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1章 騙你就騙你

    在下圍棋這件事情上,穆檸溪從來沒有贏過肖勝北。

    所以,她每天都要陪冷阡珩聊天。

    冷阡珩偶爾會動動手指,轉轉眼珠,但那不過是人在昏迷時最基本的反應而已。

    “穆檸溪,靠下棋你肯定是贏不過我的,你要想離開,還是乖乖給冷少做手術吧。”

    肖勝北這句話听的穆檸溪耳朵都能起繭子了,每次她都一笑了之,權當是人生激勵了。

    看著她不以為然的樣子,肖勝北捏著棋子笑道︰“你就不怕墨總擔心你?听說他已經甦醒了。”

    啪嗒……穆檸溪手里的棋子不意間落到了棋盤上,滾碌碌的轉了好幾圈,最後幫肖勝北填了個坑。

    本來這盤棋穆檸溪本來是很用心下的,但因為這樣一個失誤,她已經毫無勝算了。

    之前她認真下棋都要輸給肖勝北,出了這樣大的失誤,相當于自殺。

    穆檸溪盯著棋盤,不悅的瞪了肖勝北一眼。

    他就是純心的!

    誅心……肖勝北這樣說,不就是想讓她給冷阡珩做手術麼?

    做手術倒是沒什麼,關鍵是死了他會找人陪葬!

    穆檸溪輕笑一聲,不緊不慢的下棋子,反正也是輸,此刻她的心境反而平和了許多。

    她指著心口說道︰“就算我此刻見不到墨啟敖,我們也還是在一起的。”

    “你們在一起?哈哈,你在搞笑!”

    趁著肖勝北大笑之時,穆檸溪指著時鐘說︰“我們下棋是要計時的吧?”

    笑了足足八秒鐘的肖勝北表情一僵,再也笑不出來了。

    “我跟你下棋,還用的著計時?”

    “你現在用的時間比我多。”

    肖勝北一臉無奈,他那是因為聊天所以沒顧得上下棋好麼?

    眼看時間快到了,他就隨便找個地方落了棋子。

    兩人對弈,本來是件風雅事,可因為結局關系到自由,所以氣氛非常嚴肅。

    佣人遠遠的看著他們對弈,大氣兒都不敢喘。

    蕭先生還是頭一次在這里住了這麼久,而且,還這麼有耐心的陪一個女生天天下棋。

    如果不是之前穆檸溪不惜生命要往外逃過,她們幾乎都誤會兩人是郎才女貌的一對了。

    肖勝北一認真,棋局很快就呈現出了一邊倒的形式。

    他挑了挑英俊的眉梢,看著穆檸溪認真的小臉嘲諷道︰“你說墨啟敖跟你在一起?他在哪兒呢?他是空氣麼?”

    “我此刻就在想著他,他也在想著我。如此,還不叫在一起麼?”穆檸溪淡定的落子,對于常常輸棋的人來講,最好的就是心態了。

    “你未免也太過于自戀了,你怎麼知道此刻墨總想的是你呢?指不定他早已經美人在抱,放棄尋找你了!”

    聞言,穆檸溪平靜的看了肖勝北一眼,“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麼?”

    對于兩個相愛的來說,即便是相隔天涯也不能阻止他們相愛。

    為一條成年單身狗,肖勝北明顯被這句話暴擊傷害了。

    “我怎麼了?說你自信都不確切,你這叫天真!貓兒有不愛腥的麼?”

    “蕭叔叔,你不下,我下了!一手棋的時間到了。”

    穆檸溪搶先下了一子,誰叫他話多。

    看穆檸溪如此認真的鑽空子,肖勝北也只好打起精神繼續下棋了。

    一盤棋下了好長的時間,才不過幾天的時間,穆檸溪的棋藝就有了明顯的增長。

    肖勝北暗自感慨,穆檸溪的天賦其實挺好的,不然也不會進步如此神速。

    一局棋結束,穆檸溪還是輸了。

    按照約定,她就只好繼續給冷阡珩講故事……

    收棋子的時候,穆檸溪垂著眼楮說︰“蕭先生,你不知道吧?亨利研究所有一台沒有上市的腦電波啟發儀。

    那台機器能激發人腦的阿法波,對冷先生這種情況幫助非常大。”

    她瞎編的……

    既然肖勝北和冷阡珩感情這麼好,那為了好兄弟冒險又有何不可?

    不是說墨啟敖已經甦醒了麼?只要肖勝北敢去亨利研究所,就一定會留下線索。

    “什麼儀器?為什麼我之前沒有听過?”肖勝北狐疑。

    這個時候去亨利研究所簡直就是往槍口上撞啊。

    “你沒听過腦電波誘導器?你怎麼這麼孤陋寡聞?”穆檸溪拿起筆,隨便在白紙上寫了一串型號,遞給肖勝北說︰“研究所研發的這個新型機器比現在市場上的產品好多了。

    你看我們博士一大把年紀了,每個周期都用那台儀器洗腦子。洗了之後頭不昏,眼不花,精神十足。”

    亨利博士的身體確實好……莫非,就是靠那台儀器洗的?

    雖然覺得很荒唐,但是事實擺在眼前。

    肖勝北將信將疑的問︰“那用那台儀器之後有沒有後遺癥?”

    “這我就不知道了,你看我們博士正常的話,就沒有後遺癥唄……”但在穆檸溪看來,博士分明已經瘋了。

    “你們博士,當然正常,只是……”

    只是已經失蹤了,整個研究所也被e國上層介入,亂成一片。

    有一部分人科學怪人已經被分配到了其他的研究所,還有一些根本就不會說話。

    現在警方著重審查的是楊季,因為楊季爆了好多猛料,口口聲聲說自己是不死人……

    這不是胡扯麼?

    更為奇怪的是,一個瘋子的爆料竟然引起了更多跨界專家的支持。

    甚至還有編輯要以楊季為原型,拍一個關于生命探索的電影……

    關于這些,肖勝北都不會說,他只是犯愁研究所被封了之後,該怎麼拿到那台腦電波儀器。

    穆檸溪看著肖勝北眉心緊擰的樣子,終于感覺到了暢快。

    她長指點著桌面兒,非常認真的說︰“蕭叔叔,如果能找到那台儀器,相信冷先生甦醒就指日可待了。只可惜,那是博士最為重要的東西,他不一定會借給你。”

    離間計,對于穆檸溪來說,最希望的就是看到肖勝北和亨利博士鬧起來。

    肖勝北卻只是冷笑了一聲,指著冷阡珩的房間說︰“快去給冷爺將故事!你昨天講的故事他很愛听!”

    “是呢,我唱鐵窗淚的時候,他好像反應更大。”穆檸溪小聲嘀咕了一句,起身走進了冷阡珩的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