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一十五章︰逞強的沈亮和

    鄭源下水之後,這才清楚想象和現實的區別,這樣的高強度訓練,對于他而言,很有些苦不堪言呢!

    “你這樣可不行!”大瀟坐在甲板上看見艱難的從外面翻進來的鄭源,挑起眉,微微調侃的說,“你不是說自己是專業的?”

    鄭源跪坐在甲板上,嘴巴就好像拍到岸邊的魚那樣,大口的喘著氣,根本顧不得應聲。頭發上的水珠迅速匯集到發梢上,點點滴落在甲板上,很快就匯集成小水窪了,也不知這其中汗水佔了幾成,倒是他渾身上下的水漬滴到甲板上,用不多時,甲板上就出現用水滴“描繪”出的屬于他的線條了。

    “幸好我不用像你這麼辛苦。”大瀟看著鄭源都顧不得跟他說話的辛苦勁兒,心里就無比慶幸當初跟艦長多提了幾句,反正從別的角度看,他也不太算部隊這塊兒的,因此還是能夠被關照的。

    “到底是太大了!”

    鄭源忽然冒出這句話來,讓大瀟有些驚奇呢。

    “這話是怎麼說?”

    鄭源粗粗地喘口氣,斜睨他好幾眼︰“我要是像你這麼小,我不會這麼廢柴啊!”

    大瀟︰“……”

    感受著陽光的溫暖,大瀟吹著海風,認認真真琢磨片刻,可算是確認了——鄭源這家伙,這是嘲諷他呢!

    “怎麼說話呢!”

    “對于逃脫訓練、喜歡嘲諷戰友、不努力的家伙,還需要客氣啊?”

    鄭源覺得這家伙就是沒進部隊,要不然,他能體會到被排擠的滋味。

    “我可沒有躲訓練任務啊!只是咱從事的工作有差別啊,我只要多鍛煉自己這腦袋就好了!”

    “呼——你高興就好!”

    緩到差不多的鄭源長吐口氣,單手扶著膝蓋站了起來。

    要不是他站起來瞬間還有些搖擺,大瀟真以為他休息夠了,原來還是勉強。

    “你這人就是要強,要是像我一樣,跟艦長說清楚之前游過來的經歷,他根本會通融!”到底是自己的搭檔,大瀟對鄭源還是有些心疼。

    鄭源聞言,已經朝前走的身形,並沒有因此而作任何停頓,只是揚起手臂,朝他揮了揮說︰“我和你的經歷,艦長全都知曉,不過就像你說的那樣,我和你需要面對和完成的任務不同,所以你可以被通融,但是我卻不可。”

    大瀟聞言,那修長的手臂放到肩膀上,隨意的撓了撓,有些感嘆︰“看來我當初沒有考軍校,還真是件挺明智的事情!”

    鄭源︰“……”

    ……

    沈亮和將腳腕上那條安全鎖帶胡亂地拆開之後,恨恨地抬起頭看向根本看不到的高度,手蜷成拳頭,使勁兒的捶著身畔的地面︰“我又讓這家伙給蒙了!難道展羽不能夠帶著我跟你下去?!”

    別看羅斯文在昏迷,可是,這不影響沈亮和跟他說話。

    “我怎麼都沒想到啊,不過是多背了這麼大的人而已,怎麼降落的體驗,差別就這麼大!”沈亮和雖然兀自嘟噥不已,可是手上的動作卻丁點兒都沒有耽擱,很快,他不僅解放了自己的腰腿,還將安全鎖繩放好帶走。

    此刻趁著行人的注意力都被大廈後方的動靜吸引了過去,他自然要迅速離開,要不怎麼說“此時不走、更待何時呢”!

    想到這兒,將羅斯文背好之後,沈亮和迅速的撤退了。

    當然,本來這里就沒有多少行人,雖然這里是很多旅游者的打卡景點,但是到底還是有些偏僻,所以就算是最熱鬧的時候,也很少能見到人潮涌動的場面,這也側面幫助他順利撤退,要不然,就算楚錚那里能夠鬧出很大動靜,也難保沒有人看到他呢!想到這兒,沈亮和不由自主打量起周圍,雖然周圍的場景因為他前進的速度而快速後退,但是該偵查的,他是丁點都沒有放過。

    ……

    “所以,你就這麼傻啦吧唧地背著這家伙,玩兒蹦極呢!”偶遇的展羽,用看稀罕物的驚奇表情看著他,好像他這樣的人很難出現一樣!

