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6章 出公差(1)

    楊侍郎找了清舒,與她說希望她能去一趟天津。

    清舒問道︰“要多長時間?”

    楊侍郎笑著說道︰“不用多長時間,來回半個月左右。”

    見清舒沒立即應答,楊侍郎道︰“林大人,這是一次很好的機會。”

    只是半個月又不是三五年,楊侍郎覺得清舒完全可以勝任。

    清舒皺著眉頭問道︰“我記得這次去天津定下的是冷郎中,先讓讓我去,是他有什麼事去不成了嗎?”

    這事必須問清楚,不然的話會引起不必要的矛盾。畢竟差事人選沒定下來可以爭取,但已經定下再頂替了就落了下乘。

    “冷郎中的娘中午突然暈倒,到現在還昏迷著,他著人跟我告假的。”

    親娘昏迷不醒做兒子的肯定要守在旁邊了,所以這個假必須批。而在戶部,不管在新式做賬還是核賬清舒都是數一數二的,所以楊侍郎就將這個機會給了她。

    清舒點頭問道︰“楊大人,什麼時候出發?”

    “明日就出發了。”

    清舒也沒說推遲一日,她一口應下後就回到自己的小屋。她雖然升官了,但辦公的地方還是原先那屋子。

    四川清吏司也在這個院子。為方便清舒辦公,楊侍郎干脆將四川清吏司跟清舒旁邊的河南清吏司兩家換了位置。也是如此,稟事也方便。

    清舒回到屋內收拾了一些東西,正準備交給下屬韋員外郎,盧郎中就過來了。他這次過來主要是得了楊侍郎的話,告訴清舒到地方上需要注意的一些事項。

    符景烯經常被外派公干,所以她知道地方上的官員對于上面派去的官員都非常的熱情。這個也能理解,畢竟是上頭拍下來的要惹得他們不高興找茬得吃不完兜著走。有時候為了防備讓他們不找茬,下面官員會給很多好處。

    盧郎中說完後與清舒道︰“林大人你這次去主要是查看新式做賬推廣的進度,這事也不難。不過因為你是女子下面的官員可能會輕視于你,所以跟他們打交道不要太客氣。”

    以前他也質疑皇上的決定,可現在他是服氣。在做賬以及審核方面他是比不上清舒的。要知道不管做賬還是核賬,清舒比他們都強,特別是核賬一個人比得上三四個,且不會出一點錯。

    官場上有頑固不化迂腐如當初的沈案這樣的人,但同樣也有只看才能不在意性別如盧郎中這樣的人。

    清舒知道他這算是肺腑之言,笑著道︰“多謝盧大人告知。”

    盧郎中祖輩是鄉紳家里小有產業,不過在官場上沒什麼人脈。不過這些年他踏踏實實當差,不鑽營取巧也不站隊,熬了二十年終于熬到郎中這個位置。雖然仕途並不順但他與妻子伉儷二十多年恩恩愛愛,膝下一雙兒女都很孝,日子很和睦。當然,也是因他這個性格,楊侍郎當初特意將清舒指派到他底下。

    將手頭上的事交給韋員外郎後清舒就走了,也沒回家直接去了蘭家。

    張氏听到他過來很驚訝,趕緊迎了出去,看到清舒穿著一身官府張氏就知道是有事了︰“嬸嬸,屋里坐。”

    清舒進屋坐下後與張氏說道︰“我明日要去天津一趟,來回大概要半個月時間。這半個月我想讓福兒暫時是住在這兒,不知道可不可以?”

    張氏笑著說道︰“當然可以了,夫君一直都想讓福兒住在這兒。”

    按照蘭循的說法,每天來回得半個來時辰,將這些時間節省下來一個月能多看幾本書。可惜不僅清舒不同意,就福哥兒也不樂意。這個張氏也可以,孩子畢竟還小黏母親也正常。

    清舒笑著道︰“那明日我著人將他的衣服洗漱之物都送了來。”

    張氏說道︰“嬸嬸,你明日你肯定很早就要啟程,不若今晚就讓福哥兒住在這兒了。”

    清舒搖頭道︰“不了,我想晚上一家人吃頓。我明日是沒時間,不過會讓老師送了福兒來。”

    張氏聞言也沒在勸。

    說了幾句話清舒就起身告辭了。她還要去傅家接窈窈回家,然後還得回家收拾東西,實在是沒時間閑聊。

    張氏將她送到二門才沒送。

    折身回院,張氏的貼身丫鬟不由說道︰“太太,你說符太太這般辛苦做什麼啊?”

    不說符大人如今位高權重,就憑她與皇後娘娘的關系這輩子就不愁榮華富貴了。

    張氏明白她話里的意思,說道︰“你沒發現她比以前更美了嗎?”

    丫鬟不解道︰“符太太一直都很美啊!”

    張氏笑著說道︰“我說的美不在于樣貌,而是內在。她身上散發出一種光,這光讓身邊的人折服。”

    頓了下,張氏又道︰“她要是站穩了腳,以後朝堂上肯定還會出現其他的女官。以後相夫教子並不是女子唯一的歸宿,女子也一樣能跟男子在朝堂上廝殺爭奪。”

    丫鬟睜大著眼楮。

    清舒到傅府時,正好看見兩個禮部官員從里面出來。

    兩個官員看到清舒恭敬地行禮︰“下官見過林大人。”

    “你們是?”

    傅翰明笑著說道︰“這兩位大人是禮部的官員,這次是來查看敬澤院落布置情況。”

    清舒看向兩人,問道︰“那院落是我布置的,可有什麼問題?”

    兩位官員听到這話頓覺頭皮發麻,因為兩人剛才就為那院落的布置狠批了傅翰明一通。

    其中一個官員壯著膽子說道︰“林大人,公主可是千金之軀,豈能住那般簡陋的院落?”

    清舒說道︰“我詢問過公主,她並不喜歡繁雜富麗的裝飾,所以我就化繁為簡。”

    這並不是糊弄兩位官員。上個月欣悅公主回來清舒特意為這事去詢問了她,就得到這樣的答復。

    兩個官員聞言趕緊道歉。

    清舒笑著說道︰“不怪你們,是我哥沒說清楚。”

    若是傅翰明說清楚了,這兩位也不會與她說這話的。

    等兩位官員走了,清舒才問了傅翰明︰“老師跟嫂子不在家嗎?”

    “姑姑一個朋友家里出了點事,老師過去看望了。至于你嫂子,定制的彩綢跟燈籠還沒做好她過去催了,差不多也該回來了。”

    清舒點點頭。

    傅家的事她很清楚,外頭的事都讓傅敬澤自己處理,內宅的事是傅苒跟許氏兩人一起操持。至于傅翰明,他就一直管著鋪子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