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章 覬覦我的美貌想爆我的菊

    紀由乃死死的拽緊自己胸前的浴巾,生怕掉下來。

    誰知北修卻突然上前,彎下腰,直接將變了身高,女扮男的她扛在了肩上,強行帶出了淋浴間。

    “我不看醫生,說了不用看的!”

    北修寬闊的肩膀上,紀由乃張牙舞爪,一陣鬧騰,朝著北修的背又錘又打,連牙都用上了,直接一口咬住他肩膀上凸起的堅實肌肉。

    “嘶”了一聲,北修怒喝︰“你屬狗的?”

    話落,“ 啷”一身將紀由乃扔鐵板床上,喚來了軍醫,揉了揉自己被咬痛的肩膀,“莫醫生,再給他打針狂犬,還像條瘋狗亂咬人呢!”

    紀由乃眼見著戴著口罩手套的軍醫,那雙“魔爪”伸向了她,還猥瑣兮兮的在那說︰“沒事,脫了給我看看,檢查下沒什麼大礙給你上點藥就成了。”

    老娘的翹屁也是你能看的嗎?

    紀由乃當時腦子里就蹦出了這句話,差點脫口而出。

    真被看到,豈不是露餡兒了?

    正尋思著要不要直接裹著浴巾沖出去,一邊大喊“北修調戲新兵,喪心病狂,慘無人道”之際……

    緊閉的門卻被敲響了。

    北修下意識拉過自己的軍被,給女扮男裝的紀由乃遮住了身子,恢復冷酷剛毅的無情模樣,“進來!”

    門開,進來的是教導員閻王。

    剃著光頭的他,長得凶狠惡煞,五大三粗的,就像個魁梧高大的巨人,只是這廝不知為何,突然神情異常凝重,似出了什麼很嚴重的重大事件。

    “隊長,出事了。”

    “怎麼?”

    “凌晨二號宿舍武裝泅渡全員總共24人,但是剛剛報數的時候,發現少了一個,是57號陸軍第三團的範偉亮,我們以為是逃兵事件,派人去追蹤,卻在沼澤以北4公里的河邊,發現了他的尸體,像是被某種巨型動物咬死的,頭不見了。”

    北修的臉色頓時變得很難看。

    而紀由乃,也听得清清楚楚。

    在听到“巨型動物”四字的瞬間,她莫名就想到了冥瑞獸。

    難道是它出現了?

    可是蔣子文只告訴過她,冥瑞獸能日行千里,會隱身,速度快如閃電,並未告訴她這東西凶猛異常,會吃人啊?

    “要緊急上報嗎?”

    “上報。”頓了頓,北修又問,“尸體挪動了嗎?”

    “還沒。”

    “帶路,我去看看。”

    話落,北修睨了眼身上裹著軍被的紀澤希,剛想說,讓軍醫看完要是沒多大事就滾去繼續訓練。

    卻不想,眼前的“少年”突然像只討好主人的雪色狐狸,勾魂嫵媚,微涼的手竟還攀住了他古銅色的手臂。

    “教官,也帶我去吧?”

    “我為什麼要帶你去?一會兒讓醫生看了,沒事就滾回去訓練。”

    蹙眉垂眸,鬼使神差的,北修竟沒甩開那只抱著他手臂的手。

    越發覺得自己反常,北修有些費解。

    一見北修毫不動搖,堅決不帶她。

    紀由乃心底冷冷一笑,孫賊,我還沒法對付你了?

    想著,紀由乃靈機一動,倏然眸底閃過一絲痞壞,“範偉亮昨晚上落下大部隊不少距離,我和岳流雲可陪他一起泅渡了很久的,所以有什麼刻意的地方,我必然見了範偉亮的尸體,能想起些什麼來,說不定對你們還有用。”

    紀由乃說著,欲言又止,賊兮兮的朝著北修勾了勾手指,“教官,你過來,我還有句很私密的話要和你說。”

    不知是不是錯覺,北修覺得這個紀澤希的模樣,不像是昨天剛來時那麼廢物娘娘腔了,倒像個滿肚子壞水的鬼機靈。

    眉峰一挑,邁步向前,傾過身,北修湊到了紀由乃的面前,“你想說什麼?”

    “你要是不帶我去,我就掀開被子撩開浴巾,大喊你非禮我,還覬覦我的美貌想爆我的菊,私自把我帶到這想潛規則我,我要去舉報你,你試試?”

    聞言,北修直起身,居高臨下的瞪著紀由乃。

    半天,才憋出一句話。

    “混賬東西。”

    “怎麼樣?”

    “讓醫生給你開點對你那兒止疼能愈合的特效藥,穿好訓練服,跟我走!”

    -

    為避免節外生枝,引起恐慌,除了紀由乃,北修只帶了自己王牌秘密特種部隊的戰友一起前往事發地點。

    褲子里墊了一大摞餐巾紙的紀由乃,走起來異常的的輕快,一點都不像得了痔瘡的樣子。

    “不訓練你好像很開心。”

    基地出了死亡事件,北修心情凝重,可莫名的見到身邊美如畫的“少年”,心情又稍稍放晴了一些。

    “能偷懶就偷懶一會兒啊。”

    “一會兒回去所有訓練項目,你加倍做,我不會給你機會偷懶。”

    北修戴著酷帥的墨鏡,軍靴里插著一把軍刀,腰間掛著對講機,很是高大威武。

    “行唄,隨你。”

    案發現場在沼澤岸邊。

    這里灌木茂密,荊棘叢生,淤泥沉積,蘆葦蕩更是有一人多高,視野受阻,環境很惡劣。

    尸體被蒙著一層白布,血滲透白布,在陽光下,依舊滲人。

    周圍有十名全副武裝的士兵把守著,不讓任何不相干的人靠近,也不讓任何人破壞現場。

    北修真的覺得自己出問題了。

    見到那具被白布蒙住的尸體,想到他無頭,下意識的就看向身邊漂亮萬分的“少年”,莫名其妙就問了句。

    “怕尸體嗎?”

    北修覺得,就這個少爺樣,他不怕才奇怪吧?

    誰知……

    身旁的“少年”突然側眸,朝他高深莫測的咧嘴一笑,“尸體有什麼好怕的?我殺過的人……可能比你還多呢。”

    就在紀由乃話落之際,蘆葦蕩邊兒忽而刮過一陣山風,驀地就吹走了那具尸體身上的白布。

    範偉亮的無頭尸身,赫然就暴露在了他們所有人的面前。

    頭丟了。

    渾身皮膚組織不同程度的被腐蝕,身上有很多啃咬傷,還有牙印。

    紀由乃盯著尸體細細的觀察了一遍,突然間就听到了蘆葦蕩中傳來了淒厲的男人哭喊聲。

    微微一怔,回眸,卻發現這哭聲似乎只有她听得到。

    身後的北修一群人,都在附近勘探,查找線索。

    與此同時,紀由乃還在泥濘的岸邊,發現了很多巨大的蛇鱗。

    蛇鱗?冥瑞獸不是獸嗎?