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震魂鐘


    老者點了點頭,旋即一揮手,懸浮在這座傳承塔中央的那顆晶石,再次釋放出光芒,在四周凝聚出了五塊石碑。

    這些石碑,每一塊的高度,都有近一丈高,上面密密麻麻記載了許多訊息。

    老者指著五塊石碑道︰“這五塊石碑,分別代表著五種五行屬性,你們若是想要得到五行巡天令的話,就先挑戰一塊石碑,開始參加考核吧。”

    侯文武掃視了一眼四周道︰“那我先選,我選土屬性的石碑。”

    羅青緊接著道︰“那我選金屬性的石碑。”

    一旁的萬文浩,聳了聳肩道︰“我選水屬性的石碑。”

    眼看羅青三人,轉眼間就挑選好了石碑,老者微微點頭道︰“你們只有十二個時辰,而且在學習石碑上內容的時候,我會將你們隔離,你們可以開始了。”

    羅青三人,分別走向了各自選擇的石碑。

    等走到各自所選擇的石碑跟前的時候,他們才發現,四周的景色大變,他們的身影,仿佛一下進入了一座封閉的密室之中。

    而這座密室之中,就只有面前這塊石碑。

    羅青抬頭看著這塊代表著金屬性術法的石碑,並沒有立刻開始修煉,而是盤膝坐下,開始運轉體內的氣血。

    之前他跟七名黑暗獵殺組織高手大戰,最後雖然將之全部擊殺,但是羅青中間也受傷嚴重。

    雖然借助萬物之主的能力,羅青的傷勢已經痊愈,不過此戰仍然讓羅青頗有收獲,在實戰方面,更是領悟多多。

    現在既然還有時間,他當然要趕緊先將這種領悟,全部牢牢記下,然後再做其他。

    光是領悟此次施展萬物之主傳承所領悟的訣竅,就讓羅青受益良多,足足耗費了近兩個時辰,羅青才算是神色恢復,目光開始注意面前的石碑。

    “我已經浪費了兩個時辰,留給我的只剩下了十個時辰。”羅青心中暗道了一聲。

    仔細開始看石碑上的內容,羅青很快被其吸引。

    這塊石碑上記載的,的確是一種金屬性煉氣士功法,只不過,這是一種十分基礎的煉氣士功法,主要教導煉氣士,如何調動身邊的金屬性五行力量。

    對于煉氣士來說,對身邊的五行屬性力量控制的越精妙,自身實力就越強。

    羅青雖然練成了金鑾真身第一層,可是卻是借助五行丹練成的,他本身對五行力量的控制,其實相當一般。

    在這方面,羅青甚至連侯文武都遠遠不如。

    之前的木道人,之所以會在這方面被羅青壓制,是因為木道人對五行力量的控制,比之羅青還要更差。

    木道人身上兼有煉氣士和煉金術師的傳承,他的精力,更多的用在了煉金術師方面,至于煉氣士的修行,自然就落後了許多。

    因此,現在這塊石碑上記載的內容,對羅青來說,算是一門非常適用的功法。

    如果羅青能夠將之修煉成功,對羅青日後修煉金鑾真身,絕對有著莫大的好處。甚至,就連羅青的金鑾真身,也會因為這門功法,而威力大增。

    “這塊石碑上記載的,只是這樣一門基礎級功法,不知道等時間到了之後,到底要如何考核。”羅青心中,暗暗嘀咕了一聲。

    旋即,羅青的精力,全部用在了研究這門功法之上。

    十二個時辰,幾乎轉眼就過。

    隨著一道光芒出現,羅青面前的石碑,突兀消失不見,他四周的牆壁,也漸漸消失。

    羅青的身影,很快再次出現在傳承塔內。

    他的身邊,侯文武和萬文浩的身影,也緊接著出現。

    “這就完了,我才剛剛悟出一點門道,時間也太短了。”侯文武滿臉遺憾的睜開眼楮,口中接連嘟囔了起來。

    萬文浩也同樣眉頭緊皺。

    羅青看向面前那名老者道︰“前輩,按照你之前所說,現在應該是對我們進行考核的時候了,不知道考核的規則是什麼?”

    老者道︰“很簡單,你們剛才看到的石碑,是五行巡天宗最為重要的傳承,但卻只是基礎中的基礎,基礎打的越牢靠,日後成就也就越高,所以這基礎考核,才會成為我五行巡天宗的重要考核。”

    “考核內容也簡單,我這里有一口震魂鐘,等下我會敲響震魂鐘,你們要在鐘聲之中,至少扛過九次鐘聲,才算是通過了考核。”

    說著,老者揮手,眾人面前,一口模樣古樸的大鐘,緩緩浮現了出來。

    這口大鐘表面,刻畫著無數的人影,這些人影扭曲,看上去好似十分痛苦一樣。

    “你們準備好了麼。”掃視著羅青三人,老者嘴角帶著一絲笑意道。

    羅青和侯文武對視了一眼,一起點了點頭。

    他們兩人,對扛過鐘聲,都很有信心。

    反倒是一旁的萬文浩,臉上閃過擔憂神色,相比羅青和侯文武兩人,萬文浩的實力最差,抵抗能力,應該也最弱才對。

    當!

    驟然間,老者敲響了面前的震魂鐘。

    一股沖擊人靈魂的可怕波動,從這口震魂鐘上釋放出來。羅青更是清楚感覺到,這口震魂鐘,一下將自己身邊的五行力量,沖擊的七零八落。

    並且,隨著第二聲鐘聲響起,四周的五行力量,居然開始以和鐘聲相同的頻率跳躍了起來。

    若是任由這些五行力量,隨著鐘聲的頻率震蕩,這股力量,恐怕會直接傷到羅青本人。

    “金屬性五行力量。”羅青腦海中浮現出之前在石碑上看到的內容,開始竭力控制自己身邊的金屬性五行力量,抵擋鐘聲的影響。

    這考核的真諦就是如此,煉氣士可以靠著自身對四周五行力量的掌控,抗住鐘聲的影響。

    而且,對四周五行力量控制力越強,抗住鐘聲的可能就越大。

    在這老者的控制下,震魂鐘的鐘聲,一聲接著一聲響了起來。

    羅青三人,就好像位于了一處漩渦之中一樣,不斷的被吞吸、撕裂、飛騰、落下。但是偏偏,他們的身體,其實一直位于原地,連動都沒有動一下,這些感覺,純粹是震魂鐘產生的異常感覺而已。

    呼!

    萬文浩大口喘息了一聲,眼眸突然睜開。

    他最終還是沒能夠扛過震魂鐘的考驗。

    “我失敗了。”萬文浩愣了一下,旋即看向了前方的羅青兩人,眼眸中露出了陰沉的殺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