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候文武的震驚



    距離天山已經足有一百多里的一處,羅青和侯文武羅宋三人,隨意坐在一條小河旁邊。

    捧著河水,喝了一口,侯文武回頭對著羅青道︰“老羅,現在能說說,你這麼心急火燎的讓我們離開天山仙宮,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吧。”

    羅青點了點頭,將之前發生的種種,簡單說了一遍。

    同時,將自己從仙宮之內,得到的那顆珠子取出,遞給了侯文武和羅宋,想要讓他們試試,能否借助這顆珠子修煉。

    侯文武和羅宋听的瞪大了眼楮,將珠子接到手中,感應了片刻,最後無奈搖頭了起來。

    這顆珠子,對他們根本沒有任何用處。

    侯文武把珠子遞給了羅青,口中嘖嘖道︰“老羅,這人跟人真是沒法比啊,我跟羅宋在天山仙宮,已經待了這麼多天,卻什麼都沒踫到,你倒好,到了仙宮才幾天,居然就弄出了第十三座仙宮,這種機緣,恐怕沒人能比。”

    羅青搖頭苦笑道︰“我可是因此將仙宮高層也得罪狠了,現在他們已經派遣出高手外出,極有可能就是針對我的,真因為這樣,所以我才讓你們盡快離開,怕連累到你們。”

    侯文武咧了咧嘴,正要繼續說話。

    卻不想,羅青的神色,突然變的古怪了起來。

    直接接通手中的通訊手表,跟人交流了片刻,羅青才面色難看道︰“剛剛基地內的人給我發過來信息,這些仙宮弟子,闖入燕京市能力者基地總部,和青龍他們大戰了一場,幾乎將整個能力者基地總部徹底毀掉。”

    侯文武和羅宋的神色,也立刻凝重了起來。

    他們很清楚,這個消息意味著什麼。

    之前,天山仙宮等諸多奇特之地,雖然對世界影響極大,但是這種影響,更多是心理上的影響。

    因為仙宮內的人,沒辦法離開仙宮的關系,所以仙宮對外界的影響,始終有限,無法影響到真正的現實。

    但是現在,仙宮的弟子,居然離開了仙宮,光是這點,就足以震動整個世界。

    “最後呢,該不會青龍他們也敗給了那些家伙吧。”羅宋急切道。

    青龍等人,可是如今中夏明面上的最強者。

    若是連青龍等人,也敗給這些仙宮弟子的話,那豈非意味著,在仙宮面前,中夏國將再無還手之力。

    羅青搖了搖頭道︰“青龍他們雖然被壓制在下風,但是卻並未完全敗給這些仙宮弟子,雙方斗了個平手,不過最後,燕山會的人,居然聯絡到了這些仙宮弟子,和對方勾結在了一起。”

    燕山會這三個字,侯文武和羅宋並不陌生。

    畢竟,之前羅青大鬧大禮堂,主要對付的就是燕山會。

    雖然如今燕山會的處境相當尷尬,被羅青等能力者壓制的幾乎沒有話語權。

    但是實際上,燕山會的這些成員,仍然擁有巨大的社會資源。

    別的不說,就說上次他們可以調動戰機針對羅青,便可以看出他們在世俗之中,所擁有的權勢。

    而如今,若是仙宮弟子和他們勾結在一起的話,便等于是讓燕山會擁有了和中夏高層對抗的底氣。

    侯文武臉色難看道︰“燕山會的人跟仙宮的人勾結在一起,那豈不是糟糕了,中夏國難道要被燕山會的那些家伙給掌控。”

    羅青搖了搖頭道︰“這倒不至于,不過恐怕從此之後,中夏要正式出現兩個派系,互相爭斗。”

    有了天山仙宮的支持,燕山會的話語權,必定會大大增加。

    對此,就算是中夏的一號首長,只怕也無可奈何。

    羅青面色難看,接連撥打出幾個號碼,分別跟谷敏,安素魚以及青龍等人,分別聯絡了片刻。

    從他們眾人的口中,羅青可以確定,這些仙宮弟子,的確就是沖著自己來的。

    所以現在,和燕山會勾結在一起的這些仙宮弟子,仍然在逼迫一號手掌以及能力者基地總部的萬局長等人,交出羅青。

    羅青是中夏能力者基地總部的成員,而且前不久,才剛剛立下大功勞。

    萬局長等人,當然不肯就這麼放棄羅青。

    所以,現在燕京市那邊,情況相當嚴峻,青龍甚至毫不避諱的告訴羅青,讓羅青這段時間,盡量不要回去燕京市。

    “這次可真是鬧大了,老羅,我們下一步怎麼打算?”小河旁邊,侯文武和羅宋看向羅青。

    現在的狀況,他們也已經大概明白,所以心中頗有些惶恐。

    畢竟,仙宮的強大,他們是見識過的。

    如今燕山會和仙宮勾結在一起,這個效果,絕對大于11的效果。

    羅青盯著面前的河水,面色平靜道︰“還有一件事,我得提前告訴你們,你們听完不要吃驚。”

    侯文武和羅宋咧了咧嘴道︰“你說,現在我們絕對可以承受住任何消息的打擊。”

    羅青瞥了兩人一眼,輕笑了一聲道︰“我在領主位面世界,有個名字叫做青銅劍士,另外,我在現實之中,已經布置出了一座臨時駐地,既然現在中夏已經暫時沒有了我們的棲身之地,我們便先回到這處臨時駐地之內,發展駐地。”

    在海洋之中,安排全新駐地,這本就是羅青安排的一處退路。

    只是現在,這條退路尚未完全布置完成,羅青就不得不先退回去。

    “臨時駐地,老羅,你這夠雞賊的,居然……”侯文武咧嘴笑了起來,听到羅青早就有後手安排,他立刻安心了許多,所以調侃了羅青幾句。

    但是,話還沒有說完,他的神色便突然變的古怪無比。

    青銅劍士!

    等等,這名字怎麼听上去這麼熟悉。

    “臥槽,青銅劍士。”侯文武瞬間瞪大了眼楮。

    一旁的羅宋,也同樣滿臉吃驚的看著羅青。

    青銅劍士的大名,現在只怕整個世界已經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但是對于青銅劍士在現實中的資料,卻幾乎沒人知曉。

    有人猜測,青銅劍士實際上是某個強大國家培育出來的精英,只是因為某種關系,不方便顯露真正身份而已。

    也有人猜測,青銅劍士實際上是一個超級富二代,所以才能夠發展出劍島這種變態領地。

    甚至就算是侯文武和羅宋,也曾經猜測過,青銅劍士的具體身份。

    可是他們卻沒有想過,青銅劍士,居然一直就在他們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