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0章 抵臨千機閣


    對于整個雲頂星的人來說,千機真人都是死敵。

    ——這家伙想要將雲頂星煉化成仙器,完全無視了上面所有的生靈,所以,這自然是所有人的公敵。

    錯非石皓成功將雲頂星帶入了仙界,不然的話,上面所有的生靈都要和雲頂星一樣成為千機真人野心的犧牲品。

    所以,石皓說到要去找千機真人算賬,翁南晴立刻就意動了。

    “不過,你還沒有突破玉仙!”翁南晴有些擔心地道。

    石皓擺擺手︰“不用擔心。”

    他確實還沒有突破玉仙,但是,十一星的修為支持之下,他的戰力高達十九星,接近二星玉仙的戰力了,還有,他的靈魂強度強得可怕,哪怕對上玉仙,冷不丁地用上一下,亦可以讓對手在猝不及防之下中招。

    當然了,為了保險起見,他可以在突破玉仙之後,再君臨千機閣,那肯定是萬無一失了。

    現在他距離突破玉仙並非太過遙遠,所以,可以先去找千機閣了。

    甦曼曼肯定不會反對,她可無所謂去哪里,只要和石皓在一起就夠了。

    問題是,千機閣在哪?

    育河仙域或是雲馬仙域。

    之前在玄冰仙域的時候,石皓有過一段無比自在的日子,他便利用那里的情報部門,搜索著千機閣的所在。

    出乎石皓意料的是,整個仙界居然有五個勢力叫做千機閣——當然也分布于五個仙域之中。

    不過,其中有三個都非玉仙級別,所以,只剩下兩個需要進行甄選。

    “先去育河仙域。”

    三人出發,向著育河仙域而去。

    為什麼先選育河仙域?

    簡單,因為育河仙域是緊鄰著禁地的。

    ——當初老古便是千機真人的弟子,很早就去了禁地,要說這家伙運氣好得驚人,可以連連找到域牆上的缺口,那石皓絕對不相信。

    所以,既然育河仙域與禁地相鄰,就成了最大的可能。

    走起。

    雖然禁地與育河仙域相鄰,但石皓現在所處的仙域與育河仙域還是隔了三個仙域,所以,他還得破開三道域牆,才能到達育河仙域。

    從禁地中走?

    可以是可以,但剛從里面出來,石皓可不想短時間內再去一次。

    從外面走吧,反正石皓也要等突破玉仙才會真正出現在千機真人的面前,不爭這麼點時間。

    三人一路游山玩水,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才來到了最後一道域牆前。

    石皓以仙王器挖出了一個口子,帶著兩女鑽了過去,終是來到了育河仙域。

    這個仙域很特殊。

    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這里有很少見的雙仙王!

    老仙王封號大衍,據說在二十萬年前化道了,爾後在十幾萬年前,育河仙王脫穎而出,結束了無王時代,從此,大衍仙域也變成了育河仙域。

    可是,在八萬年前,大衍仙王居然再次出世!

    原來,他又活出了一世,只是這一世活得十分艱難,花了十來萬年才重回仙王之位。

    也因此,這里就變成了雙王鼎立的局面。

    還好的是,大衍仙王並沒有想與育河仙王較量的意思,完全不計較仙域更名,顯得低調無比。

    世人都說,這是因為大衍仙王已經不可能再活出下一世了,而育河仙王不同,他這一世才得道,擁有無盡的可能。

    所以,大衍仙王干脆讓位給育河仙王,如此一來,他化道之後,育河仙王看在這個情份上,也會對他一脈稍加照拂。

    當然了,真相是不是這樣就只有兩位仙王才知道了,余子碌碌,只有猜測一下的資格。

    石皓看著天空,眼神微眯。

    當初他飛升仙界的時候,遭到了仙王狙擊,現在看來,這人便極可能是育河仙王了。

    ——當然也可能是雲馬仙王,如果這里的千機真人不是他要找的那位。

    為什麼後來育河仙王罷手了?

    現在石皓知道了,那肯定是便宜師兄張天煜出手了,當初這位師兄可是一直跟在他後面替他保駕護航的。

    所以,他向千機真人復仇的話,育河仙王應該不會插手。

    好,最大的障礙解決了,現在只需要確認這里的千機真人是不是他要找的人就行了。

    石皓三人繼續一路游蕩,也不急,慢慢來好了。

    十幾天後,他們來到了千機閣的地盤。

    石皓開始到處打听起來,這位千機閣主是不是從凡界飛升上來的。

    不過,千機真人乃是玉仙,他的來歷可不是誰都有資格知道的,幾天下來,石皓並沒有任何的收獲,反倒引起了注意。

    才過去五天,就是有人找上門了。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打探真人的事情?”一名年輕人出現在石皓所住的客棧中,以倨傲的語氣向著石皓喝道。

    石皓看了他一眼,區區銀靈仙罷了。

    “你是千機真人的徒子徒孫?”他笑著問道。

    年輕人大怒,猛地一拍桌子︰“我在問你話!”

    他這麼一怒,頓時嚇得客棧中的人紛紛跑了出去。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他們可不想遭這樣的無妄之災。

    石皓微微一笑︰“我也在問你話呢!”

    年輕人不由失笑,卻是森然無比︰“你莫非是傻了,不知道這是千機閣的地盤嗎?”

    “你眼楮要沒瞎的話,應該也能看出來,我是金元仙。”石皓淡淡道。

    武道界等級森嚴,哪怕你是玉仙的親傳弟子,可境界不如的話,那遇到金元仙亦得恭恭敬敬,不然的話,被人抽耳光也是活該。

    為什麼此人這麼囂張?

    肯定是慣出來的啊,估計這輩子還沒有離開過千機閣的地盤,所以,管你是不是金元仙呢,在這里,哪怕千機閣的一名普通弟子都比金元仙要來得大!

    你不服?

    哼哼,那就直接鎮壓了。

    因此,這年輕人只是用鄙夷的目光斜瞥著石皓,淡淡道︰“你縱使是金元仙又如何,膽敢刺探老祖的資料,便是將你殺了也沒什麼。”

    真是囂張啊!

    石皓搖搖頭,看來,這是一個欠教訓的人。

    他剛想出手,卻听外面猛地傳來了嘈雜聲,喧嘩無比。

    什麼情況?

    “石重,滾出來與我一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