    “你這是何意啊!”雖然展羽沒有直說,但是看它意思,沈亮和猜也能猜出這只鷹應該不是好意。

    “就算我讓楚錚算計,那……你不也應該譴責楚錚那個家伙沒有良心麼!怎麼還嘲笑起我這個無辜的、讓自己搭檔就這麼算計的可憐人呢!”

    “你是挺可憐的!”听到沈亮和的話後,展羽深以為然的連連點頭,說,“就你這麼點兒智商,可不很可憐呢!”

    本來想要點頭應聲的沈亮和︰“……”

    “你這也忒偏心!”

    沈亮和覺得自己都快要被它給氣的鼻子冒煙了!

    這鷹的三觀也太不正了!

    “要不你能和他合作!哼哼!你和他就是一丘之貉!”

    “我是鷹!”展羽聞言之後,也不生氣,而是認真的對他所言進行糾正。

    無話可說的沈亮和︰“……”

    “你也別認為我看不起你是欺負你!我剛才那麼說,可是有依據的!”

    “呵呵。”

    見他不以為然,展羽無奈地聳聳翅膀︰“你應該很清楚我所具有的能力!對不對?”

    “……”很想說不對的人到底沒有賭氣。

    展羽見他不說話,就當他默認了︰“那麼,我自己就完全可以一只爪子帶著一個人從上面飛下來,明明可以省事,你卻一定要挑戰自己的極限,你自己都說了,可多虧這帶子很結實,要不然你就要馬失前蹄了!”

    听到展羽這話,頓時間沈亮和感到自己眼前飛過去陣陣鴉雀,尤其是它們恰到好處的嘎嘎嘎的叫聲,不停的在他腦海里盤旋著,揮之不去。

    不知怎麼地,他竟然還就這幻想出來的叫聲,自己翻譯成人言說“傻瓜!傻瓜!傻瓜!”

    “我、我那不是听他說你負責探測外面的情況?”神聯合當然那不肯承認自己智商真有問題,只能努力找尋理由,從而證明自己智商正常。

    展羽聞言嗤笑︰“我說你這人啊,就不要強詞奪理啦!你那腦子不夠用,就乖乖承認,又能怎麼著?!”

    讓展羽強調的,都快要以為自己智商當真不合格的沈亮和,反應過來之後,立刻氣笑了︰“我說,你和楚錚這人這鷹這麼欺負人,還有理啦?!”

    “我說這話你還不承認!”展羽見沈亮和使勁兒要把它和楚錚綁定在一起,立刻嘆口氣說,“你真以為我跟楚錚閑著沒事兒,那你開玩笑呢!怎麼可能呢!我也很忙啊!好不好!”

    對這話他就當听不到。

    見他這麼固執,展羽撓了撓自己那顆圓腦袋,嘆氣說︰“那我要怎麼樣才能讓你清楚,我說的句句都很真呢!”

    “你不用說了!”不搭理展羽的沈亮和,手腕微微用力,將自己背後那個羅斯文向上掂了掂,要不然那家伙就快要從他肩背溜到地上去啦!他將羅斯文跟自己重“綁定”好之後,這才看著又走到他面前的展羽,說,“我現在很寒心!我以為咱之間能夠成為朋友呢!沒想到……還是枕頭風的力量大啊!”

    這是把韓子禾都給扯進來了?!

    展羽有些不高興呢!

    “你自己智商不合格,那就好好承認,不要隨意攀扯別人,可不可以啊!”氣呼呼的用翅膀當成扇子給自己扇風的展羽,使勁兒瞪了沈亮和半晌,這才氣鼓鼓說,“之前是誰告訴我聯絡密碼的,那可是你跟我之間只有咱倆才知曉的啊!就連楚錚都不清楚呢!怎麼著,你該不會連這都給忘記了吧?!你可倒是用啊!”

    恍然大悟的沈亮和︰“……”

    好像還真是這樣……所以,他需要現在就承認自己智商不夠了麼?

    “呵呵!還算你有自知!”展羽一看沈亮和那表情,就清楚他心里有數兒了,登時,更是立起眼楮,使勁兒嘲笑說,“現在回想起再之前和之前的自己,是不是很想給那時的你幾個w呢?!或者,很想將那時自己的嘴給緊緊地捂住?”

    沈亮和︰“……”仔細想想,好像還真沒有!

    他這人想來寬以待己呢!

