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月氏股東大會(一)

    聚完餐月玲瓏從游戲里面退了出來,今天她並沒有到工作室里面鍛煉,而是穿戴整齊,一出來就遇到了同樣下線的唐笑笑“玲瓏你是要去那?”

    “呃,約會。”

    “哦,今天我要回家一趟,我媽非要讓我回家,說是明天帶讓我參加月氏的股東大會,玲瓏之前你不是將爺爺給你的股份都給我了嗎?我馬非要讓我回家一趟。”

    “恩你回去吧,好好和伯父、伯母聚聚。”

    月玲瓏帶著愧疚離開了公寓,殊不知唐笑笑也帶著愧疚,上官澤浩早就在下面等會了,看到滿臉愁容的月玲瓏問“怎麼了玲瓏?”

    “澤浩我們真的不告訴笑笑明天股東大會的事情嗎?”

    “玲瓏我相信她會理解你的,明天我會和顏濤好好跟她解釋的,別忘了我們之前的隱忍都是為了明天的奪取。”

    月玲瓏勉強的點了點頭,很快兩人來到律師事務所,月玲瓏從韓所長的那里得10%的月氏股份,現在月玲瓏手里一共擁有月氏的股份30%,是月氏名副其實的大股東了。

    看著含淚看著這些股票的月玲瓏,上官澤浩給她遞了紙巾說“玲瓏放心我手上還有15%的月氏股份,我調查得知唐家現在一共有25%的固然,你二叔手上還有10%,剩下有15%在一些小股東手里,只是韓所長另外的10%你們還是沒有查到擁有者嗎?”

    “沒有,另外的10%的擁有者是通過市場上面收購的,而且賬號和購買者十分的神秘,無論我們怎麼查都查不到關于他的任何信息。”

    “我們姑且不看他的那些股份,這是在這個時候他收月氏的股份,不知他是何用意,就算是他支持唐家,也不足為懼,韓所長那些小股東你爭取到幾個了?”

    “月氏一共有五個小股東,他們每人佔月氏的股份2%,他們原來都是跟著月小姐父親的老人,他們的股份都是月小姐父親在臨死前贈與他們的,只要月小姐出面相信他們一定會站在月小姐這邊的。”

    “我要一定,我不喜歡這種模稜兩可的答案,韓所長你應該不是第一次和我打交道了吧。”

    韓所長擦了擦汗水說“我們爭取了三人,另外的兩人有一人已經中風,說不了話了,另外一個居說在y國,不知這次他會不會回來。”

    “三人,足夠了,還有他們住的別墅買下來了嗎?”

    “買下來了,現在別墅已經在月小姐的名下了。”

    “真的嗎?我終于將房子收回來了,爸爸、媽媽我終于可以回家了。”月玲瓏靠在上官澤浩的肩上,終于忍不住哭起來,韓所長適時的退了出去,上官澤浩安慰月玲瓏說“玲瓏暫且讓他們在那別墅里面再呆一天,明天我們去收房子,讓他們嘗嘗你一起受過的苦。”

    “嗚嗚。”

    很快月玲瓏平復了心情,晚上回到公寓,唐笑笑並沒有回來,月玲瓏也暗自松了口氣,月玲瓏趟在床上,無心上游戲,一夜無眠,月玲瓏第二天穿著一身的職業裝,走在樓下,付玉跟在她的身後,一縷陽光照射在月玲瓏臉上,月玲瓏眼楮被照射得很疼。

    突然一只大手擋住了月玲瓏頭上的陽光“玲瓏你昨天晚上沒有睡好吧,這是何必呢,我想現在睡不好的應該是那些人才對,不應該是你。”

    “是呀,睡不著的應該是他們才對。”

    月玲瓏他們一路來到月氏集團,在月氏集團外面早就有一群記者在等候,看到月玲瓏和上官澤浩,那些記者馬上圍了上來“請問上官先生今天您是听到月氏開股東大會前來參加的嗎?”

    “請問上官先生您也是月氏的股東嗎?”

    “請問上官先生您這是沖冠一怒為紅顏嗎?”

    “請問上官先生今天你是為了月玲瓏小姐奪回月氏而來的嗎?”

    上官澤浩馬上將月玲瓏護在懷里,給“傲視小秘”一個眼神,“傲視小秘”馬上帶著幾人將記者們圍住說“幾位無可奉告,有什麼事情等月氏的股東大會結束以後大家再采訪吧。”

    那些記者被攔在了門外,很快月董事長也來了,那些記者馬上蜂擁過去“月董事長請問您對月氏集團這段時間的股票大幅度下跌有什麼看法?”

    “請問您對剛才進去的月玲瓏小姐和上官先生成為月氏的股東有什麼看法?”

