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承擔(第一更)

    “住手!”

    那漢子的匕首剛到林天玄面前的時候,張溪洞陰沉著臉大喝一聲,飛快的跑過來,擋在了林天玄面前,他甩手一劍,直接便是將男子給震退了出去。

    林天玄是張溪洞最得意的弟子,他是真真切切當做武當派下一任掌門人培養的,而且他也清楚的知道,林天玄心性沉穩,頗有真正的俠義之風,來日定會帶領著武當走的更遠!

    而當年白樺林那件事,根本就是林天玄受了一些奸人的蠱惑,不是他的本意!

    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後者手臂被廢掉!

    “養不教父之過!”

    “徒弟有錯,我這做師父的難辭其咎!”

    “一條手臂,我張溪洞還你!”

    凝重低沉的聲音落下,張溪洞臉上露出難掩的猙獰,直接揮劍朝著左肩砍去,他這動作出現的太突然,人們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一下子都呆愣在原地。

    “師父!”

    林天玄猛地站起來,伸手握住了那柄長劍,鮮血順著手掌流淌下來,滴落在地上,摔落成了無數瓣,他死死地挺著,咬著牙道,

    “徒兒做錯了,不能讓師父受罰!”

    “師父的教誨,從來都是讓徒兒俠義為先,是徒兒對不住師父的教誨,辜負了師父,辜負了武當派的栽培!”

    “徒兒賠罪!”

    林天玄的眼神兒格外決絕,話音落下,不等那張溪洞勸阻,臉龐上頓時涌上了難掩的猙獰,還有沉痛,只听砰的一聲,一股極強的內力在他肩膀處斷開,鮮血迸射而出,他的左臂直接便是齊肩斷裂,飛了出去。

    “啊……”

    林天玄痛的臉色發白,目光猩紅,但蓋世咬著牙,跪在了那一對男女面前,他重重的給那二人磕了個頭,然後道,

    “當年白樺林一事,林天玄一力承擔!”

    “林天玄自請退出武當派!”

    “二位如果還有怨氣,可當著天下英雄的面,找林某報仇,林某不皺眉頭,不反抗!”

    “請!”

    論劍峰上的人們看著這一幕,臉上都是露出一絲凝重,還有欽佩,這林天玄雖然是做錯了事,但絲毫不遮掩,自廢一臂承擔,讓他們動容,這配得上俠義二字。

    “此人倒是個人物!”

    甦寒雲看著這林天玄,臉上也是露出了一絲欽佩,這些時日在江湖上行走,他見慣了那些嘴上俠義,背地里卻是男盜女娼的江湖敗類,像這種光明磊落之人,幾乎沒有。

    雖然他當初做下了惡事,但他卻勇于承擔!

    值得欽佩!

    “好!”

    “既然你說要承擔,那我就成全你!”

    沉靜了片刻,那握著匕首的男子臉上露出一絲猙獰,他咬著牙,一步一步來到跪在地上的林天玄面前,咆哮一聲,直接揮舞著匕首朝後者心口戳去。

    “哥……”

    一旁沉默的女子突然沖出來,攔住了漢子,匕首停在了林天玄心髒處三寸,林天玄一動不動,真的沒有反抗的意思,那女子悲涼的掃了林天玄一眼,陰聲道,

    “事已至此,不殺他也罷!”

    “就讓他背負著這可恥的名聲,日日夜夜活在懊悔和自責之中!”

    “讓天下人都看著他,這位武當大弟子,是何等的卑劣!”

    “妹妹……”

    那漢子愣了一下,似乎也覺得這主意不錯,但他不解氣,轉身一腳踹在了林天玄胸口,狠狠地吐了口口水,罵道,

    “你好好活著!”

    “我們兄妹承受的痛苦,你也要好好享受一遍!”

    “我們走!”

    說完,漢子拉著女子走了比武台,兩人看也不看一眾目瞪口呆的江湖眾人,身影格外蕭條的朝著華山論劍峰之下走去,不久之後,兩人的身影便是消失在了人們的視野之中。

    論劍峰上的氣氛變得有些壓抑,林天玄對著男女消失的方向磕了個頭,艱難的站了起來,然後轉向張溪洞,武當派諸位弟子,重新跪下,

    “武當不肖弟子,林天玄,拜謝師父,武當派培養之恩!”

    “自此離開武當派,與武當再無瓜葛!”

    “請諸位保重!”

    說完,他站起來,轉身朝著論劍峰之下走去,在場的江湖人士紛紛讓開道路,看著他的眼神兒有鄙夷,也有欽佩,武當派弟子則是滿臉的呆滯。

    張溪洞臉上的神色最為痛苦,略微沉吟了片刻,他咬了咬牙,沒有說什麼,直接回了武當派的位置。

    林天玄的身影,則是帶著一道殷紅的血跡,朝著論劍峰山下走去,很快看不到了身影!

    “諸位……”

    安靜了一瞬之後,華山派掌門岳京里重新站了出來,他目光格外沉痛的看了武當派眾人一眼,然後沉聲道,

    “如今出了這檔子事情,這武林盟主的位置,只有……”

    “我們支持白少俠!”

    “對,支持白少俠做武林盟主!”

    “我們一定鼎力支持,听從白少俠的安排,對付東廠閹賊!”

    不等岳京里的話音落下,比武台下,一眾江湖人士已經紛紛叫喊起來,林天玄出了這種事,只剩下白天祥了,而後者又有華山派,淮南道,昆侖派的支持,也有足夠的資格坐上這武林盟主的位置。

    “不知張掌門幾位,是什麼意思?”

    岳京里看向張溪洞幾人,問道。

    “但憑眾位安排。”

    張溪洞沒有說話,那無智師太沉著臉走出來,低聲道,

    “無論如何,對付東廠閹賊是大,我等必然會竭盡全力。”

    “好……”

    岳京里臉龐上掠過一抹難以形容的喜色,然後拱手對著目光期待的眾位江湖人士,朗聲說道,

    “既然大家都沒有意見,那便請白天祥做……”

    轟!

    岳京里的話音還未落下,一道格外強橫的氣息從比武台的人群之中升騰了起來,佯裝成老者的甦寒雲,臉龐上帶著冷笑,直接飛到了比武台上,他不屑的掃了岳京里一眼,冷聲笑道,

    “誰說沒人有意見?”

    “老夫就有意見!”

    “難道江湖上沒人了?武林盟主,竟然要這麼一位毛都沒長齊的小崽子來做?”

    “你……”

    甦寒雲的出現格外突兀,人們都沒反應過來,場上呆滯了一瞬間之後,崆峒派那邊突然傳來一陣騷亂,一名弟子大聲喊道,

    “是他!”

    “就是他殺了張徐長老……”

    嘩啦!

    此話一出,場上更是嘩然,所有的江湖人士紛紛握緊了武器,而六大門派的幾位掌門,更是身上升騰起了不弱的氣息,其中更有幾位江湖中的老前輩!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甦寒雲身上。

    煞氣凜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