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十二章 黑鐵靈刀

    第五百零十二章 黑鐵靈刀

    “這書里的妖魔怎麼樣才能釋放出來呢?”陳子凡拿著黑墨經,坐在靈龜島的沙灘上。

    身邊胡夢正替他泡著茶。

    胡夢望著那一本《黑墨經》若有所思地說道︰“召喚是需要契約的,大人如果和它們都有了契約,一般只要說起契約的密語就能把它們召喚出來。”

    “契約的密語?”陳子凡眉頭一皺。

    “是的,我們狐族人也有和那些強大的神靈有契約,只要契約的密語被神靈說出口,狐族人就會出現在神靈的面前,供他差遣。”胡夢把一杯靈茶遞給了陳子凡。

    “可是我和他們之間沒有達成什麼契約密語啊!”陳子凡說道。

    “沒有契約密語麼?那……那就是召喚契約殘缺,就召喚不了……”胡夢說道。

    陳子凡眉頭一皺,望著手中那一本強大的《黑魔經》面色露出失望的神色。

    “那有什麼補救的辦法麼?”陳子凡問胡夢道。

    “這個補救的方法,就是和那些被召喚者重新建立契約。不過……這需要一些代價。”胡夢對陳子凡說道。

    “什麼代價?”

    “把自己的子嗣獻祭給被召喚者。”胡夢說道。

    陳子凡眉頭微微一皺,搖了搖頭,說道︰“這代價也太昂貴了,不要說我現在沒有子嗣……就算是有子嗣……我也不會獻祭……”

    他說著說著,眉頭凝重了起來,原本以為有了這一本黑魔經,就可以抵抗強大的橋本一夫。

    可是沒有料到這經書里的魔修們,竟然和自己達成了一個殘缺的契約。

    他內心不由地有一些焦躁不安起來。

    就在這時,天空中一道道黑色濃煙從遠處飛來,落向了被聚靈塔隱蔽的靈龜島。

    胡夢和陳子凡見到這些黑煙起初一驚,有一些警惕。

    但片刻之後,這些濃霧黑煙,立馬落到了陳子凡手中的黑魔經中。

    等黑霧落盡,陳子凡在翻看經書,那殘缺插畫的一頁,已經多了一副四角怪牛畫像。

    “原來是還沒有跑進書里的魔修啊!”

    陳子凡恍然大悟。

    黑霧落盡,天空之中出現了一個人影,正是修為已入元嬰境界的飛塵。

    他一步踏入靈龜島內,一眼便見到了陳子凡和胡夢。

    “真是想不到!黑魔經竟然落到了你的手中!”飛塵的目光打量著陳子凡手中的《黑魔經》。

    陳子凡面色一冷,這飛塵如果將胡夢和《黑魔經》告訴觀星閣,這一定會掀起一場腥風血雨,令自己萬劫不復!

    他二話不說,右手拇指一摸左手無名指上的儲物戒指,一瞬間手中便多了一把黑色的弓。

    “嗜血魔弓!”

    飛塵見到那黑弓一驚,立馬轉身就逃。

    可是陳子凡卻沒有打算放過他。

    望著那逃離的飛塵,陳子凡將體內的暗黑靈力從左手落入弓中,那一把無弦嗜血弓頓時出現了一道弓弦。

    陳子凡手一捏那幻化出來的弓弦,一支黑色的羽箭立馬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拉弓射箭,暗黑羽箭朝著空中的飛塵奇快地射去,如同一道紫色的閃電。

    海面之上一路疾馳的飛塵,他隱隱約約感到身後有什麼東西,轉頭一看見到那黑色暗靈羽箭。

    他頓時面色一驚,緊握手中的劍,加速前行。

    但那一道紫色的羽箭的速度比飛塵逃跑速度更快,片刻只是近了飛塵的後背。

    飛塵拿起手中的利劍朝著那黑色的羽劍一斬。

    紫色的箭桿子和錚亮的利劍相遇,卻沒有被斬斷,反而化了一道暗黑的靈力,極快地沿著劍身流入飛塵拿劍的左手。

    那一股子紫色的暗黑之靈侵入飛塵身體。

    飛塵的身體身形一頓,變得極為僵硬,片刻身子一重落入了海面之中,濺起了白色的浪花。

    陳子凡見到飛塵被自己的暗黑靈箭射落,他立馬騰空而起,朝著這獵物飛去。

    他能感受到飛塵的生命力,不停朝著自己瘋狂地席卷而來。

    陳子凡一個猛子扎入海水之中,他看到在海面之下亮起了一道光。

    飛塵手中不知合適多了一塊玉簡,這玉簡此時正在熠熠生光,散發出靈力的波動。

    陳子凡見到那玉簡,暗叫一聲不好——那玉簡是一塊可以將人傳送的符文玉簡。

    玉簡的光在一瞬間變得極亮,飛塵的身影消失在了冰涼的大海之中。

    陳子凡眉頭緊皺,不由地苦笑著說道︰“原本以為就一個橋本一夫,現在連觀星閣都卷了進來,這下子麻煩大了!”

    泡在咸咸的海水里,他朝著靈龜島慢慢地游去,思考著如何面對霓虹國第一強者橋本一夫和龍國的修行界的集體攻勢。

    陳子凡正焦慮時分,遠處一架噴氣式飛機急速疾馳而來,在天空上落下兩道長長的白色雲痕。

    “這麼快,就來第二波攻擊麼?”陳子凡正驚訝間,噴氣式飛機緩緩地落到了靈龜島的停機坪上,一瞬間就被靈龜島上看守的士兵一擁而上圍住。

    飛機的艙門一開,從上面走下了一個胖乎乎的人,正是柳今歌。

    他朝著那些士兵招手說道︰“我找陳子凡,自己人啊!”

    士兵們則還是一擁而來,要把他拿下。惱怒間柳今歌一揮手,把一眾士兵彈開。

    “竟然和我動手……”他牛逼說了半句,但沒有繼續說下去。

    陳子凡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手中拿著一塊抹布,正擦拭著自己濕漉漉的身體,他擺了擺手讓那些雇佣兵離開,對柳今歌調侃道︰“堂堂調查局的局長竟然自己開著飛機,到我這靈龜島上來!可以啊!”

    雇佣兵們立馬敬禮離開。

    柳今歌著一臉嚴肅地對陳子凡說道︰“觀星閣的人對我下手了,龍國我回不去了。”

    “觀星閣的人?這麼巧?飛塵剛剛也來我這靈龜島了。”陳子凡淡淡地說道。

    “什麼?他在哪里?”柳今歌一愣,慌張地看著四周。

    “被我射了一箭——走了!”陳子凡遺憾地說道。

    “你用那魔弓射了飛塵?”柳今歌面色露出一絲詫異,他豎起了一根大拇指。

    “你怎麼沒有把他弄死。”

    “我也想,但是這家伙溜得很快!”陳子凡說道。

    “那看樣子……你的處境比我還危險。”柳今歌略有一些幸災樂禍,但是他的目光落到不遠處,見到一個女人立馬面色煞白。

    胡夢正端著一盤點心,朝陳子凡走來。

    柳今歌手微微發抖,問陳子凡道︰“她……她怎麼會在這里?”

    他永遠難以忘記胡夢變成一個妖獸的那一晚,這個夢魘的般的怪獸,差一點把柳今歌這個殺死。

    也因為這一次難忘的經歷,他淪落到了人生的最低谷,還丟了自己最心愛的黑鐵靈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