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 勿陷太深,愛太深,計較太深

    “什麼?七皇子那兒?”覃羽弦驚訝的瞪著眼楮︰“那天不是已經證實了,末末是我們的嗎?為何……”

    洛奕微微皺著眉頭,說實話他也不知道為何末末那日待他如此陌生,仿佛在看一個不相干的人一般,就仿佛換了一個人一般……不過,就算是到了七皇子那兒,他也定不能把末末如何……

    洛奕听說過東陵國七皇子的事情,他知道東陵幼時的艱辛。能那麼擔心自己愛犬的人,心里大都是溫軟的,只是表面還是那般高傲不近人罷。

    覃羽弦一副似懂非懂的模樣,迷糊的眼神甚是討喜︰“哦,是這樣……對了!明日可是那七皇子大婚,我們要不要去湊個熱鬧?”覃羽弦一雙眸子亮晶晶的,帶著童孩的天真和好奇。

    “羽兒可是想去看看?”洛奕溫柔的看著他,嘴角掛著一抹笑容。月光正好傾瀉進他的發絲,散發出柔和的白光。大紅的衣袍正好襯出男子病態的面容。

    也該讓羽兒好好出去透透氣了,憋壞了可不行。洛奕如是想著,眸色也加深了一分。他是知道的,羽兒有些異于常人。當初他撿到收留羽兒時,是在一片廢墟中。滿地的尸體露出雪白的骨頭,陰森森的睜大了眼楮不知看著何處。

    而這個小少年就呆坐在正中間,腳底板佔滿了鮮血也渾然不知,一動不動的蜷著身體。直到洛奕緩緩靠近才轉動眼楮看向他。

    “殺,殺……”男孩兒嘴里只吐出這個字。

    看著眼神空洞充斥著死寂絕望氣息的男孩,洛奕不免動了惻隱之心,便一直收留著了……

    “當然想去啦!”羽兒歡快的笑聲把洛奕從回憶里拉出來。他揉了揉羽兒的頭一臉寵溺的說︰“那就隨了你吧。”

    “嗯!”少年開心的繞著房梁轉來轉去,模樣和一般人毫無差別,但誰能想到,他會經歷那樣的事呢?

    ……

    而另一處的姜家可是忙壞了。

    什麼事?小姐大婚啊!

    “都給我手腳麻利點兒!”姜雪嬌掩飾不住的笑容漸漸擴大,就連平時刁鑽的語氣也變得甚是嬌媚。等了十五年終是迎來了自己的大婚之日。

    也不知道那個人……看見我穿著嶄新的婚服會說什麼呢……姜雪嬌滿心歡喜的跑進閨房,拿起大紅婚服一遍一遍小心翼翼的摩挲著。面料是最好的料子,衣角用著金絲繡了兩只鴛鴦,絲滑的手感精致的頭冠。姜雪嬌已經等不及要嫁給東陵了!

    “嬌兒,嬌兒?”姜夫人微皺著眉頭從房門走進來,看著這般歡喜的女兒,心里莫名涌起一絲難受。是啊,從明日起,嬌兒就已經是別人家的了,是少婦而不是黃花大閨女了。這姜府又得冷清一段時間了。

    “娘!您看我的婚服,好不好看?好不好看啊?”姜雪嬌拿著衣服在胸前比劃著,眉目間盡顯小女兒姿態。

    姜夫人嘆了一口氣︰“你這丫頭,還沒嫁出去呢就這般,不知道以後要吃多少苦呢……”曹墨想起嫁進姜家的一點一滴突覺心酸,還不如一輩子待在曹府陪母親呢……

    姜雪嬌看見娘似要垂淚,連忙撲到母親懷里︰“娘,就算女兒嫁出去了,我還是你最愛的女兒!女兒也一定不會委屈自己!”姜雪嬌認真的看著母親,眼中是掩飾不住的尊敬和對未來的憧憬。

    “唉……”曹墨長嘆一口氣耐心教導著︰“嬌兒,嫁出去了你就是七皇子的正妃,走在外邊那是百官都得叫你一聲七皇妃。但是在內院呢……你要注意,不要陷太深,愛太深,計較太深……保命最為重要……”

    “哎呀我知道了娘,您都說過無數次了……”姜雪嬌撅著嘴不耐煩的點點頭。曹墨嚴厲的瞅她一眼,她立馬焉了聲兒。

    “還有最重要的是,你是七皇妃,也是我姜家的女兒,萬事要動動腦子,要懂得保護自己,不要牽連姜家才是……懂嗎?”曹墨眼角滲出了淚,這些話都是她母親對她說過的。當時漫不經心,現如今終是體會到了老母親的心……

    姜雪嬌連連答應。這些母親都說了無數遍了,自己早就倒背如流了!現在她心里心心念念的都是那個孤傲清冷的男子。嘻嘻,東陵,你就要成為我的夫君了呢!夫君……姜雪嬌痴痴的笑著。

    曹墨不再說話只默默的看了女兒一眼。若是七皇子待她女兒不好,姜家也不是好欺負的!

    ……

    比起熱鬧的姜府,七皇府不免顯得有些清冷。滿目的大紅色和男子的冷淡照應,東陵靜靜的坐在書房審閱卷書。墨發垂在肩上,還有幾絲亂發沾染了水墨,散出淡淡香味。

    男子清俊的面容好似天上神祗般不容褻瀆,不同于洛奕的柔和,東陵更多了幾分冷清平靜。輕如羽翼般的睫毛下,是一雙極其妖艷的眸子。一眼柔軟又帶著些許空洞的綠波,一眼深沉冷靜如深海般深不可測。薄薄的嘴唇緊緊閉著,但眼中卻沒有絲毫情緒。刀刻的臉龐又帶著絲絲溫柔。

    好帥啊……柒柒趴在地板上呆呆地看著認真翻看書卷的男人。真是個極品男人!莫小柒把平生和前幾世遇到的男子一個個和東陵比較。還是得出了一個結論︰東陵最好看!

    然而……這麼妖孽的男子,馬上就成為別的女人的了……莫小柒心里陣陣酸楚,好似失去獨寵的感覺。

    “殿下。”安逸琛神色復雜的攥緊拳頭,面上有些不自然。

    東陵放下書卷,緩緩抬起頭詢問︰“何事?”莫小柒也懶洋洋的看向門口的男子,他一身青衣打扮書生模樣,滿身散著書卷氣,好一個優雅的男子!不過……嘿嘿還是東陵長的最好看!

    安逸琛猶豫了一會兒,好似下定什麼決心一般面色緩和︰“殿下,婚服彩禮已經備好,一切事宜都已準備好。只是……您真的要這麼做嗎?”

    嗯?莫小柒奇怪的看著東陵,這麼做是什麼意思?東陵要做什麼……

    還未等柒柒想清楚,安逸琛又接著說道︰“若是這頂替新郎的事被姜府發覺了,可能會對殿下很不利的……”

    東陵只靜靜的把玩著書桌上的茶杯,面上一派冷淡︰“無礙。”那個女人,還配不上自己親自迎娶。東陵嘴角泛起一絲絲殘忍,眼楮如同漩渦般一接觸便深陷其中。見安逸琛不說話如同木頭般,東陵輕輕皺眉︰“可還有事?”

    ------題外話------

    求多多評論,蛤蛤蛤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