭。

    柳葉腦瓜里使勁回憶著才人對那小仁趟檔幕埃 裊司涫屎系模 首骼淠 氐潰骸澳忝鞘遣皇薔醯夢壹也湃聳潛換噬涎崞牟湃耍 耪獍閭 齲俊br />
    胖婆子和矮婆子同時低垂著眉眼避開柳葉的目光︰“奴婢不敢。”

    就一句不敢?跟那仁趟檔牟灰謊 =酉呂叢趺此擔br />
    “不敢?我看你們敢得很!”柳葉說完,突然不知道接下來要如何說了。

    黑夜之中詭異地安靜起來。

    柳葉絞盡腦汁想著要怎麼嚇唬,認真想著才人下午說的話。

    倒是那胖婆子在詭異的安靜中受不了了,抬頭覷了一眼一臉平靜地看著兩人的柳葉,那張肉嘟嘟的臉再夜色之中若隱若現讓人看不清。

    “我家才人若真的被皇上厭棄,會讓皇上帶著隨行洛陽行宮避暑?”柳葉想了好一會兒才想到這一句有用的,搬出來說完又不知道要怎麼說了。

    才人說過,不知道怎麼說怎麼做有用的時候,就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做。

    兩個婆子听這話,心中皆是一動。還在思忖之中,卻也沒有松口。

    又是一陣詭異的安靜,這會兒連那矮婆子都按捺不住了,抬頭跟著瞧了一眼默然不語的柳葉,暗嘆一聲好定力。

    深宮之中千絲萬縷的恩怨情仇,不是她們見風使舵,而是大家都隨風搖擺。若是她倆不跟大家一樣……誰知道這些妃嬪往日跟誰有什麼仇恨呢。

    對一個失寵的宮妃示好,那就是與跟她有仇的其他宮妃對立。

    所以不是她們這些下人八面駛風,而是為了保全自己不得不如此,動不如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