    “對不起無可奉告。”很快有秘書過來阻攔記者的問話,接著來的是唐家,唐笑笑剛才看到月玲瓏也是十分的驚訝,唐宇眉頭一皺,唐家感覺有種不好的預感傳來。

    同樣唐家也是無可奉告,遠處停著一輛車,軒轅明將車窗搖下來看著眼前的一幕,嘴角微微翹起,旁邊的一人說“少爺我們現在進去嗎?”

    “等等,作為壓軸,我們得最後出場,那樣才能給她驚喜不是嗎?”

    月氏集團的會議室,坐滿股東和月氏的人,月莎莎一看月玲瓏和付玉就氣不打一處來,忙氣氛的說“我們月氏集團的股東大會,什麼時候連阿貓阿狗都進來了,保安還將無關人等給我趕出去。”

    上官澤浩笑了笑說“無關人等,好像我听說這是月氏的股東大會,好像你和你哥不是月氏的股東吧,還有唐家的幾位伯母和唐老夫人也不是月氏的股東,你說阿貓阿狗,是在說她們嗎?”

    月莎莎忙說“對不起伯母我不是說你們。”

    月家的幾個女主人更加的厭煩這月莎莎,唐宇也是一臉的厭惡,月董事長忙說“好了,莎莎當著這麼多掌櫃的面,瞎說什麼,還不快坐下,有沒有規矩了。”

    月莎莎忙坐下,月董事長雖然不知道月玲瓏和上官澤浩今天來的意圖,但是還是沒有說什麼,很快有人拿來了一堆文件夾,而且每個股東的面前都放了一個,月董事長看著眾人說“前面的這個檔案里面是我們月氏過去一年所有的財務報表,幾位股東請過目。”

    只見眾人都沒有動手打開檔案夾,唐宇的父親將檔案夾甩到會議桌上面說“不用看了,老月月氏集團的財務怎麼回事,我想不用說大家都知道,恐怕早就被你們搬空了吧,好像就是听說這棟大樓都被抵押給銀行了,看或者不看有什麼區別。”

    “唐燁你從什麼地方听到說我們將月氏搬空了?”月董事長忙給他使眼色,這和他們昨天晚上說好的不一樣。

    “哼,我看我們還談談下一步月氏跟換董事長的事情吧。”

    “什麼跟換董事長,我爸爸可是月氏的董事長,你們不能因為這一年月氏的股票有所下滑,就將我爸爸弄下台吧。”

    “我們月氏的董事長,向來都是各個股東推選出來的,這可是老董事長提出來的規矩,這麼多年我們也是這樣執行的,我認為你已經不適合在當月氏的董事長了。”

    “你,我爸爸一直兢兢業業的為集團做事,你們為什麼要這樣說,如果覺得我爸爸那里做得不對,有損害集團利益的地方,你拿出證據來呀。”

    月玲瓏看著自己的堂哥已經快要瘋了,現在正在玩味的看著眾人,對于唐家和自己好二叔決裂,她是十分高興的,月董事長到底是一塊老姜,一看這個情況還能笑著說“那依你的意思誰來當這董事長為好呢?”

    “不瞞各位,我的兒子唐宇剛剛從國外流血回來,在集團擔任總經理的職務,他的能力大家應該有目共睹吧,再說我們唐家可是有25%月氏股份,我想能當這個董事長吧。”

    “就他一個乳臭未干的小子,憑什麼當月氏的董事長?”

    月董事長忙阻止兒子的話說“唉,我們可是親家關系,我早就說過,如果唐宇和我女兒莎莎成親,我甘願將董事長的位置讓給他,只是他現在年紀尚輕,我看還是等他磨練幾年再說吧。”

    “呵,等你再當月氏集團的董事長幾年,恐怕我們月氏都要被你弄垮了,我這有一份資料,是他們父子兩人貪污我們月氏集團的公款的證據,如果再讓他們這樣下去,我們月氏就要徹底完蛋了。”

    很快有人將證據發到各個股東的手上,月玲瓏看了看證據,和他們得到的差不多,笑容更深了,月董事長激動的說“怎麼會?這份資料怎麼會出現在你手里。”

    “我怎麼得到的就不用你操心了,現在你可以將董事長的位置讓出來了吧。”

    月董事長癱坐在椅子上面,“各位現在我兒子唐宇要當這個董事長,不知各位同意嗎?”唐家人看向月玲瓏和上官澤浩,唐笑笑忙說“玲瓏我哥說他會將月氏還給你的,大哥昨天你是這樣說的對嗎?”

    唐宇看著月玲瓏說“玲瓏放心只要你答應當我的妻子,我一定會好好經營月氏集團的。”

    “大哥昨天你不是這樣說的,昨天你騙我將股份轉讓給你,你說你奪回月氏以後就會將月氏還給玲瓏的。”

    天笑笑的母親忙過來拉住唐笑笑說“笑笑你大哥當月氏的董事長,一定會好好對你的。”

    上官澤浩笑了笑說“呵,你們是當是空氣嗎?就這樣堂而皇之的打我女人的主意,是不是太過了,我現在就鄭重的告訴你們唐宇當這個董事長,我不同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