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星高照番外

    姜高照坐在玉石台階上,重重的嘆了口氣,這是他今日的第三十九次嘆氣。

    “阿弟又是為何?”福星眼角微微一挑,克制住了自己擰住姜高照耳朵的沖動,他只有五歲,還沒有到接受愛的鐵拳的年紀。

    “不是說好了,兄長你叫福星,我叫祿星,阿弟叫壽星的麼?為何我要叫高照,听起來像是高小花的親兄長一樣,日後叫我如何娶她?”

    福星實在是忍不住了,一拳頭砸在了姜高照的頭上。

    姜高照咬著嘴唇,眼楮里閃動著淚花,“你這次絕對用了九成力!”

    福星舉了舉拳頭,“我半分力都沒有用。你一個五歲小兒,成日里胡思亂想些什麼?”

    爹娘不著調,給他們幾兄弟取了這般名字,每每想起,都恨不得將這玉石台階跺穿一個洞去,福星高照,歡天喜地……我們是吉祥如意的四兄弟!

    真的是一言難盡……

    但名字不是福星毆打親弟的原因。

    而是因為,高小花是一條狗。

    二舅為了娶到二舅,百般討好,特意尋了一只全身雪白,眼楮閃閃發光的小狗兒,取名高小花。

    姜高照憋著淚,左右里看了看,宮婢侍衛宛若雕像一般,個個紋絲不動,像是沒有瞧見福星揍他一般。歡天喜地兩兄弟太過年幼,如今還躺在床榻上睡著囫圇覺長膘。

    誰還能救他?

    姜高照低頭看了看自己的細胳膊細腿,又看了看孔武有力的姜福星,越發的沮喪。

    阿娘一共生了四兄弟,力氣最大的便是長兄福星,听聞剛開始學會自己個吃飯的時候,一日掰彎了十八根銀勺子,還御史台痛罵敗家。

    再有幼弟歡天喜地,雖然不如長兄,但也力氣遠超同齡孩童。

    唯獨他……整個大陳宮里,他大約只能夠打得贏那條叫高小花的狗了。

    為了男子漢的尊嚴,他覺得自己只能娶高小花了。

    福星瞧著姜高照可憐巴巴的模樣,心腸一軟,伸出手來,揉了揉剛剛揍過的地方,一把拉起了姜高照,“走了,哥哥帶你吃糖去。”

    姜高照一喜,頓時活了過來,復又嘆了今日的第四十次氣,“大兄,可是阿娘不讓我們吃糖,都藏得好生生的。她是這大陳宮里最厲害的人,阿爹是皇帝,都要听她的。若是被她發現了,那可是要罵我的,大兄和弟弟都耐打,唯獨我……”

    姜高照說著,又要嘆氣……

    福星只覺得腦袋嗡嗡響,“若是被阿娘發現了,你便說是我硬要你去的,要打的話,哥哥替你扛著。只是莫要嘆氣了,小花是狗兒,你若是喜歡,等日後小花生了崽,叫二舅給你抱一只。”

    姜高照的眼楮眨了眨,心里樂開了花,糖我吃,揍你礙,我的哥哥真是天底下最好的哥哥!

    他想著,嗚嗚嗚的說道,“既然哥哥不要我娶小花,那我便替她養孩子吧。”

    福星的嘴角抽了抽,揉了揉姜高照的腦袋,這個滑頭,總是哄騙人,可誰叫他是他弟弟呢!

    “大兄大兄,糖在哪里?”

    “就在親蠶宮最粗的那個桑樹下,埋了一個大罐子,里頭裝了好些糖果,我帶你去挖……”

    ……

    閔惟秀擼起袖子,看著遠去一高一矮的兩個背影,哈哈的笑出了聲。

    “你說一會兒他們打開罐子,發現里面裝的是石頭,會怎麼樣?”

    姜硯之摸了摸閔惟秀的腦袋,雖然已經成親好些年了,但是每一次看到閔惟秀的笑容,他都覺得自己的內心裝得滿滿當當,又柔軟了好幾分。

    “也就是你這麼坑娃。高照又要哭了。”

    惟秀懷高照的時候,大遼來犯,他同惟秀一道兒出征抗敵,大勝于檀淵。

    就在慶功宴上,惟秀早產生下了高照。那當真跟個奶貓兒似的,他希望日後福星能夠看顧他幾分,便給取名叫了高照。

    當然了,這是姜硯之自己的想法。

    實際情況是,那日太陽實在是太大了,照得人眼花繚亂的,熱得不行。

    閔惟秀生得來氣,瞅著那日頭胡亂給孩子取了名字叫艷陽高照……

    事實太傷人,姜硯之想破了腦袋,才給勉強圓了回來……

    “走走走,跟上去瞧瞧,好不容易你今日不朝。”閔惟秀說著,一把拉住了姜硯之的手,就往親蠶宮里走。

    此時兩個小娃兒已經吭哧吭哧的將那糖罐子挖了起來,不怪宮人不幫忙,實在是閔惟秀虎名在外,他們都不敢動手。

    “大兄,好重啊,里頭豈不是有好多糖。”

    姜高照吞了一口口水,他已經听到了自己的肚子里的饞蟲在唱歌!

    福星的眼楮也比平常亮了好幾分,“阿爹哄阿娘開心,在這親蠶宮里埋了好些寶貝呢。定是發現少了,以為是阿娘吃了,又給偷偷補上了!”

    “大兄,大兄,快些打開!”姜高照催促道。

    福星點了點頭,一口氣掀開了蓋子,將手伸了進去,撈出一把“糖”來……

    看著兄長手心里的“糖”,姜高照的笑容漸漸消失,然後眼眶泛紅,最後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大兄,大兄,糖變成石頭了!糖變成石頭了!”

    這次輪到福星嘆氣了,做一個好哥哥,好兒子,真難!

    “阿娘,阿爹,別看戲了。阿弟又要哭上半個時辰了……”

    閔惟秀驚訝的從門口走了進來,“福星如何知道阿爹阿娘來了?莫非你最近武藝大有精進?”

    姜福星無語的看了閔惟秀一眼,誰一月被坑七次,還能不知道?換你你也知道!

    姜硯之看著大兒子一副父母好難養,我想撂挑子的模樣,笑道,“好了好了,阿爹阿娘是來叫你們去吃糖糕的,還有高照最喜歡的棗兒。”

    他說著,拍了拍福星的肩膀,牽起他的手。

    閔惟秀樂呵呵的走到了高照面前,往他哭得張起的大嘴巴里塞了一顆糖,笑道,“走了走了,吃糖糕去了。”

    姜高照立馬止住了哭聲,牽住了閔惟秀的手,趁著她不注意的時候,偷偷的對著姜硯之同姜福星眨了眨眼楮︰阿爹不騙人,只要假裝被騙哄阿娘高興,就一定有糖吃!

    唉,這年頭,吃顆糖好難!

    姜硯之同姜福星微微的翹起了嘴角,那上揚的幅度,簡直一模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