    “算啦!看在你知錯的份兒上,我就不追究你剛剛嘴硬的錯過了!”展羽揮揮翅膀,看起來還頗有大人有大量的氣魄呢,它跟沈亮和說,“你怎麼著,現在能不能正常走啊?要是可以,那你就快點兒,要是有困難呢,你就說話,我幫你背著他!”

    “要不還是你幫我帶走他吧!”不算出乎展羽意料,沈亮和聞言,都不裝裝樣子,也不虛讓幾句,特別痛快地將他所背著的羅斯文讓給了展羽。

    “……”雖然是真心真意想幫忙,但是還是讓沈亮和這痛快勁兒給驚到了的展羽,都不知該怎麼說話了。

    “好、好吧!你把他放地上,我就能抓著他飛起來了!”雖然有些驚異,但是,展羽磕磕巴巴,到底還是準備按照之前的承諾幫助沈亮和。

    “對啦,展羽……”沈亮和搓著手,笑呵呵對展羽點頭。

    看他這樣子,再想想他這欲說還休的做派,展羽還有什麼不清楚的呢?!

    “你該不會提出讓我也帶著你飛高高吧?”展羽雖然覺得對方很可能會這麼說,但是還是對其有那麼點兒信心。

    只是很快,這份兒信心就讓對方給說飛了。

    “你剛不是說自己有這能力麼!”他笑呵呵地說,“既然有這能力,不用,那豈不是浪費?!”

    展羽︰“……”怎麼辦?好想一翅膀將這麼個厚顏無恥的家伙扇飛!

    想到就做,這可是展羽所具備的優點呢!

    于是,撲楞著翅膀的展羽,在跟沈亮和展示自己想要一飛沖天的氣勢的時候,還很無辜的問對方︰“你剛才說什麼?我可沒有听清,你要不要再跟我好好說說呢?”

    沈亮和︰“……”

    這般清楚的威脅言語,當他沒看出來,還是沒听清楚?!

    他能點頭說好?!

    默默地深呼吸之後,沈亮和笑得特別自然︰“我就是問問啊!既然你很疲憊,那我就不給你添這麻煩,我自己腿著回去好啦!”

    “那你就慢慢兒腿著回去好了!”展羽滿意的點點頭,都不跟沈亮和客氣了,直接扇動著翅膀飛離地面,然後精準的抓住羅斯文。

    緊接著,展羽就在沈亮和眼巴巴的注視下,漸漸地飛高了。

    眼瞅著展羽越飛越遠的身形,久久凝視著對方不放的沈亮和,這才松垮了肩膀直嘆氣︰“還真就飛走了,這鷹可真不講義氣啊!”

    郁悶的用拳頭給自己捶肩膀的沈亮和,臉上的那笑容,真跟哭似的。

    “到底……還是太逞強啦!”沈亮和郁悶的瞅瞅有些無力的雙腿,就開始發愁。

    他不是真的像展羽以為的那樣厚顏無恥,但凡能夠好好走起來,他也不想跟個獵物似得讓展羽拎著飛啊!這不是從幾十層的高層建築上躍下,有些過度挑戰他自身的能力了,加之羅斯文在他們下落的過程中,給他的負擔超出他能負荷的,以至于剛剛落到實地上他就崴腳了!

    這還不說,由于羅斯文在,他這落地的時候腿部也有些沖擊,這會兒,也不清楚他這是因為嚇的還是真受傷了,反正腿上的力量已經不足以支撐他正常行走了!

    “早知道就不逞強好勝了,乖乖地跟展羽說出事情多好?!這又是何苦因為面子受罪呢!”沈亮和試著抬腿走了幾步,可是剛剛抬腿,他就差點兒因不平衡而摔倒。

    努力的讓自己只是晃了晃的沈亮和,郁悶的捶了捶自己小腿,不免忿忿自語︰“都是一個部隊出來的,怎麼就你這麼不爭氣!”

    “這樣下去,莫不是……要爬著走回去?”沈亮和直嘆氣,他不認為自己能將楚錚等到,那家伙折騰後,還能按原路撤?!怎麼想都不可能!

    所以,他想,他只能靠自己。

    這麼想著,他也不打算繼續休息下去了,哪怕是蹭,他也要蹭到個方便他聯絡楚錚的地方歇會兒去。

    于是沈亮和就極其不熟練的拖著兩條腿,搖搖晃晃地向前挪動著。

    就在他走了數米,正滿頭大汗時,他發現有人出現在他面前。

    。搜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